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溪的乡村生活

发布时间:2017-09-13 13:51 |字数:43050 |点击量:266672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一)

  穷困偏远的小山村,人们终日辛苦地劳作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记得那时我们家唯一的家用电器就是手电筒……可这些都影响不我们小孩子的欢乐,山野里、小河边都有我们欢乐的背影,一大帮孩子聚在一起玩游戏、抓龙虾,好不快活!

  「小溪,快起来了,上学要迟到了。」妈妈做好饭来叫我们。

  我眯着眼睛看了看窗外,天还灰蒙蒙没亮呢!我坐起身来,看到床那头已经没人了,我也赶紧爬了起来。

  我们家三间半砖半土的破房子,九岁的我和十二 岁的姐姐住在一屋,爸爸妈妈住另一屋,中间隔着一间是我们的堂屋,堂屋就是相当於我们的餐厅加客厅。

  学校离家很远,要走两个小时,所以每天我和姐姐五点多就要起床。

  「天怎么不下雨啊,什么时候到冬天?」我边吃着东西边抱怨着,到学校要过一条河,翻两个山头,十几里路,很是难走,所以每每下大雨、下雪天都不用去上课。

  「哼!没出息的家伙,不好好上学,活该一辈子在这穷山沟里。」姐姐翘起小嘴不屑的看着我:「我可要好好学习,长大了到大城市里……」「就你?狗蛋哥说长大了要娶你呢!他们家可是我们村最穷的,你可跑不出这穷山窝了。」我望着姐姐抢说道。姐姐是村里最漂亮的,皮肤白嫩细腻,身体虽然瘦弱,但小小的臀部却浑圆高耸,闪亮的大眼睛配上长长的睫毛,鹅蛋一样的小脸蛋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就是身子瘦弱了一些,纤细的手脚,像是随时要被风吹走了。

  姐姐被我的话气红了小脸:「鬼才要嫁给他呢,我才不要像妈妈一样嫁一个穷鬼,没过一天好日子。」妈妈听到姐姐的话回道:「好了,不准这样说你爸爸,他也很努力的赚钱养家。」妈妈说到这里不由的一阵叹息。

  姐姐:「那为什么妈妈每天都不开心呢?妈妈你以前可是城里人,还上过高中,怎么会……」妈妈这时脸色变得难看:「好了,赶紧去上学,不想像妈妈一样就好好努力上学吧!」我和姐姐慌忙跑到村头,这里有棵大槐树,村里上学的孩子都聚到这里,然后一起走,大人说这样安全。

  狗蛋看到姐姐,赶紧跑了过去:「小晴,昨日我抓的龙虾你没烧吗?怎么没让小溪给我送几个?我可馋着呢!」姐姐跟上兰子、玉翠她们,头都不回的和狗蛋说:「让你吃多了,好欺负人吗?就知道打架斗殴,哼,我才不给你这样的小混混烧龙虾吃呢!」大家一阵大笑。

  「找打吗?」狗蛋卷起袖子,露出粗壮的手臂,轮了一圈对着大家,大家赶紧止住了笑声。狗蛋和他爹老根是村里出了名的二流子,大家都害怕他。

  姐姐睁大了杏仁眼看向狗蛋:「大家别理他,我才不会给疯狗烧虾吃呢!」姐姐说话这么不客气,我都担心死了,幸好狗蛋很少欺负姐姐,可能是狗蛋爹和我爸爸比较要好的关系吧!

  一天四节课,下午两点多我们就往家赶了,山路难走,可我们一群小孩子边走边闹很快就到离村不远的小河边了。过了河,照例我们一群孩子在河边玩上个把小时,女孩子踢沙包,男孩子下河摸龙虾,有时一起捉迷藏。

  今天我们捉迷藏,狗蛋说河上游可能下暴雨了,河里水涨了很多,抓龙虾太危险。狗蛋就是个孩子王,大家一般都听她的,他虽然爱欺负大家,但是个热心肠,要是村里孩子被外村的欺负,他就是头破血流也要找回场子!

  狗蛋依然是耍赖,每次都要和姐姐一组。

  「二胖,咱先跑吧,我都饿了。」河边转了好几圈,还有几个人没找到,我顿时没了兴趣。二胖和我年龄一样是九岁,他哥哥大胖和我姐姐差不多大。

  「可是你姐姐和狗蛋还没找到呢!」二胖小眼眯了个缝看着四周。

  我懒懒的说:「他们每次都藏得最好,他们不自己出来我们都找不到,还是我们先回去吧!」「哎,你说他们会不会躲在狗蛋舅爷河边的地头瓜棚里?」二胖说。

  「怎么可能,狗蛋说他舅爷家的瓜棚谁都不能去,要是丢了东西就会揍我们呢!」我摇了摇头:「我们回去吧,你哥和柱子他们会找到他们的。」我回到家,妈妈刚做好饭,我急着拿碗开吃。

  「你姐呢?」妈妈问道。

  「她和狗蛋他们还在河边玩呢!」我忙着吃。

  「就知道吃。」妈妈轻拍了我一下:「狗蛋爹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是让你们少跟他们玩吗?」「狗蛋爹不是我爸爸的好朋友吗?爸爸在外地干活,狗蛋爹还经常帮我们家干活呢!」我想起狗蛋经常帮我抓龙虾,急忙辩解道。

  「哼,你这个小鬼头知道什么,他是有目的的。」妈妈悠悠的回答道。

  「什么目的啊?」「这个……你别只顾着吃,去把你姐姐叫回来,天都快黑了。」妈妈抬头看了看天空,脸蛋不知怎么的红了起来。

  妈妈上过高中,虽然溺爱我,但有时还是很严肃的。

  我抓了个馒头,向村头跑去,还没去到就看见姐姐和狗蛋一前一后的走了回来,不知怎么了,姐姐也是脸蛋红红的,低着头看着脚下慢慢地走着。

  跟在后面的狗蛋向我说道:「这几十个龙虾给你拿回去,我用我舅爷的网兜抓的。」我兴奋的接了过来:「还是狗蛋哥厉害,等姐姐烧好,你过来吃吗?」「算了吧,你姐姐和妈妈都不喜欢我,我还是不去的好。」狗蛋故作可怜的望着姐姐。

  (二)

  姐姐好像感受到狗蛋盯着她的目光,赶紧加快了脚步。

  妈妈看到我们回来了:「你这丫头,玩性这么大,还想出得了这山窝窝吗?

  就知道玩……「妈妈对姐姐比对我严肃多了,虽然姐姐比我乖巧很多,学习也要好上一大截。

  我坐在小桌边继续吃我的饭菜,边看着妈妈对姐姐的长篇大论。妈妈可能真的不喜欢姐姐,姐姐每次犯一点小错误,妈妈都要说上半天,看着姐姐涨红的小脸,我幸灾乐祸的冲着姐姐做鬼脸。

  姐姐终於吃完饭,妈妈去隔壁家唠嗑。现在是夏天,农村里又没什么娱乐活动,吃完饭大家一般都在屋外坐着聊聊天。

  姐姐又把龙虾用盐水煮好,那时都舍不得用油炒,姐姐用碗乘了几个:「你给狗蛋送去吧!」我:「可是……」姐姐白了我一眼:「我知道你想都吃掉,可你还想有下次的话,就赶紧送去,虾可是人家抓的。快点去,不能偷吃。」我恋恋不舍的送了过去,路上还偷吃了两个。狗蛋免不了一阵激动,他弟弟二狗来抢,都被他一脚排到一边去了。

  姐姐还是比较了解我的,我刚回到家,就被姐姐追着问有没有偷吃,我哪里敢承认,心里想着姐姐平时不是很讨厌到处惹事的狗蛋吗,怎么这么想把大龙虾送给他吃呢?可能狗蛋一直对姐姐很照顾吧!

  姐姐这几天放学就回家了,也不在河边玩了,忙着温习功课,有时帮着妈妈做点家族活。

  一天上学的路上狗蛋和我走在一起:「你姐姐这两天怎么了,也不理我。」我想起龙虾的美味,随即编道:「姐姐说你龙虾抓得太少,说你没用呢!」狗蛋一向最在乎姐姐对他的看法:「我有办法,我舅爷那里有大渔网,龙虾算什么,我给你们抓点鱼去。」说着便走向柱子几个十三、四岁的大一点孩子那里,密谋着什么果然放学后,狗蛋也不等我们,带上几个大孩子就赶了回去。

  姐姐对着我说:「他们今天怎么不等我们就走了?现在就我们几个女生和你们几个小孩,万一山上有野兽呢!」看着姐姐一脸紧张的样子,我急忙说道:「嘿嘿嘿,姐,今天你给我做鱼吃吧!」「那来的鱼啊?」「今天早上狗蛋问我,最近你怎么不理他了,我就编了个瞎话,说你嫌他抓的虾少,所以他刚才忙着回家抓鱼去了,说要到河里那个大塘给我们抓几条大鱼呢!姐,你要谢谢我呢,这下有鱼吃了。」我得意的说「你……笨蛋,大塘水太深了,去年刚淹死过人,你还让他去,这下怎么办啊?你个笨蛋。」姐姐一脸焦急:「我们赶紧回去阻止他们。」姐姐说完带着我们飞快的赶回去。

  我们赶到河塘里时,狗蛋已经站在河边的浅水区,往河中心撒网呢!

  姐姐跑到河过:「快出来,小心淹死了都没人救你。」「嘿,反正我是坏孩子,也没人理我,淹死了正好。」狗蛋忙着撒网,漫不经心的说道。

  哼,原来姐姐这么关心狗蛋,嘴上还教训我少和那些坏孩子玩呢!

  姐姐居然这么有耐心劝了半天,可狗蛋一直都很听我姐姐的话,这次却只管忙他的,像是没听到一样。姐姐见劝他没用,拉着我急忙的回家了。

  「姐,咱不管他,上次他弟弟二狗欺负我,他还帮他弟弟呢!」我看着脚步飞快的姐姐说「胡说什么,他欺负你多,还是帮你的多?再说……你先回家吧,我去找老根叔给他说一下,让他来管他的儿子吧!」说完到了村口,姐姐自已向老根叔家走去。

  说起老根叔,他虽然偷鸡摸狗,被村里人称作流氓、地痞,但他和我爸爸的关系不错(爸爸没结婚以前和他一样是村里的混混,后来认识了妈妈后才改过自新),爸爸常年在外打工,老根经常帮妈妈干很多家活农活,可是妈妈却很讨厌他,平日都很少理他,只有家忙的时候妈妈才强颜欢笑,待他要好许多。我知道妈妈只是想让他给我们家帮忙,可是这老根却不在乎妈妈的态度,老是在妈妈面前阿谀奉承。

  我离开姐姐,自己向家里走去,到了家里厨房(我们厨房是离三间主房外单独的一间),平日妈妈都这个时候都做好了饭的,今天怎么没动静?妈妈也不知道上哪去了。我走向堂屋,还没进去,听到妈妈像是吵架的声音。

  「滚!你不是阿生的好兄弟吗,你现在是怎么对待你兄弟的老婆的。」我听到妈妈急切的声音,吓了一跳。我那时胆子小,不敢到屋里去,心想到窗户那里看看,要是有人欺负妈妈,我再去叫人。我们房子窗户很低,我个子虽然矮,但也能露出个头看到里面的情况,我惊呆了,是老根叔在妈妈房间里,他在欺负妈妈!妈妈坐在床边,眼中带泪,老根半蹲着抱着妈妈的双腿,妈妈因为天热,一身薄薄的短裤短袖,大半个圆滚的白腿裸露着,被老根抱住在上面不知是亲是咬,弄得唾液横流。妈妈也管不了弄脏的白腿,只拼命地用双手往外推着老根乱啃的头「妹子,我知道我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可我知道阿生当兵时那里受过伤,办事弄不了几分钟,所以我这做兄弟的要来家里家外的帮着点。 再说妹子你不也忍得辛苦吗?像上次在玉米地里一样让我亲亲就行,你就别反抗了!」说着,他把妈妈的短裤拼命往上推,伸着长长的舌头往妈妈大腿根舔着,一只手上举着,隔着衣服摸着妈妈丰满的大乳房,妈妈上衣短袖的扣子被弄掉了一个,露出大半个白兔。

  我很担心妈妈,可是我又害怕老根,九岁的我知道妈妈的身体只有爸爸才能摸的,老根却在摸妈妈的咪咪,不过妈妈的咪咪真的好白。我的下身也涨涨的,有种很奇妙的感觉「这就是阿生天天挂在嘴边的好兄弟,你……畜生……求你不要用嘴,到处都是你的唾液。那你说话算话,只用手。

  (三)

  老根听到妈妈的话,停止啃食妈妈的大腿,坐到床沿靠着妈妈,一只手绕过妈妈的背后摸到她半露的酥胸上,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妈妈胸部揉捏着,嘴唇蹭到妈妈耳根边吹着气:「妹子,给我吧!我知道你也很需要,嫁给阿生之前被多少男人干过,那个老教师干得你很爽吧?我和阿生那时在学校工地干活,都看到你和老教师在那间教室里干。你这个破鞋,我不嫌弃你,我要弄进你的骚屄里。 」妈妈像是受到了刺激,极力挣扎出老根的怀抱,可是老根力气大,哪里挣扎得了。「放开我,我没有对不起阿生,都是你们逼我的。」妈妈哭出声来。

  老根也感觉自己的话好像刺激到妈妈了,赶紧紧紧地抱住妈妈说:「妹子,我知道不是你的错,女人会有很多无奈的时候,我答应过阿生要保守秘密,只要你……你……」妈妈知道在这偏僻的山村,贞洁被人们看得最重,她不想村里人的议论。当年在父亲逼她和一个年龄大自己十多岁的教师成亲,可那个老教师是个变态,给他处了没几天,他的本性就显露了出来,晚上在没人的教室把自己折磨得死去活来。妈妈不想记住那段回忆,可是那天偏被阿生他们在学校的工人看到了,但也是这样自己认识了阿生,在阿生的猛追下,还有承诺下,离开了老教师。

  妈妈又被老根拉坐到他的怀里,眼里噙着泪:「你是个男人的话,就说话算话,说好只是摸摸,你可不要太过份。」老根听到妈妈的默许,两手都攀上了妈妈的双峰,隔着衣服粗暴地揉捏着大白兔。妈妈深吸一口气,止住了哭声,任由老根上下其手。

  老根看到妈妈的样子,更加大胆,又解开妈妈短袖上一个扣子,衣服再也承受不了妈妈丰满的酥胸,两只大白兔一下子弹了出来大半,上面诱人的两点也在领口若隐若现,老根粗糙的手指夹住妈妈嫣红的两点,宽大的手掌把嫩白的乳房挤出各种形状。

  妈妈开始小声的喘息,扬着头,小口微张,夹紧的双腿上面湿漉漉的一片。

  妈妈感觉到身体里一股股暖流向下身汇聚,染湿了短裤和老根刚才的唾液融为一体「嗯……你要说话算话,只用……」老根大嘴一下印到妈妈的口上,并开始了啃咬。双手也没停着,手指时夹、时拨,妈妈嫣红的两点肿胀成没去壳的花生大小。

  「呜呜……呜……」妈妈双手拍打着老根,可越拍越慢,最后竟然勾在老根的脖子上了。

  半天老根的大嘴才离开妈妈的小嘴,妈妈缺氧一样的深吸一口气:「啊……那里……不要……你……「看着妈妈惊呆了一样的表情,我的目光赶紧向下移动,原来老根的一个手不知什么时候移到妈妈的腿间,隔着短裤在上面滑来滑去,一根手指挑起短裤裤边裆处的小布,另伸两根手指斜着往那紧要处一勾,妈妈身体一颤:「啊!你……太过份……「老根看着醉酒一样的妈妈,两根斜插进裤缝里的手指在妈妈湿滑处又是勾了几下,「啊……混蛋……痒……进去……进去吧……」妈妈已语不成调,勾在老根脖子上的手臂一用力,妈妈竟然主动吻向老根的大嘴,舌头也伸进老根的大嘴里,向里面渡着香甜的津液,老根拼命地吸吮着妈妈的小舌。

  「混蛋……痒……痒……」妈妈一边哼,一边扭动着身体,老根滑动在妈妈湿滑屄口的两根手指用力一勾,太滑了,竟毫无阻碍的进去了,「哦……你……哦……给……「妈妈忘情地大声呻吟了起来。

  我看得下身涨痛,这时我听到脚步声,回头看是姐姐回来了!我一阵紧张,屋里的情形不知道怎么向姐姐说,於是我赶紧向姐姐走去。

  姐姐有点急切的样子:「我跑了整个村也没看到老根叔啊,怎么办?」我慌张道:「可能下地干活了吧!」我居然没说他就在我们家里「那你去他的地里看看,我到河边看狗蛋上来了没有。」姐姐说完就跑向河边。

  我莫名其妙的走向老根家地里,可走了一会才想起来,不对啊,老根不就在我们家里吗?於是我又返了回去。

  到了家门口,我不敢进去,又到窗户下偷看。

  「嗯……哦……不要说好只是摸的,呜呜……」妈妈上衣短袖的扣子全被解开了,下身短裤也被半拉着,露出半个雪白的翘臀,一个黑手在上面上下活动,妈妈坐在床头边,和老根拥吻在一起:「呜……真不能这样,像上次在玉米地里一样,你隔着衣服摸摸就行了。现在都快把我脱完了,嗯,放手,可以了。」妈妈开始挣扎。

  老根哪里舍得放手,继续吻着妈妈,放在妈妈雪臀上的那只手,两手指透过内裤边角在那湿滑滑的、柔软的一片里进进出出。

  「啊……那里……」妈妈一阵颤抖,双手抱紧老根的老腰,嘴上吐气如兰,探向老根的大嘴:「那里……哦……深……深一些……」说着,两张嘴探到了一起,舌头纠缠到一起。

  这时老根放开妈妈的嘴唇,一把将妈妈抱起,摔在爸爸的大床上。看着妈妈躺在床上双手羞涩的拦住双峰,短裤也被褪到腿湾,白色的内裤中间湿滑一片,老根再也忍不住了,飞快地脱掉自己全身的衣服。

  妈妈脸色绯红:「老根,你……我们说好的只是……啊,你……天!」当妈妈看到老根腿间那黑粗的一根时,顿时惊呆了:「你……你那里太……太大,我不行……绝对不行……」此刻我也惊住了。

  「小溪你在干嘛?」不知道姐姐什么时候走到我的身边,我更是惊吓得叫起来:「你怎么回来了?」「狗蛋回来了,还抓了很多鱼,你看。」说着,她提提身边的口袋。

  「小……小晴回来了吗?」屋里传来妈妈的声音。

  「是的,妈妈。」姐姐向屋里走去,到妈妈的房间门口却推不开门:「妈,你怎么还顶了门啊?」「等……等一下。」妈妈过了好一会才打开房门,她头发散乱、脸色绯红:

  「我给你根叔谈点事情,那个……我给你们做饭去啊!」说着慌张的跑进厨房,也不理会后面的老根。

  「小晴长得真漂亮,都快赶上你妈妈了。

  (四)

  老根上下打量着姐姐:「啊,胸都开始发育了。」老根裆部翘得老高。

  姐姐不好意思的说:「说什么呢,根叔,哪里有啊?」姐姐急忙跑进厨房帮妈妈去了。

  老根看姐姐走了,跟我说道:「你小子,可别偷吃哦!」我听着莫名其妙的话,刚才这个人还在欺负妈妈,我有点害怕,也跑进了厨房。

  夜里做梦,老根一直在打妈妈,半睡半醒了一夜。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半夜敲我家的门,妈妈像是隔着门和那个人说了半天,却一直没开门,后来怎样我就不知道了。

  接着几天,半夜总有人来敲我家的门,有次我听得清楚,是老根,他半夜来欺负妈妈。我吓得蒙着头,不敢出声,只听到老根说:「妹子,给哥开开门吧,我媳妇跑城里上班,好久没回来了,可怜可怜我吧,让我摸摸就行。」还好妈妈一直没给他开门:「根哥,我绝对不能对不住阿生的,你走吧!」老根:「阿生还不和我一样村里混混一个,年轻时,我们兄弟没少干坏事,他在学校工地追你时,我可没少给他出点子。再说你和老教师的事,我可没答应阿生要替他保密的哦!老教师好威猛啊,把你捆得像粽子一样,你那时好像很享受啊!」妈妈好像很生气:「你别说了,我是不会给你开门的。你爱说就说吧,看阿生回来不把你给砍了才怪,你也知道阿生的脾气的。」「嘿嘿,没女人的日子,还不如死了,何况你这样的仙女呢!阿生那家伙没用,年轻时我和他一起逛窑子,嘿嘿,我听说他当兵时,那里受过伤,这个是不是真的,妹子最清楚了。」「你……根哥,求求你,我现在心好乱,你给我点时间好吗?这样孩子会听到的。」妈妈像哀求一样。

  「我摸摸就行,不做过份的事。怕孩子听到,那你就快开门。 小晴那孩子可快长成大姑娘了,虽然才十二 岁,臀圆胸敲,哎,那小馒头……」「滚……马上滚!」妈妈大声喊了出来,好像失去了理智:「快滚!你这个畜牲!」我吓得把头蒙得很紧,床那头的姐姐好像也醒了,用脚踢了踢我,看我没反应,又听到妈妈的叫声,於是起床。

  「妈妈,你怎么了?」黑灯瞎火的,姐姐摸索着下床走向堂屋,「妈妈你怎么哭了?你到底怎么了?」姐姐问道。

  妈妈听到姐姐的话才慢慢止住了哭声,看了看门外,好像人已经走了,於是才慢慢说道:「哦……那个……村长来说,你爸爸在工地上摔伤了脚,不过还好不严重,估计休息几天就会好的。没事的,快睡吧!」姐姐听着妈妈呜咽的声音,她也哭了起来:「怎么会这样?爸爸明天会回来吗?」妈妈摸索着把灯点上:「快睡吧,没事的,只是小伤。」都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睡的。

  过了几天,妈妈说爸爸没事,姐姐才开心了起来,放学的时候也和我们一起去河边玩耍。姐姐因为上次的事,好像又和狗蛋说话了,这几次捉迷藏,我们又总是找不到狗蛋和姐姐。

  「那个大水塘龙虾多,小晴走,我们过去。」狗蛋拿了一根长竹竿,上面紮着一个网兜,拉着姐姐的手要走,姐姐摔开他的手:「我会走。」慢慢地跟在狗蛋的身后。

  狗蛋一边冲着姐姐傻笑,一边蹲在河边,把竹竿伸进水里:「今天给你抓一百个,信不信?」姐姐拿着装虾的小桶站在狗蛋身后,长裙被微风拂动,又吹拂着两个马尾辫,美极了。

  狗蛋把抓的虾回身放到姐姐的桶里,看到仙子一般的姐姐,马上呆在那里姐姐看狗蛋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感受到他炙热的眼神,不由得脸色绯红:「看什么,傻蛋。」说着一脚踢在狗蛋的屁股上。

  「啊……」狗蛋一声尖叫,自己愣神的工夫没在意,竟被瘦弱的姐姐一脚踢进了河里。 姐姐立即慌了神:「救命啊!救命啊!柱子、兰子,狗蛋掉河里了!

  呜……怎么办?「姐姐泪如雨下,我们大家都跑了过去。

  「嘿嘿,晴子,哭啥呢?狗蛋那家伙掉进黄河都淹不死。」柱子看着在河里装得有模有样的狗蛋:「狗蛋你别装了,晴子胆子小,你把她吓坏了,到时半月都不理你,可别怪兄弟没提醒你啊!」大夥都跟着起哄姐姐这时看着狗蛋在水里打砰砰,破涕为笑,又为自己刚才惊慌失措的样子羞愧得蹲在那里双手捂着脸,一动不动。

  狗蛋看瞒不过去了,游到岸边爬了出来:「对不起,晴子,刚才猛地掉水里有点蒙,半天才反应过来,真对不起。」姐姐红着小脸站了起来说:「没事就好,是我不小心把你踢进河里的。」姐姐竟然没生气,狗蛋喜出望外,「大家玩捉迷藏吧,反正天还早呢!」狗蛋提议道。

  游戏一开始就轮到姐姐和狗蛋那组先藏,狗蛋拉着姐姐又不知躲在哪去了,大家找了半天没找到人,感觉没意思就各自回家了,只有狗蛋的弟弟二狗还在拼命地找他哥哥。

  我和二胖一起往家走去,心里盘算着上次狗蛋是在他舅爷瓜棚里拿的大网抓鱼的,哼哼,他们肯定躲在那里!心里想着,我对二胖说:「我还是去把姐姐找回来,不然妈妈会问我。」说完我就跑向狗蛋舅爷家的瓜棚。狗蛋舅爷是个老光棍,跟着他姐姐就住在我们村了。

  我到了瓜棚没敢进去,狗蛋说谁进他舅爷家瓜棚就要挨揍,我只好走到瓜棚后面透过树枝缝向里望去,姐姐和狗蛋真的在里面,可是他们抱在一起干嘛呢?

  狗蛋搂着姐姐的细腰:「我这是哥哥抱妹妹,没事的。刚才衣服湿了,现在还有点冷,小晴,你身上真暖和。」说着把脸贴在姐姐的耳朵上,抱得更紧「松一点,我透不过气……你这个傻蛋,活该掉水里。 」姐姐的脸今天好像一直红得像苹果一样:「你的手干嘛放在我屁股上?滚开,刷流氓。」姐姐推着狗蛋的肩膀,可是哪能推开「晴,告诉我,你长大会嫁给我吗?」狗蛋搂得更紧,双手时不时地碰到姐姐翘翘的小屁股。

  「我……我不知道……妈妈说你爸爸是坏人……我知道你对我好……可你老喜欢欺负大家,你也是个坏人。」姐姐闭上眼睛,边想边说:「妈妈说,不让我像她一样一辈子受苦……」「我会努力的,我不欺负他们了,我根本就不和我爸爸讲话,我……」狗蛋真的有点激动。

  「嗯……狗蛋哥,你为什么……」姐姐头躺在狗蛋肩头,微笑着说个不停,好像说的都是狗蛋以前做的一些傻事。狗蛋边应着姐姐,一只手却停在姐姐的小屁股上开始了揉动,姐姐像不知道一样,继续说个不停。姐姐性格文静、倔强,一向话很少,不知今天怎么这么多话。

  狗蛋另一只手慢慢把姐姐的长裙卷起,竟然把姐姐秀着小花的三角内裤露了出来,姐姐虽然瘦弱,但屁股上肉还是挺多的。狗蛋一手提着卷起的裙子,一手慢慢放在姐姐的内裤上,从大腿到屁股来回地摸着,终於黑手挨着内裤的边伸到了里面,柔软滑嫩的白肉,狗蛋的黑手把姐姐屁股揉出各种形状。

  「啊……你在干什么?」姐姐终於意识到了,用力地推着狗蛋的肩膀:「流氓,再也不理你了。」姐姐推开了一点,看到狗蛋手臂上好多血:「啊!你怎么弄的?流了好多血,快回家包……啊……」狗蛋猛地把姐姐的内裤一把拉开,雪白的小屁股一下露了出来,狗蛋两只手都抓向姐姐的臀部:「让我抱一会就不痛了,求求你了,小晴。」狗蛋两根手指沿着臀缝向前探了一点,只感湿滑滑的一片:「啊,妹妹,你流水了,你是爱我的是吗?」狗蛋两手狂抓着姐姐的臀部,黑黑的大嘴一下吻住了姐姐的樱桃小口。十三 岁的狗蛋可能遗传了他爸爸的基因,下身把裤子顶得老高,弯着腿,晃着屁股,一下一下的顶在姐姐的腿缝「呜呜……嗯……嗯……」姐姐竟然发出了呻吟声,但不一会她就反应了过来,不知哪来这么大的力气,一巴掌拍向狗蛋的脸:「滚开!」狗蛋被打得蒙在那里,自己可能做得太过份了,看着哭泣的姐姐,裙子还卷在那里,内裤半拉着,露出大半个雪白的小屁股,一股欲火又蹦了出来,裆部涨得生痛。「啊……痛!」看着楚楚可怜的姐姐,狗蛋眼睛一转,赶紧捂着手臂,上面一大片血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流这么多血。

  姐姐气愤难当,可看着狗蛋手臂上的血迹,又害怕了起来:「你……你……怎么办啊?「姐姐露着半个屁股,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样子煞是好看。

  「弄点土,我手捂一会应该就没事了。」狗蛋满头大汗,不知是痛的,还是刚才火气涨的。

  姐姐是没主意的人,听着狗蛋的话,就抓起一把土捂在狗蛋手臂上。姐姐看着满头大汗的狗蛋:「都流这么多血,你还欺负我,你……」狗蛋坏笑着:「可是只有这样,我才感觉不到痛。让我抱着你好吗?」「不好,你就是个坏人,抱着我,那你手在干嘛?还有,你那里顶到……我真不想理你,你痛死好了。」说着作势欲走,捂在狗蛋手臂上的手也拿开了。

  「啊……」狗蛋大叫。

  「你……」姐姐又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狗蛋,我知道你对我好,这伤也是我害的,可是你不能……要是有可能,等大了我早晚是你的人,到时你想……」姐姐羞红了小脸,回身和狗蛋一起并排坐到了瓜棚里小长凳子上。「啊!」姐姐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内裤还没提上,赶紧提上内裤和长裙,羞得抡起粉拳打在狗蛋身上。

  「啊……」狗蛋又大叫一声,刚止住的血迹又流了出来:「我今天要被你整死了,让我死前好好抱抱你好吗?」姐姐:「啊,我忘了,你的手臂。」姐姐赶紧坐在狗蛋身边帮他按住伤口:

  「我让你抱也……也行,但是你别那样。」狗蛋开心了起来:「我们家里人都睡在一间房里,我和弟弟睡一张床,爸爸夜里总把妈妈脱光,揉着妈妈的屁股,然后压在妈妈身上,屁股一躬一躬的。他们好像都很舒服的样子,妈妈还喘着,让爸爸用力,我们不能也那样吗?」姐姐羞得低下头:「色狼,那是大人才做的事,我们是小孩子,怎么能……我也听到过爸爸妈妈在一起做那事,每次爸爸从外面回来,他们都吵得我睡不着觉,妈妈叫得特别大声。你说……你说……妈妈真的舒服吗?「「那当然了,以后我也让你舒服的。嘿嘿,你刚刚那里流水了,好滑。」狗蛋盯着害羞的姐姐。

  「哼,反正以后你再这样,我就永远不理你了。」姐姐一脸认真的讲道。

  我在外面早就听得烦了,他们怎么都喜欢那种事情?不过我也有种奇怪的感觉。 看他们坐着半天没动静,自己先跑回家了。狗蛋真的很听姐姐的话,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了。

  天快黑了,姐姐才回来,免不了被妈妈训斥半天。

  这几天,妈妈的心情越来越差,有时还对着我和姐姐发火。其实我知道,老根晚上还是来敲我家的门,妈妈应该就是烦这件事情。

  (五)

  可没几天,爸爸从工地回来了,老根就再没夜里来过。 爸爸以前和老根都是村里的混混,而且爸爸当过兵,年轻时爱打架,听说村长都被爸爸打过爸爸给我和姐姐买了很多好吃的,妈妈也很开心。

  「哎呀,我女儿越长越漂亮,快成大姑娘了!」爸爸冲姐姐说道。

  姐姐羞道:「我要永远当小孩子才好呢!」「呵呵,哪能永远当小孩子。」说着爸爸抱起姐姐转了一圈,并在姐姐脸上亲了一口。

  「我怕长大了,爸爸就抱不动我了。」「怎么会,爸爸有的是力气。」我站在旁边像空气一样,爸爸本来最疼我的,怎么都没注意到我也长高了?

  一家人欢欢喜喜,晚上我和姐姐很久都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我起来到堂屋夜壶里小便,听到那屋里有动静「啊……啊……轻点……死汉子……」妈妈压抑的声音:「啊……死汉子,这么久才回来,有没有在外面找女人?啊……你轻点。 」「对不起,老婆,我哪忍得住啊!但是那些野鸡哪里有我老婆的味道好,老婆你这里太好吃了。」爸爸的声音。

  「啊……你滚蛋……让我在家守着……你在外面搞别的女人……啊……我受不了了!」我小心的把帘子拉开一点缝,里屋是没有门的,只有一个布帘子。看到里面的情形,我惊呆了:妈妈光着身子横躺在床上,两条腿搭在床边,爸爸在床下跪在妈妈的腿间,头在妈妈的下面吃着什么。 妈妈的身子白嫩丰满,一点也不像农村里人。

  「混蛋……我在家里过的什么日子,你看哪家是一个女人干完地里活的?人家兄弟姐妹多,有人帮忙,可我呢……哦……」妈妈又舒服又难受的样子:「可你还在外面乱搞。」「对不起,我知道你在家辛苦,可是,不是想给家里多挣点钱,把咱家房子整一下嘛!你没找我兄弟老根吗?他地少,我和他关系好,他能帮你一下。」「哼……对……他是能帮点农活,还能帮你老婆……嗯……」「嘿嘿,你尽管用他,我每次回来都请他们吃喝,这小子从小就是跟着我混的。」妈妈叉开的双腿刚好对着门口,我看得清楚,爸爸的舌头好长,一下一下的舔在妈妈的肥屄上,最后又插进妈妈的小穴里「啊……坏人,好舒服……你有没有这样弄过其他女人?啊……好深……」妈妈红着脸,舒服的呻吟着。

  「对不起,老婆,你知道我当兵时受过伤,那里坚持不了几分钟,所以我最喜欢舔女人那里。 」「啊……你嘴巴脏,不要弄我,你不要脸……我在家给你苦守着,你却……啊……「妈妈抱着爸爸的头往自己双腿间有力地按着:」阿生,你不在家,我好苦……阿生……啊……「爸爸抬起满嘴淫液的头,从床上爬到妈妈的身上,亲在妈妈的嘴上,妈妈竟然也不嫌弃,抱着爸爸的头回应着:「呜呜……我的坏男人……给我吧,你不在家,我可给你守得辛苦……阿生,自从你把我从他手里拯救出来,我就发誓我的身子只是你一个人的,可你在外面……」「老婆,我在外面打工好累,有时真的忍不住才……好老婆,我发誓爱你,也爱咱们的孩子。小晴发育得真好,已经又凸又翘了,我今天抱她时,忍不住摸了两把。」「畜牲,你怎么能这样?你答应过我,就当是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样。」我感觉到妈妈有点生气,他们说的我也听不懂。妈妈虽然很生气,但还是扶着爸爸半硬的却很大的东西往自己下面的小嘴里弄:「以后不能再这么说我们的女儿……快进来吧!」「老婆,你放心,我不是那样的人。我爱你们,只是女儿身体对男人那么诱惑,我也不例外,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再说我只是吃点豆腐,要是乱来,那我就不是人了。我对女儿可是比儿子还要疼多一点的,你知道的,你就放心……」「啊……不要说了,你对女儿有感情,对我没有,硬都不硬。」妈妈在爸爸脸上乱亲,手里抓着爸爸半硬不软的东西,怎么也塞不进去。

  「对不起,老婆可是村里最漂亮的,我怎么会没感觉?只是你知道我的伤,你让我幻想下刺激的,我尽力。」妈妈一个翻身把爸爸压到身下,撅着肥臀跪爬在爸爸身上舔着爸爸的胸膛:

  「坏人,变态,给你想我的女儿,只能想想。坏人,给你说个秘密,女儿快十三 岁了,上个星期来那个了,我们的女儿已经是大姑娘了。」我紧张的站在门外,贤慧的妈妈今天感觉好奇怪,反正和平时的样子大不一样。还有我老早就感觉爸爸疼姐姐多一点,每次从外地回来总是先搂着姐姐,又亲又抱的……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生气。

  「那个老教师欺负我的老婆,我就欺负他的女儿。女儿,给爸爸舔舔,舔爸爸的大鸡巴。」爸爸兴奋了起来,把妈妈的头退到他的腿间。 妈妈真的顺从了,用小嘴含着爸爸的黑东西上下套弄了起来,「滋滋」有声。

  「你弄我女儿,我就弄你儿子。」妈妈说「啊……好,来吧!」爸爸一把骑到妈妈的身上,把像我小臂一样粗的鸡巴插到了妈妈的小穴里,「啊……女儿,爸爸来了!」爸爸猛烈地撞着妈妈下胯。

  妈妈扶着爸爸的屁股往自己身上按,嘴里大声呻吟着:「生,你好厉害……就这样……是我对不起你,我要帮你再生个女儿……啊……女儿的小穴快被你捣烂了……「爸妈剧烈地上下运动着、大声的叫着。我吓坏了,妈妈怎么自称女儿?平日贤慧温顺的妈妈今天是怎么了?我不敢再看,赶紧跑到姐姐和我的屋里,趴到床上,不小心压到姐姐的脚「哎呀!你干嘛?小溪……」姐姐坐起身子快声说道。姐姐睡意朦胧,小嘴又嘟囔道:「冒失鬼~~」「啊……用力……深一点……我要再给你生个女儿……啊……」妈妈的声音依稀传来,我赶紧爬进了被窝,蒙着头,不敢动。

  姐姐在床那头说道:「赶紧睡吧,明天还要上学。 」说完姐姐也躺了下来。

  可那屋叫得没完没了,我感觉到姐姐也受到影响,两腿一直动来动去。

  「生,多生几个,今晚一定给你中上。」爸爸喘得也很大声。

  我在被窝里一动不动,实在难受得很,翻了一下身,手不小心把床头柜上的杯子碰掉了,「乓」的一声,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半晌,那屋又传来压抑的声音,不过很小,我蒙着头基本听不到,姐姐仍在那头动来动去。终於她好像坐起身来,「小溪,你把杯子撞掉了,快捡起来。」姐姐小声的说,我装着睡着了,没敢动。姐姐又叫了我几下,见我没动静,自己起床上中间堂屋里去了。

  她可能是小解,可半天没回来,我坐起身来。我这头靠近门边,手掀起门帘向堂屋望去,看到姐姐的小身影,正靠在爸妈的门前,侧着身子在听什么,我心里想,原来姐姐也喜欢偷听爸妈做那事。房间很静,我又隐约听到那屋的声音。

  「嗯……我插!老婆你那里太滑了,不亏是老教师开发出来的。老婆,当时我和老根在学校经过那间教室,看到老教师把你捆成棕子一样,被绳子吊着站在桌子上,弓起身子撅着个大屁股,老教师在后面用手在你小穴里挖得好过瘾啊!

  他用几根手指头啊?老婆。「「你坏,还提以前。」「我没怪你的意思,我只是好奇。再说,你知道我的伤,要没刺激……我快要射了,对不住了……」「不要!他……他用四根,有时五根,嗯……我被他玩坏了,可后来又有点上瘾,边挖我那里,边打我屁股,嗯……他都不用他那里弄我,最后,都弄在我嘴里,我被他打得屁股上都是手印,有时还用工具打我,他就不是人。就一次,他就进过我那里一次,可……就中了。呜呜……阿生……我……」「我爱你,老婆你能嫁给我这个穷农民,我都很开心了。过去的都过去了,我爱你和女儿儿子,再说那时你也不是很享受吗?」「嗯……才没有……和你才好……拳拳到肉……嗯……我要……给你纯种的啊……快了……刺穿我吧!」我看到姐姐站在那里,两腿交叉着动来动去,好像在摩擦着什么,幸好这会妈妈没自称女儿这类的,要不然姐姐听到可怎么办?渐渐地我感觉到困意,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天快亮了,我迷迷糊糊感觉到姐姐还在那头翻来覆去,就问她:「姐,你在干嘛呢?」姐姐赶紧停下动来动去的两腿:「没什么。 赶紧睡。」「天都亮了,再睡就晚了,要上学了。」上学的路上,我看到姐姐黑黑的眼圈,昨晚肯定没睡好。也怪爸妈,这么大声,吵得人睡不着,我今天也困得不行。

  到了晚上,我和姐姐睡下,爸妈屋里又开始了。姐姐今天困,很早就睡了,我忍不住偷听的刺激感觉,又跑到堂屋门边去偷听。

  「才第二天就不行了,昨晚不是很厉害吗?」我听了半天,没什么动静,好像爸爸那东西硬不起来。我感到没趣,只好回去睡觉了。

  半夜,我准备小便,感觉姐姐不在床那头,我坐在床上掀开布帘,姐姐又在妈妈房门口聚精会神的听着。

  「变态,听到我讲以前的丑事,你就这么厉害。啊……太深,到头了……」「老婆,我现在就这样了。你别怕羞,继续讲,我努力今晚种上。

  (六)

  「啊……阿生……你常年在外,好不容易回来,就好好爱我吧……不要让我说那些难堪的过去好吗?嗯……」妈妈的声音像是呻吟,又像是哀求。

  「好老婆,我听到这些才感觉刺激呢!啊……我不行了。」爸爸发出低沉的吼声。

  「嗯……快了……等……等我,你……你……」妈妈在小声抽泣:「死人,我天天在家打理着几亩田地,还带着两个孩子,我容易吗?你还这么不争气。」「对不起,老婆,我该死。你知道我年轻时当兵,有次执行任务不小心伤到那里,我死要面子没敢往外讲,可现在……老婆是城里的才女,我根本就配不上你……我……」那屋传来「啪啪」的声音,好像爸爸在打自己耳光。

  「阿生,你这是干嘛?我从来没后悔嫁给你。我还要感谢你拯救了我,要不是你,我现在不知道被那个变态怎么折磨呢!」妈妈柔声劝解着爸爸。

  「可是因为你嫁给我,岳父都一病不起,听说现在还下不了床。」「不,不怪你,我父亲一辈子就是倔脾气,他把我往恶魔手里推,我能怎么办?不管怎么,阿生,我都感谢你这么多年来包容我和女儿,就算你有时嘴上乱讲,可我看得出,你是真心疼爱女儿的。」妈妈继续小声的抽泣着。

  这时我看到姐姐的瘦小的身影慢慢移了回来,我赶紧躺下装睡。姐姐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钻到被窝里躺了下来,小脚碰到我,冰凉冰凉的。

  我忍不住很小声的说:「姐,你偷听爸妈做爱。嘿嘿!」「小溪,你……你胡说什么呢,我刚才是去小解。」姐姐紧张的颤声道。

  「你老喜欢向妈妈打我小报告,哼,我就要告诉妈妈你偷听。还有你和狗蛋哥在瓜棚里露出小屁屁我也看到了。」「你……你……」姐姐更紧张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姐姐虽然对我很好,可就是喜欢告我的状,害得我老被妈妈胖揍。想到姐姐紧张的样子,我一阵得意。

  我正乐着,身上一凉,不知姐姐怎么爬到我这头了,靠着我睡在里面。姐姐的肉好软,我不禁往姐姐身边又蹭了蹭,姐姐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气。

  「姐,你干嘛跑到我这头来了?」今晚月光很好,我侧身面向姐姐,她清秀的面孔、薄薄的小嘴唇,缩在被窝里,像洞里的小兔子只露出头在外面。

  「小溪,你……你真的在瓜棚看到我……」姐姐闪烁着明亮的眼睛,一副娇羞的样子。

  「当然。姐,你不会和狗蛋哥也做爸妈刚才做的事情了吧?」我盯着姐姐,咄咄逼人的问道。

  「哎呀,你打我!」我喊道。姐姐从被窝里伸出小手重重的拍在我的头上:

  「不许胡说!我们没有,那是大人才做的事情。小溪,那个……以后我帮你写作业怎么样,你之前看到了什么都千万不要告诉爸妈好吗?」姐姐柔声向我求道。

  「嘿嘿,真的帮我写作业?我最怕写作业了。你说话要算数,以后作业都帮我写。」「当然。但你也要管住你的嘴,不许胡说。 咱们拉勾。」姐姐伸出小手。

  「好。」以后再也不用写作业了,我愉快地和姐姐拉了勾。

  「姐,我不会乱讲。 我知道妈妈不让你和狗蛋玩,我就是担心狗蛋欺负你,我打不过他。」「没……没有欺负我,他不是对我们挺好的吗?那些鱼虾不都是他给我们抓的。」「那他为什么把你的短裤叉拉下来,拍你的屁屁呢?」「哪有……乱讲!你看错了,那天……那天……狗蛋掉到河里,衣服湿了,把我的衣服也弄湿了,我们要凉乾衣服,所以……」我突然想起一个事情,打断姐姐的话说道:「对了,姐姐,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但是我很害怕。」「什么事情,说吧,不用怕。」姐姐用小手拍了拍我。

  「我看到老根欺负妈妈,可是我没用,怕他打我,不敢进屋里保护妈妈。」我想起那日的情形,浑身颤抖着。

  「好了,小溪,别怕,给姐姐讲讲,我们一起想办法。」得到姐姐的鼓励,我继续说道:「那天我回来,看到老根像爸爸一样抱着妈妈乱咬,还摸妈妈的咪咪。」姐姐气愤的皱紧眉头,小手在我身上抓得我直喊痛:「后来呢?他有没有那个……」我由於偷看爸妈做爱,有点理解姐姐的意思:「后来你回来了,他们就出来了。老根掏出他那又黑又粗的鸡鸡,可是妈妈一直反抗。」「哼,老流氓!小溪,我们要想办法保护妈妈。那个,你也不要告诉爸爸,爸爸脾气坏,要是弄出人命,爸爸要坐牢的,知道吗?」「哦,可是……」「我会想办法的,睡吧!老根他老婆在城里,要是她回来,我就去告诉她,老根最怕老婆。」姐姐安慰了我一会,自己跑那头睡下了。可能这两天姐姐真的很困,所以没一会就睡着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我想保护家人,可现在的我什么也做不了,爸爸身强体壮,可姐姐不让我告诉爸爸。

  爸妈不知道这会睡着了没?我悄悄溜到爸妈门前,偷偷往里看。

  「不要说了,阿生,你越责怪自己我越难受。」爸妈还在讲话。

  「城里人怎么样,读书人又怎么样,嫁给你,才让我感受到真实自然。当年我读完高中,父亲让我去当教师,他自己都教了一辈子书,可我不愿意。我那时的确年轻任性,和几个同学去深圳闯荡,深圳是个疯狂的城市,灯红酒绿,我和阿伟租住一间破房子,幻想着能在大城市里生活,可现实是残酷的,我们到处碰壁,被人轻视,看人脸色,生意做不起,工作没经验,只能在酒吧当个服务员就在那里我学坏了,为了挣点小费给人献媚,终日昏昏噩噩,每日和阿伟疯狂做爱,发泄着情绪。 后来酒后乱性,阿伟抛弃了我,我知道这只是藉口,他是跟一个富婆享福去了,可我忍受不了那种没有尊严的生活。

  阿伟走后,我回到老家,父亲又逼我嫁给一个大我十几岁的教师,而且还是个变态!当时我对生活彻底绝望了,直到后来遇到了你,你虽然是个民工,可你阳光、正直、有活力,最重要的是你在乎我,真心对我好。我只是个小女人,没有什么远大理想,我只想有爱我的老公、可爱的孩子、温馨的家庭,这些你都给我了。阿生,我爱你,不要说这么多生份的话了好吗?「「老婆,我也爱你,可我老满足不了你……」「不要说这些,我只要你的爱,那些东西,没有也就算了。呵呵!」妈妈轻声笑了起来:「阿生,有时,像昨天你也不是很能干的吗?」「那是,嘿嘿!老婆,从明天开始咱多买点好吃的补补,再生一儿半女。」「呵呵,再生几个,你能养得起吗?」爸妈在屋里打情骂俏,我觉得没趣,就回屋睡了。没想到温柔贤慧的妈妈年轻时玩得这么疯,我脑袋晕晕的。

  早上起床,我和姐姐收拾收拾去上学了。爸妈说他们今天去县城买点东西,我交代爸爸好几遍,一定要给我带点好吃的、好玩的。

  我今天很开心,上学的路上,我们几个小夥伴打着闹着。狗蛋一如既往的跟着姐姐说个没完,可姐姐今天不知怎么了,低着头,咬着嘴唇一声不吭的。

  我在后面盯着姐姐,浑圆的小屁股、纤细的小身板,头上斜紮着马尾辫,胸部鼓起两个小包包,一身绣着小花的短袖短裤,姐姐原来这么美,我以前好像都没注意过。 我不禁想起瓜棚里姐姐赤裸着小屁股的样子,下身小鸡鸡涨涨的,裆部潮潮的,像是尿在裤子上一样,我赶紧移开了视线。

  下学后,我急着跑回家,看爸妈回来了没,姐姐他们在河边玩。房门紧闭,爸妈还没回来,我心里想着爸爸会给我带礼物,於是就坐在了门口等着。

  半晌,我看到二胖经过我们家门口,就问他:「我姐姐回来了没?」「我们玩捉迷藏,你姐姐和狗蛋又不知道躲哪里去了,我饿得紧,就先回来了。」二胖急着往家走。

  难道姐姐和狗蛋又在瓜棚里?想起狗蛋爹老根恶心的样子,我向河边跑去。

  他们真的在里面!我小心翼翼的透过瓜棚树枝往里看。

  「小晴,让我抱一下。」狗蛋说姐姐站在旁边没有理会,眼睛往瓜棚外到处瞅着,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小晴,你怎么了,看什么呢?」「我好像感觉有人在外面,我们回去吧!」「哪有,这里是我们的秘密据点,没人来。不信,我去看看。」狗蛋说着往外走去。

  我愣在那里,蹲在瓜棚后面不敢动,幸好狗蛋只是在瓜棚门口左右看了看,没有到后面来。

  「我说没人吧,小晴。」狗蛋走进瓜棚,抱着姐姐,双手绕过姐姐的小蛮腰搭在她的翘臀上。

  「不要动,你答应过我要守规律的,否则你就和你爸爸一样是个流氓,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姐姐勾着头搭在狗蛋的肩膀上,抿着嘴说道。

  「我知道我爸爸是什么样的人,小晴,不要拿我和他比。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到,我只是想好好的抱着你,那个……我身体的反应,我控制不住,你别怪我。」狗蛋撑起帐篷的裆部时不时地碰到姐姐的小腹。

  「嗯,我不怪你,你们男人都这样吗?」「正常的男人这样。嘿,我不信,你爸刚回来,晚上和你妈没什么动静?你难道都没听到?」「嗯,听……听到了,我不小心也看到了,妈妈好像很需要的样子。她……她真的很舒服吗?「姐姐凤眼微闭,娇羞的说着。

  「那当然。小晴,等我长大了,也伺候得你舒舒服服的。我的现在都有一掌长了,你说够你用吗?以后还会长的。」狗蛋的手颤抖着在姐姐翘臀上打转「说什么呢,我才不要。嗯,你的手。」狗蛋赶紧把双手缩了回去。

  「嗯……隔着衣服,不要放里面。」姐姐轻起朱唇,吐气如兰狗蛋颤抖的手抖得更厉害,两掌揉起,姐姐的臀缝被揉得开开合合,带动着前面腿间的唇肉也在摩擦。摩擦,摩擦……越来越热、越来越热,一股暖流在体内打转,似乎随时就要奔流而出。

  「嗯,你会一直对我好吗?嗯……」姐姐夹紧双腿。

  狗蛋伸出一根手指沿着臀缝慢慢往前探,终於触及那软软的一片,「啊……不要……你坏……「姐姐松开双腿,那股暖流沿着紧窄的幽径透出微开的肉唇,在贴身底裤上汇聚,渐渐染湿了外面的短裤,」嗯……我……啊……啊……「姐姐像妈妈一样呻吟了起来。

  狗蛋的手指在那片柔软上一按一勾,连衣服也挤进了肉唇,在湿滑的缝里滑来滑去。「啊……啊……狗蛋……」这种酥痒难耐的感觉令人好渴望手指再深入一些,姐姐开始气息紊乱狗蛋这会也不讲话,拥着心爱的可人儿,继续着手里的动作,低头探寻到姐姐的唇间,「呜……呜……」姐姐象徵性的扭扭身子,抬头和狗蛋拥吻到一起。

  我在外面气愤难当,姐姐忘了老根怎么欺负妈妈了吗?我忍住下身的胀痛,希望姐姐赶紧推开狗蛋。

  「呜……嗯嗯……我……我不行……」姐姐还是清醒了过来,一个转身避开了狗蛋的大嘴和下面的黑手:「我要回家了。」姐姐说完就往家里跑去,留下一脸郁闷的狗蛋。狗蛋抬起手臂把手指放到鼻前,嗅了嗅,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

  我躲在后面,等到狗蛋走后才走回家中。我一路气愤难当,狗蛋父子,欺人太甚,我一定要告诉爸爸!

  回到家,爸妈已经回来了,走进堂屋,桌子上摆着一个蛋糕,「啊,蛋糕!

  爸爸给我买的吗?我最喜欢吃蛋糕了。「刚才的气愤一扫而平,我伸出爪子就要去抓。

  「嗨,小子,猴急什么?这给你姐姐买的。」爸爸手一挥打到我的小手上。

  「干嘛是姐姐的,不让我吃?」我委屈得要哭出声来。

  一股香气传来,妈妈端着一盆鸡肉放到桌子上:「小溪,你姐姐下个月过十三 岁生日,可你爸爸明天就要走了,说要提前给你姐姐过生日。今天有你吃的,别急。」姐姐坐在爸爸旁边,一脸得意的看着我。

  「哈哈,老子明天又要出发了,你们俩在家老实点,多帮你妈干点活,尤其是小溪,就知道吃。现在在班里第几名啊?」「嘿嘿,从第四名升到第三名了,不过是倒数。」姐姐笑嘻嘻的说道。

  我闷头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心里想,坏了,臭姐姐告我状,估计要被爸爸揍了。

  「哎呀,这小子,生下来就有点呆。女儿,我全指望你了,考上大学给爸爸争气。」爸爸揽着姐姐坐到自己腿上。

  我醋劲上来,又不敢吭声,只好冲着姐姐做鬼脸。

  姐姐在爸爸腿上撒娇,理都不理我:「爸爸,等我长大了,挣钱给你花,你就不用天天在外面打工了。」「还是女儿孝顺。丫头,去厨房帮你妈妈做饭去吧,我要教训教训这不争气的小子。」爸爸松开姐姐的小腰。

  姐姐蹦蹦跳跳的跑进厨房,还不忘回头说:「爸,你别打弟弟,弟弟除了学习不好、爱惹祸外,其它都挺好的。」我晕,这是在帮我还是害我?

  姐姐走后,我脑袋飞转,想着应付的办法。

  「爸爸,你不在家时,我看到老根欺负妈妈了。」我脱口而出。

  「什么!怎么欺负?这混蛋,活腻歪了!」爸爸暴跳如雷,竟也不问情况,操起门后的斧头就往外走。我吓坏了,本想转移爸爸注意力,让自己躲过挨揍,可忘了姐姐交代我的事情。

  「姐姐!」我赶紧喊道,妈妈和姐姐听到动静都从厨房赶了出来。

  「怎么了?阿生,你这是干嘛?」妈妈看着爸爸的斧头,赶紧上去抢夺「我要劈了老根!老子把他当兄弟,他竟然要给我戴绿帽子!」爸爸一蛮起来,妈妈哪里拉得住。

  「你这蛮劲!什么绿帽子,没有的事,你就要把人家给劈了吗?你让我们娘仨怎么过……」妈妈死拽着爸爸哭了起来。

  爸爸可能自己也感觉有点鲁莽,气呼呼的站在那里:「小溪说老根欺负你,童言无忌,还能有假?」姐姐一向聪明,开口道:「爸,你和呆弟弟是一个级别的智商吗?他怕你揍他,找理由哄你呢!」妈妈见爸爸不动,缓了一口气道:「小孩子的话能信吗?你还不知道老根,嘴上不乾不净,见了女人就黄段子一堆,有时喝点酒,可能手上和我拉扯一下。

  可他就是嘴上劲多,哪有那胆,小孩子不明所以,给你乱讲,你也信?我这些年给你当牛做马,你还不信任我……「妈妈松开爸爸,委屈的大哭起来。

  「哎呀,老婆,对不起!关心则乱,我是太在乎你了。」爸爸去拉蹲在地上的妈妈,妈妈却只顾哭,也不理爸爸。

  「这小子唬我,看我不揍扁你!」爸爸看劝不住妈妈,就来抓我。

  我免不了被一顿揍,哭得稀哩哗啦,心想再也不敢告状了!我被揍一顿后,一场风波总算过去了。

  老根还被请到家中,一脸堆笑的给爸爸说好话,还吃了好多我家的鸡肉。酒过三巡,大家都有点醉意,妈妈也喝了不少。

  「哎呀,老哥,你问妹子,我家地里粮食长草生毛了,我都紧着帮妹子先收完粮食。妹子,是不是?」老根手舞足蹈,拍着桌子,冲着妈妈说道。

  妈妈低着绯红的脸蛋:「是……老根没少帮咱家干活。」「生哥,你以前没少关照我,但兄弟我做的你也没话讲。 」爸爸举起酒杯:「咱兄弟不讲生份的话。乾!」「乾!生哥,你知道我嘴巴乱讲,喜欢逗妹子,她虽然没我大,但我心里把她当嫂子敬重。」「你小子也不敢有坏心眼,哥一只手就给你整趴下。」「嘿嘿,那我承认,咱村里,杨寡妇一个就给我累得够呛了。」「哎,你小子就不能干点正经事?整天在家游手好闲。 」「我老婆在城里上班,挣的够花了。再说,生哥老在外,我不得帮生哥照看着嘛!说到这,妹子应该给我敬杯酒,我虽然因为和生哥交情好才过来帮忙,可妹子也不能像使唤下人一样,用完理都不理我。」「我……我这不是避嫌吗,我一个女人在家。」妈妈避开老根炙热的目光说道。

  这时爸爸开口道:「避什么嫌?自己家兄弟从小玩到大,我了解,人家给咱卖力,你就不能热情点。 」「我知道了。根哥,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嘿嘿,不用客气。来,我乾三杯。」饭后,老根唱着小曲,歪歪扭扭的走回家去了。

  爸爸也是真的辛苦,一年到头没在家几天,可正因为这样,家里生活过得还算可以,至少没有饿过肚子。

  爸爸走后,妈妈依然在家打理着,爸爸怕妈妈太辛苦,把田地租出去几亩,又经常给妈妈买些护肤品之类,所以妈妈依然显得年轻漂亮,也有更多的时间管教我。

  夏天过完,姐姐升初中要留校,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狗蛋和姐姐同班,却没去念初中,就在家帮着他舅爷干瓜地和鱼塘的营生。

  本楼字节数:40187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