我上了办公室的张姐

发布时间:2017-08-09 21:51 |字数:4874 |点击量:235340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从小狼第一次用漂流瓶约到一32左右的轻熟女以后,那颗淫荡的心就再也控制不住。

  在读大学的时候约过学姐,约过熟妇,也约过少妇,特别是有一次,约了学校外面的一个开化妆品店的熟女,35左右,老公在外面,当我和那熟妇在床上老汉推车时,她老公打电话来了,结果,她让我停下来,她趴在床上接电话,我就躺下给她口交。

  现在想想,那刺激,太牛逼了,她一边被我舔逼,一边给她老公汇报工作,哈哈,想想都有点滑稽,好了,话不多说。

  这次说说我毕业后在新疆工作的一段经历吧,权当给大家当个谈资而已。

  当时小狼25 岁,在新疆一家工程公司设计部上班,本人工科毕业,平时也就设计下图纸什么的。

  张姐是我们办公室的一个类似做后勤的职员,主要负责一些杂事。

  怎么说呢,张姐的性格是属于那种比较开朗的女人,懂情趣,平时也爱打扮,特别喜欢穿黑丝,腿也很匀称,她和大家关系处的都不错,最重要的是声音很好听,而且丰满的咪咪真的很性感。

  其实我刚进公司那会,什么都陌生。所以不敢对公司的女同事打主意,但是后来随着接触的深入,也渐渐有了交集,但虽然我有那么点想法,但主要的泡妞重心,还是在漂流瓶以及微信上。因为我觉得的那样比较不用负责,大家想打炮就打炮,不用那么尴尬。

  而事情总有转机的,对她在意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周五下午公司没什么事情,大家都去溜达只剩下我和她,公司的大Boss让她去搬其他公司送来的礼品,很多很重,她一看只有我在办公室,只好央求我去帮忙。

  助人为乐一向是我宗旨,当然只是针对女性了,嘿嘿。

  于是我就二话不说来到库房,搬起一箱乳制品后才发现真重,转身刚要出门突然把旁边的一个架子弄倒了,她说她来捡。

  就在她蹲在地上捡的时候,突然发现她窄裙里的风光,黑丝袜里面红色的小内内。正当我看的入神的时候,她突然看我随后也发现这个秘密,然后笑着说:

  「眼睛掉要下来了,小心得针眼。」

  那个时候我闲的非常的尴尬,呵呵的笑了二声说:「不会,我的是透视眼。」这是我们第一次这么说话,本来我以为没什么,谁想到会越来越接触的频繁,只要单独说话也会很暧昧。

  第二个周六的晚上,我正在租房里看电影(爱情动作片-熟女俱乐部,大家有空都可以去看看,里面演员演技不错),她给我打电话,说家里电脑坏了要我帮忙做系统。

  我说:「你找个卖电脑来解决就行了。」

  她说:「太晚了都下班了。」

  我一看表8点多了。我说:「这个点我太晚了,来你家不合适吧。」其实我正在微信约一个良家。

  她说:「这个小忙都不帮,平时张姐对你不错吧。」我一想也是,都一个办公室的,只好打车去她家了。她家很好找,以前单位分东西帮她送过一次。

  来到她家给我开门的时候,发现她穿的是黑色的睡衣,有点透明蕾丝的那种,反正一对乳房在里面呼之欲出,下面的粉色小内裤也很耀眼。

  我一看这造型,顿时有点小九九了,我试着问道,「张姐,你老公呢?」张姐说:「老公去哈密了,昨天才走的。」我一听,又说:「那你穿成这样,是要让我吃了你啊,这么漂亮,害的我眼睛都张不开了。」她笑道:「怎么透视眼来了,想把你张姐怎么样,我都是30多的人了,还怕你这小子。」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着先去弄她电脑,电脑简单的做了下系统,我们随意闲聊的时候,知道她把她孩子放在老家的。

  修完电脑完事时候,我说:「好了!下次可别坏了,坏了也别太晚了。」她呵呵的笑了,笑的很神秘。

  要走的时候,她说:「你看现在都11点多了,别回去了,在这里住一晚吧。」「我可没有地方睡。」我笑着回答,「睡在我身上。」

  她看着我微笑道,身子向前几步紧贴我,我已经感受到她的急促的呼吸。

  听到她这么回答,我也很兴奋,突然把她搂在怀里用力吻她的双唇。一只手开始在她的乳房上用力的揉捏,她的乳房很有弹性也很大,一只手抓不住,我的手伸到她的睡裙下面一摸,下面已经湿了一片,我把她的小内裤扯了下来用手指抠她的小穴。她也一只手摸我的鸡巴。

  我们相互簇拥的来到沙发上,她趴到沙发上说:「快点进来吧,我受不了!」我急忙的褪下裤子,释放出鸡巴让它去寻找它的乐园。脱掉她的小内裤,发现她的毛毛不是很多,上面挂满了淫水,粉红色的小穴很迷人,阴蒂肿的的很大,我低下头舔了一下。

  她「噢……」的一声长吟,急促的着说:「快,快,快给我,我受不了。」我稳定一下情绪猛的插入,只感觉一阵麻酥,我没有动,怕忍不住射了。过了几秒之后便开始尽情的猛攻,她的小穴温暖也很紧。

  随着我狠狠的插入,她的叫声也开始一声大过一声,就这样的疯狂的做爱,她不断的叫着说:「老公快干我,干死我!」、「我要死了……」大约过了20多分钟,我又一次的奉献了我的精华,我趴在她的身上说:

  「舒服吗?」

  「舒服,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刚才真是太疯狂了,感觉自己要晕了。」她笑着说。

  我们洗澡的时候又干了一次,那一夜,回想起来真是太刺激了。

  从那以后,每天在单位看到张姐,我们还是正常的说笑,只是在办公室里没人的时候,我就去摸她性感的身体。当然,有时周末的时候,她也会来我的房子享受更刺激的活动。

  后来,我调到伊犁的霍城,渐渐和张姐少了联系,又后来,由于工程上出了点事,我不得不离开新疆,回到汉口里。

  只不过现在为止,还在夜深的时候有过惆怅,似乎这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