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表妹

发布时间:2017-08-09 05:51 |字数:19388 |点击量:246215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我的表妹曾经在火车上遇过性骚扰。有一天,她如往常般放学回家,上了电车,因为课後辅导的关系比较晚下课,这时离峰时刻电车上人并不多,一上车还有许多空位,她就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拿出手机上网或看看社群网页,低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车子开动後大约过了三、四站吧,她感觉到有人走到她面前,手机萤幕也因为被物体遮蔽而黯淡许多,不过在人来人往的电车上有人靠近不是什麽奇怪的事,而且那个人走到一个程度後就停下来了,拉着拉环站立在那里,并不是会让人觉得有侵入感的距离,因此她也就没有特别留意,继续滑着自己的手机。

  一开始是闻到味道,一种只有那个部位特有的气味传到她鼻子里,她直觉性抬起头,首先看到的是一根阴茎,表妹吓得往旁边弹开。定神一看,原来是一名年约五十岁的大叔把裤裆拉链打开,然後把阴茎从裤子里掏出来,直直地对着她。

  一般女生遇到这种状况应该都会失措大叫,但是表妹不知道是异常冷静还是神经大条,竟然拿出手机把露鸟画面拍下来,那位变态大叔也想不到会遇到这种反应,急忙想把阴茎收回裤子里,但因事发突然,阴茎还没来得及软化,所以硬直得很不好收,只好先用手摀着,狼狈地逃到别的车厢去了。

  这件事并没有因此落幕,表妹回到家後并没有立刻跟父母说遇到变态的事,反而是上网把事发经过用文字PO在某论坛的讨论区上。一开始网友们都给她善意的安慰,希望她不要害怕要好好振作起来之类的,有些网友甚至夸奖她的举动很勇敢。但是在网路上不可能全然都是善意的一面,也有的网友质疑这个事件是表妹自己编出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吸引别人注意、想红,如果真的有发生就把证据拿出来。

  表妹是个好胜心强的人,看到这些带有挑衅意味的留言一时气不过,就直接把那张在电车上拍到的照片贴上去,没有经过任何遮蔽处理的露鸟照就这麽大喇喇地呈现在网页上。这麽做确实是让那些质疑的人稍微噤声了,但是一时冲动的行为反而造成更加不可收拾的後果。

  没过多久,有许多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将网址转贴到其他讨论区,於是表妹的那篇文章点击数便突然爆增。这麽说或许会有点可笑,不过大家真的是争先恐後地来看陌生中年大叔的阴茎。底下的留言也随着纷乱起来:「这是什麽画面啊,真是恶心!」、「这位美眉还真屌。」、「靠!想红想成这样,现在的学生脑袋里都装些什麽?」、「记者快来抄啊,妈我上电视了!」结果还真的上了电视。『变态大叔电车露鸟,正妹惊吓拍照PO网』隔天某家新闻台出现这样的标题,主播带着激动愤慨的语气播报这则新闻,彷佛他也是当天在电车上的乘客之一。随後画面上出现那张关键照片—当然是有经过处理,马赛克打得很重,看上去已经变成一格一格、相当数位化的东西了,不知道这位变态大叔看到自己的老二变成这样会作何感想?当时我看到这则新闻时还不知道始作俑者是自己的表妹,直到後来接到她打来的电话…在所有亲戚当中我跟表妹的感情最好,或许是曾经指导她功课过吧。她在学校的成绩一直都很差,但其实我的成绩也不是顶好,只不过是任份地念,成绩顶多也只到十名左右的中上程度而已。不过这样在阿姨的眼里似乎已经算是资优生了。由於我们两家的距离并不远,阿姨便常请我过去指导她。几次指导下来,我发现她并不是块读书的料,不管怎麽教,她能吸收的总是非常有限,大概教十句仅能理解一句,於是我索性放弃,上课的时候就跟她聊聊天打屁混时间,没想到卸下课业的心防後,彼此还蛮聊得来的,渐渐的我们变成无话不谈,她如果遇到什麽问题都会跟我说。

  「表哥,怎麽办?大事不好了。」话筒那头传来表妹焦急的声音。

  「这次又怎麽啦?又有苍蝇缠着你吗?」我开玩笑地说,之前她常跟我抱怨在学校被男生纠缠的事。

  「不是啦,你最近有看到新闻吗?」

  「新闻很多啊,你说的是哪一则?」

  「就是在电车上曝露,被拍下来的那个,是我拍的啦…」「我听不太懂你在说什麽…」後来她又说了一些什麽色狼、照片、网友什麽的,不过她的表达能力不好,我无法从这些跳跃的片段资讯来了解事情经过,只能从她语气中感觉到事态似乎真的很严重,於是便亲自过去找她,厘清事情的真相。

  到她家以後,我们像以往补习一样进入她房间,听她娓娓道来事件的经过,遇到听不清楚的地方我再提出问题让她停下来慢慢讲,总算是弄懂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後她在网路上找出那则新闻的连结播给我看。

  「不错嘛,至少这辈子有上过一次新闻。」我开玩笑地跟她说。

  「我才不想因为这种事上新闻呢,表哥你别闹了,我这阵子真的好烦。」「别担心啦,新闻这种东西,很快就会被更新的新闻给覆盖过去了,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一下子就会忘记了啦。」「可是我的留言版里还是有很多人在骂我,最近还有变态一直在上面骚扰我,我就是不知道该怎麽办才会找你商量啊。」变态?我叫表妹让我看一下她的留言版,在排山倒海的留言里真的有几篇私讯写得非常下流,说什麽:「我的老二也可以给你拍」、「美眉你会好奇男人的肉棒摸起来是什麽感觉吗?我可以免费提供教材喔」、「让你见识一下真正宏伟的大鵰(附件:我的大鵰。jpg)」,也有很多是在询问表妹包养的价码是多少。

  我心想为什麽事态会演变成这样,便把留言拉回前面去看,原来是有些被新闻吸引来的网友人肉搜索,把表妹的照片搜出来。我记得表妹小时候长得不怎麽样,但是女大十八变,随着时光流逝表妹越来越漂亮,而她现在的长相在学校里如果不是校花也至少是那个圈子里的高等正妹,也难怪会遇到变态网友的骚扰。不过网友们不知道该说是神通广大还是吃饱太闲─或者两者都有,居然有办法从一个论坛里的昵称去找到本人的照片…随着画面上拉,我突然看到某位网友挖出的一张照片,照片里表妹半露酥胸,而女神级的脸蛋却摆出媚惑的表情,一时间不由得脸红心跳起来。

  「齁~那…那是我跟那群三八朋友们在玩的搞笑自拍啦,她们那次说要装成很淫荡的样子,每个人都有拍,我明明就把照片锁在相簿里,不知道为什麽会被流出来。」表妹急忙解释。

  「可能有骇客破解你的相簿,不然就是从你其他朋友那里流传出来的吧,谁叫你都喜欢交一些损友。」为了化解尴尬,我後面故意亏她一下。

  「她们不是什麽损友啦,只是有时候玩得比较疯而已。表哥怎麽办啦,这样大家会不会以为我是很乱的女生?」「乱…是蛮乱的啊,不然怎麽会拍变态大叔的露鸟照放在网路上。」我打趣地说。

  「齁~表哥你很坏耶,我又不是故意要拍的,人家只是想给变态一点颜色瞧瞧而已。会放到网路上也是因为有人怀疑我说谎,我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才会PO上去的。」表妹理直气状地说。

  「好啦,我知道了。你的个性就是这样,人家稍微一激你就受不了。」「好嘛,我以後会慢慢改,表哥你先帮我想办法解决现在的情况嘛,我被那些网友烦到快受不了了。」我觉得最好的方法是跟网友诚心地道歉,表妹却反问我说她又没有做错什麽事为什麽要道歉?我跟她说有时候道歉只是一种沟通的必要手段,并不一定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表妹不太能理解我的意思,直说她觉得自己没错写不出那种话。没办法只好由我来代笔,道歉是可以解决大方向的问题,但是对於那些觊觎表妹美貌的骚扰者来说可能不太有用,於是我想要弄出表妹已经有男友的假象,好杜绝那些骚扰者不切实际的幻想。

  「欸~表妹,你有没有一些跟其他男生的合照?」「…为什麽要跟男生的合照?」「假装你已经有男朋友,才不会继续受到那些不怀好意的变态网友骚扰啊。」「唉呦~临时要我生一个男友出来怎麽可能啊,我在学校时都没什麽男生敢跟我说话(我看是你太漂亮让人家有距离感吧),所以几乎没有男生朋友…不然这样吧,表哥你就充当一下我的男朋友好了。」「蛤,我吗?!」我很惊讶表妹突然主意打在我身上。

  「对啊,你不就是一个现成的男生吗?不如就好人当到底,当一下我的男友罗。」「这…这样不太好吧。」「拜托啦,表哥。这个主意是你自己提出来的(我真是挖坑给自己跳…),只是拍个照有什麽关系嘛,难道你忍心看着表妹继续苦恼吗?」她在说最後一句的时候故意摆出一副天真无辜的表情,我居然有那麽一瞬间被电到了,不知道她是什麽时候学会这一招的,於是在当下我心软答应了她的要求。

  刚开始拍照时因为紧张的关系,我拿着相机的手一直发抖,身体也不敢跟表妹靠得太近,倒是表妹自己蛮投入这种角色扮演的游戏…「哪有情侣拍照会离那麽远的,表哥你都已经快要出镜了。唉呦~这个角度拍起来不好看啦,表哥你的技术很差耶,相机给我我来拍好了。」表妹一把抢过我的相机,身体整个靠上来,她的头正好抵在我下巴处,青春少女身上特有的香味整个扑鼻而来,薰得我有点晕茫;接下来她又挽着我的手,表妹的肌肤非常白晰滑嫩,光只是贴着就能感受到美好的触感和温热的体温。一位面容姣好的美少女对你做出这些举动,我想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会像我一样心跳加速,身体产生的热量让我不由得满头大汗。

  「表哥,你怎麽流了那麽多汗,还好吗?」

  「没…我没事。拍这麽多应该已经够了吧。把相机给我吧,我来挑照片。」我急忙转移话题掩饰自己的窘态。

  「那麽快,人家才拍了几张而已耶…」

  「你不要忘了这些照片原来的目的是什麽,你以为是在拍个人写真集啊?」我把相机拿过来,取出里面的记忆卡接上电脑,检视我们刚刚的合照。老实说表妹真的很上相,她的美貌没什麽死角,不管从什麽角度拍都很好看。反观我…算了我的脸不是重点,反正到时候也是要…「表哥你怎麽把自己的脸打上马赛克啊?」「当然要打啊,我才不想被你的粉丝们肉搜呢。」把照片弄好之後,接下来是文字的部份。跟处理照片比起来,我觉得构思文字要难上许多…因为我必须模仿表妹的语气,如果用我自己的方式写一定会被某些网友抓包—他们在这方面可是有很强的敏锐度,所以马虎不得。但这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地方是如何让大家感受到这个道歉是发自内心的,写得太简单会被认为是敷衍了事,写得太复杂又会有在辩解的感觉,我为了写出适当的句子不断地在草稿上反覆修改,最後才挤出一个还算可以的版本。

  我依照完稿把字一个一个打上去,同时心里担心着网友会不会接受我这样的说法。这时表妹走到我身旁弯下腰看我帮她打的东西,她把头伸到我肩膀上方约略五公分位置,在这麽近的距离下我又闻到刚刚合照时那股表妹身上特有的香气,而且这次她的头几乎跟我平行,所以她的头发会若有似无地搔到我的脖子,我被搔得痒痒的,於是不时晃脑耸肩,但表妹不知道是神经太大条还是平常跟我太亲近,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只好忍着痒把东西打完。

  「好了,搞定。」我按完最後一个键—发送键时,手还忍不住高高地扬起,就像钢琴演奏家按下最後一个琴键时的耍帅动作。这时在我身後弯着腰的表妹也起身,骚痒感从脖子上消失,而迷人香气也只剩下一丝淡淡的余味。

  「打成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我回过头对着表妹说。

  在我回头的刹那,我有点被表妹的表情给吓到了,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过她这麽认真的眼神。

  「表哥…真的很谢谢你。」表妹一本正经地说。

  「这没有什麽啦,不过是打几个字而已,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表哥你真的帮了我大忙,我知道自己没办法用像你那样冷静的态度去面对网友。多亏有你,这件事情才能…」表妹的话没说完,在一个奇怪的地方停了下来,我等待着,她却迟迟没有开口。我原本以为她词穷,後来发现她好像有很多话噎在心里,不知道该怎麽开口,於是整个人呈现一种奇怪的放空状态。

  「表妹你受到什麽其他的委屈都可以跟表哥说啊,我会帮你主持公道的。」我打破沉默。表妹一听到这句话两行眼泪便簌簌地流了下来,接着整个人依偎在我身上。我任凭她用泪水将我胸口沾湿,心里有一股暖流流过,虽然她平常也会跟我聊心事,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把自己脆弱的一面表现出来过,我用手抚着她的背,希望能多少给她一点安慰。

  发泄完後,表妹情绪总算是稍微平静下来,但零落的抽泣声听起来更惹人心疼。

  「表妹怎麽了,是不是还有其他人欺负你?」我不舍地说。

  「没…没有…」

  「那你怎麽会这麽难过呢?」

  「因为…我…我…不知道该怎麽说。」

  「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说啊。」

  表妹犹豫了一下,然後接着说:

  「我…我好像没有办法…喜欢男生了…」

  「为什麽?」我惊讶地问。

  表妹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後开始娓娓述说她自从在电车上遭遇到变态之後,就开始对周遭任何男生产生反感,可能是突然在近距离下看到那话儿的缘故,现在只要看到男生脑中就会自动联想到当时的画面,让她感到惧怕和恶心。

  「那可真是不妙啊…」

  「嗯…」

  「等等,我也是男生啊,那你看到我不是也会觉得害怕吗?」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我本来也以为会这样,但表哥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我也只能找你了。不过今天见到你的时候,并没有产生排斥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麽,不过表哥你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例外。」听到表妹这麽说,我感到一股莫名的优越感。不过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因为表妹这种心理障碍的问题非常棘手,必须要求助心理医生才能解决。

  「不…不要,这种事情我不敢对医生开口。」在听完我的提议後,表妹拒绝了。

  「那也不能继续这样下去啊,不然你以後怎麽交男朋友,怎麽结婚呢?」「我也不知道…」尽管表妹很失落,但一时间我们都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所以陷入一段长时间的沉默。

  「表哥…表哥…」表妹突然以一种细如蚊子般的声音叫我,起初我没有听到,直到她叫了四、五次我才注意到。

  「表妹,怎麽了?你说话声音怎麽那麽小?」

  「我想到了一个方法,可是…」

  「哦?你想到了什麽方法,说来听听啊。」

  「我…表哥你要答应我…不管是什麽方法,你都愿意尽全力帮我…」表妹吞吞吐吐地说,但是她眼神有别於以往的认真,房间里的氛围顿时凝重了不少。

  「只要是我能力所及的事,我一定会尽全力帮你的。」我也相当认真地回答她。

  表妹似乎还没有做好开口的准备,整个手握得紧紧的,身体也很僵硬,直到她做了几次深呼吸後,才缓缓开口:

  「我想要再看一次男人的阴茎。」

  「你说什麽?!」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想要再看一次男人的阴茎,好好地面对它,只有这样我才能克服心中的恐惧。」对事物的馍糊印象,或许比全盘了解更为可怕—我是有听过这种心理学说法,但是听到表妹亲口说出这种爆炸性提议,我还是被吓得不知所措。

  「你…你确定要用这种方法吗?」

  「其实这阵子以来我一直都在为自己的情况烦恼,不过想来想去好像就只有这个方法了…」「你的想法也太前卫了吧…再说,要去怎麽找到愿意配合的人?」此时表妹两眼直直地盯着我看,这下我意会到大事不妙了。

  「不会吧…」

  「表哥你刚才不是说只要是你能力所及的事,你都会帮我的吗?」「但是这种事也未免太奇怪了吧…」「表哥拜托嘛,你是我唯一不会排斥的男生,除了你我已经想不到还有谁可以帮我了。」「这…」「如果你不帮我的话,那我可能这辈子都得活在害怕男生的阴影下,永远得不到幸福了…」表妹又开始用哀兵策略,我这种耳根子软的人最怕这招了…何况她说的也没错,这种症状一直持续下去的话确实会对她的人生造成不良影响,於是在她楚楚可怜的哀求下,我居然半推半就地接受了这个提议。

  在一阵漫长的扭捏和心理建设後,我开始慢慢把裤子往下脱到膝盖的位置,现在表妹可以看到内裤里鼓起了一大包,虽然说我没什麽非份之想,不过毕竟是在正妹面前裸露下体,这个情境刺激了我的生理反射,使我硬了起来。但表妹并没有因此吓到,反而表现出一副镇定的样子,她这副模样有助於减低我心中的尴尬和不安感。接着我开始动手脱内裤,虽然说不安感有稍稍降低,可是我还是非常非常紧张,加上内心还有一些抗拒心理,因此脱的过程非常缓慢,内裤布料在龟头上慢慢摩擦,有一种又痛又爽的感觉。终於,在通过了某个松紧带界线後,我的阴茎整个弹了出来。

  我不太敢面对自己的处境,於是把眼睛紧闭着,希望这一切赶快结束,不过在那种极度紧绷的状态下,对於时间是没什麽判断能力的,或者说根本意识不到时间,但是对空间的感知力却是异常敏锐,就像如果走进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洞里,你碰到东西前身体会先微妙地预知到一样;我现在即使是闭着眼睛也知道表妹的一举一动:她由原本坐在床上的姿势改为跪在地上,刚开始保持着一段距离远望,凝视了一会儿後,缓缓地向我的阴茎接近。

  现在表妹来到很接近我下体的地方,距离有多近呢?近到我可以感觉到表妹呼吸时的气息,不时喷放到我那肿大敏感的龟头上。由於受到这样的刺激,阴茎不受控制地弹抖,我越想让它停下来,它就抖动得更厉害。我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自己的阴茎汇集,在异常压力下整个脑袋乱得好像同时在思考很多事却又空荡荡的。突然,我脑部贫血,双脚一软,整个人像当机似的跌到表妹的床上。

  我全身无力瘫软在床上,而表妹的床就像森林里的沼泽般,慢慢把我的意识吸陷下去。而接下来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撼的事:表妹竟然在我身旁侧躺下来,接着开始用手套弄我的阴茎,一时间强烈的感官刺激让我放弃任何可能的理智思考,就这麽堕落地任凭她继续套弄。表妹的手一开始很冰,温度的反差带来第一层刺激,再加上表妹的轻柔套弄,於是快慰感不断地累积,阴茎变得比刚刚还要坚挺,像一棵伫立在沼泽里的大树。

  终於,我最後的道德防线溃堤了,取代而之的是无法制止的情慾。我转过身用手去抚摸表妹的脸庞,表妹抬头看我,眼睛黑得闪闪发亮。我们互望了几秒,无言的交流像是在确认某种讯息,而後,我轻轻凑上去,两个人的嘴唇靠在一起。

  表妹的嘴里吐露出一股青春芬芳,我贪婪吸允着。而我的手不安分地解开她衬衫扣子,一个洁白窈窕的身躯便展现在我眼前。我顺着敞开的衣襟,手指像是在溜冰般,在表妹曼妙的身体曲线上滑溜,表妹眯着眼,似乎很享受这样的触觉体验。

  我滑到後背,轻轻地将胸罩解开,有了足够的空隙後,手指便如藤蔓般从乳房下缘攀伸进去,而很快便接触到突起的山头。「唔…」表妹发出细蚊般的呼声;我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乳头,接着开始慢慢揉捻。「啊…啊…好舒服…」表妹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忍不住叫了出来。

  表妹的欢愉带给我某种程度上的鼓舞,於是我用嘴巴代替手指,含住她的乳头大力吸允。「啊啊…哥…好棒…舌头…怎麽…那麽舒服…」,受到进一步刺激,表妹开始语无伦次起来。而我将空出来的手往下游移,准备探索那未经人事的禁地。

  我的手在表妹雪白平滑的腹部滑着,以若有似无的蜿蜒路线往下方慢慢探去,通过布料交界处,手指便直趋那凹陷之地,准备往神秘洞穴里探寻。一开始手指隔着内裤轻轻地搔着,表妹因为新的感官刺激稍稍扭动,内裤上开始出现一小片水渍,而随着搔弄时间增长,水渍扩散的范围也越来越大。到了一定程度後,我用拇指和食指将挡在洞穴前的细长布料拉开,中指像条灵巧的蛇般慢慢朝紧密的肉缝里钻入。

  「啊啊…这是什麽…好奇怪的…感觉…」每当我深入一寸,表妹的眉头也会随之紧蹙,看到俏丽脸庞上出现这种表情,实在是相当惹人怜爱。於是我以和缓、渐进的方式往内推进,让表妹慢慢体验阴道内的异物感。

  「啊…表哥…下面…怪怪的…怎麽…越来越…舒服」表妹渐渐习惯这种感觉後,开始感受到独特的快感了,於是我开始轻轻刺激她的阴核,一碰到阴核,表妹的身体就像触电般激烈地蜷缩着。

  「表哥…好棒…下面…好舒服…好痒…我…我要…想要…有东西…塞满…我的下面…更长…更粗…的东西…啊啊…」听到一位美少女躺在身边发出这样的淫声呓语,天底下有哪个正常男人能够承受得了?於是我便脱下表妹的内裤,扶起阴茎向她的阴道里刺去。由於刚刚在用手指挑逗时阴道口已经分泌出很多淫水,有充分的润滑作用,所以龟头很快就滑进去了,我开始慢慢地深入,但没有打算插到底,因为我知道现在只是要帮表妹克服恐惧,表妹的贞操还是要留给她自己所选择的男人。

  听说女性生殖器的敏感带集中在阴道口附近,而男性敏感带则是在龟头,所以即使只是这样浅浅的抽插,也能得到莫大的快感。随着每一次抽插,表妹都会轻轻颤抖,这是身体感受到性愉悦而发出的信号;而我也沉浸在龟头摩擦阴道内壁的快感中,每当我突进时阴道就会反射性地收缩,夹得我好爽!难道表妹不但外貌身材数一数二,连下面也是难得一见的名器吗?

  「啊…啊…表哥…好…好厉害…好舒服…阴茎…好棒…再多…多插一点…」表妹受到情慾浪潮冲击,发出不由自主的呻吟。这些血脉贲张的浪语让我性慾更加高涨,於是我便加快了抽插动作,「啊啊…怎麽…变得那麽…那麽快…下面…好奇怪…想要尿尿…好舒服…不…不行…快要受…受不了了…」受到快速抽插的刺激,表妹的身体开始激烈颤抖,阴道也缩得好紧好紧,最後,终於把一股阴精喷到龟头上,而龟头受到紧缩和暖流刺激,也到达高潮的临界点,我赶紧将阴茎抽出,起身准备到厕所宣泄,但这时表妹突然坐起来,接着伸手抓住我的阴茎,脸凑过来专注地看着它,手则继续不停地套弄,最後濒临临界点的阳关一松,浓稠白热的精液便如火山爆发般喷泄出去。

  由於表妹脸离得很近,所以精液不偏不倚地射到她脸上。看到女神级美少女被颜射的震撼视觉冲击,我的精液便不断地喷出,一波接着一波,像是阴茎主动想把我搾乾似的,我从来没想过原来自己一次可以射出这麽大量的精液。当最後一道射完,我的身体被「掏个精光」後,表妹的脸上、发丝上已经沾满了我的精液。由於量太多,有些精液便沿着脸庞,流经脖子、锁骨、胸膛,最後流到乳房,在乳尖重新汇集後,滴落在大腿上。表妹闭着眼睛静止不动,任由浊白的精液在她雪白酮体上流淌。这景象没有引起我淫秽的念头,反而觉得好美。之前新闻曾经有表演团体和卫道人士为了艺术和色情的界定而吵得沸沸扬扬,现在我好像可以理解「精致的色情可以昇华为艺术」这种说法,此刻的表妹宛如一座维纳斯女神雕像,散发出令人震慑的美,我陶醉其中痴痴望着不能自己。

  「我去浴室冲洗一下。」不久,表妹睁开眼睛,静静地走进浴室冲洗,浴室里传出的声音慢慢把我拉回现实,随着淅沥沥的水声,原本澎湃的内心也越来越平静,在表妹还没出来之前,我穿起散落在床上的衣物,打开房门静静走出去。

  表妹在网路上引起的风波渐渐平息了,不知道是假扮男友的策略真的奏效、还是因为正好大家的热衷期已过,新事件出现吸引注意,旧的便被默默淡忘,这是恒古不变的循环。而之後再见到表妹时,前几次有种极不自在的尴尬,经过几次相处和不经意的打闹後,才恢复到原本熟悉的相处模式。这期间我们绝口不提那天的事,就像从没发生过。

  直到某天我收到一封表妹传来的讯息,内容写着:「表哥,我交了一位男朋友,恋爱的感觉让我很幸福,谢谢你的帮忙。」之後,这件事便未曾再被提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