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期的莲儿

发布时间:2017-08-10 00:51 |字数:12062 |点击量:219225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她长得一般,鹅蛋脸,小鼻,脸白细面双下巴。

  但身子肥白水嫩,两只吊瓜奶每个足有五六斤的样子,奶头像两颗紫李子。

  她已经36岁,大孩子7岁,小孩子不到两岁,就是说她正在哺乳期。

  就爲她这对奶水充足的吊瓜奶,我下乡到这个村,村长派她给我做饭,当天晚上我就用一百块钱把她扯进被窝,吃了她的奶,当然也肏了她的屄,她的屄是肥嫩的馒头屄,阴蒂像颗小红枣,大阴唇套着小阴唇,两层,鸡巴插进去,感觉湿滑软嫩,特别舒服。

  一个多小时吧,往她的屄里直接射了两管儿。

  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莲儿。

  莲儿每天天不亮从家里来我的住处爲我做饭,淘好米下了锅之後,莲儿就进我睡觉的房间,坐在我的床头,撩起衣襟,抓着一只肥奶放到我的嘴巴上,我只要张开嘴含住奶头,不用吸,沉甸甸的吊瓜奶压在嘴巴上,奶水自动就喷进我的口腔。

  我吞咽着奶水,就觉得甜丝丝带点腥味的奶水顺着肠胃直奔精囊,仿佛奶水直接转化成了精液,我的鸡巴随之坚挺,一把把她拉到床上来,扒去衣服,把鸡巴在她的肥屄里安顿好後,我就趴在她肥软的肚皮上,搂过两只肥奶,下边一面狠肏她的肥屄,上边一面交替着狠吸她的肥乳。

  有时射完一管儿鸡巴仍在她的屄里硬着,喘息着吃一阵她的奶水,鸡巴又酥麻起来,我便一面吃奶一面重新开肏,天亮时再射一管儿。

  有一天早上,我正趴在莲儿的肚皮上肏屄吃奶,门一响,她的男人瘦猴儿进来了,咳嗽一声,坐在一边,掏出烟口袋,卷了一枝旱烟卷儿,打火吸了起来。

  我趴在莲儿的身上不能动了,紧张得不行,不知道瘦猴儿会把我怎麽样。

  莲儿却没事儿似地,吆喝她男人瘦猴儿:「你进来干啥?快出去!」瘦猴儿不动。

  莲儿推推我说:「给他二十块钱,让他打酒喝去。」我听说过瘦猴儿是个酒鬼,只要有酒喝不管天塌地陷。

  我仍然趴在莲儿的肚皮上,回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十元的票子扔给了瘦猴儿。

  瘦猴儿捡起钱,一声不吭地出去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突然兴奋起来,一口叼住莲儿的一只肥奶狠吸奶水,下边重新硬起来的鸡巴“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刻不停地狠肏起来。

  ……一天晚上,村长请我喝酒,喝完酒天很晚了,借着酒劲儿我去了莲儿的家。

  她和瘦猴儿已经关灯睡下了。

  我敲门。

  莲儿给我开的门,她披着外衣,里边只穿着件小背心,两只吊瓜肥奶胀鼓鼓的像要把背心撑破,下身只穿了件巴掌大的小裤衩,两条肥白大腿肉嘟嘟的。

  我一把抱住她,撩起背心咬住一只奶子先吸了一阵奶,然後搂着她进了卧室。

  瘦猴儿躺在土炕上,背着脸,不知是真睡还是装睡。

  我掏出一张百元的票子放到瘦猴脸前,对他说:「哥们儿,去买瓶酒来,弄点下酒菜,咱哥俩喝几杯。」瘦猴儿见钱眼开,立刻起身下地,穿上衣服就出去了。

  我也立刻把莲儿的裤头儿背心扒下来,再脱光自己,搂着她上了炕,趴到她的肚皮上,鸡巴插进她的肥屄,一面吃奶一面大肏特肏起来,大约一百多下便射了。

  射完精我继续吃奶,吃到鸡巴重新硬起,接着战斗。

  第二管儿精还没射呢,瘦猴儿回来了,他也不管我们,自顾收酒菜。

  等他收拾好了,我这边精门大开,射精的快感使我不顾羞耻地大叫出声:「哎呀呀呀,我的小妈呀,射了……“射完第二管精,我和莲儿穿好衣服,下地和瘦猴儿一块喝酒。

  这天夜里喝完酒我没走,就睡在了莲儿的被窝里。

  瘦猴儿当然喝醉了,醉得不醒人事。

  我叼着莲的奶子吃一会奶,肏一会屄,折腾到下半夜又射了一管儿,这才昏昏沉沉睡去,嘴巴仍然叼着莲儿的奶头。

  我在莲儿的村子工作了半年多,离别时我很伤感,莲儿却像没事似的,离别的前一天晚上,她来到我的住处,进屋便脱衣服上床,闭了灯,把奶子塞进我的嘴巴,笑笑说:「最後再伺候你一宿吧。」这一夜我和莲儿基本没睡觉,射完第一管精,我突然想到还没有和她口交过,我让她用水洗了下身,我也洗了,我分开她的两条肥白大腿,第一次把嘴巴按在她的屄门上,用嘴唇嘬住小红枣似的阴蒂,一面用舌头往她的屄深处探索。

  莲儿浑身哆嗦起来,突然憋住气,浑身收紧,猛地嚎叫一声:「我的妈呀……”从她的屄深处哧地喷出一大股淫液,接着又是一股,又是一股。

  激情之下,喷进我嘴里的淫液我都吞咽了下去。

  莲儿在我的舔舐下继续折腾了一陈,终于像泄了气似的浑身松软下来,一把捂住脸放声哭起来。

  我抚慰着她,问她怎麽了?她一把搂住我的脖颈,哭着说:「哥,我的亲哥,妹子从没这样好受过!哥呀,妹子离不开你了,你别走行不?我的亲哥呀!……“二、莲儿的确一般人,甚至有点不好看,但她的奶子简直是极品。

  我想这样的奶子,不会没有男人不感性趣吧?我猜想对了——的确不只是我,还有几个男人吃过莲儿的奶水,当然也把男人的那种体液弄进了她的体内。

  这不仅因爲莲儿的男人瘦猴是性无能,也因爲莲儿其实很风骚,所以虽然有点丑,眉目间却风情万种,上了床更是淫荡过人,连她那肥大白嫩的酒糟鼻也给人一种性感淫荡的想象,据相书上说,长这种鼻子的女人奶子都大,而且乳腺发达,奶水充足。

  上回书说到,我离开那个村子前,和莲儿睡了一夜,并且第一次爲她口交。

  她也第一次爲我做了口交。

  她从没有爲别的男人做过,别的男人也没有爲她做过,所以我爲她口交,使她感受到了性的最高层次的愉悦。

  爲这种蚀骨的愉悦,她痛快地大哭了一场。

  我抚慰着她,和她接吻。

  她突然推开我的脸,用手指在自己嘴唇上拈下一根毛来——那是她的屄毛,是我在爲她口交时蹭落在我的嘴唇上,接吻时又沾到了她的嘴唇上。

  看着自己的屄毛,莲儿破涕爲笑,说:「我屄里喷出的尿,你是不是喝了?

  我说:「那不是尿,是你体内最宝贵的精华!」我跟她讲了古人的一个壮阳秘方:即女人舌底的津液、奶子里的乳汁、阴道里的淫液,是谓”三峰大药」。

  她转转眼珠说:「我也要喝你的!」

  我说:「喝我什麽?」

  她说:「精华,你的精华!」

  我正求之不得,于是让她爲我口交。

  莲儿明显没干过这种事,十分笨拙,下口太重,弄疼了我。

  我便指导她如何如何,怎样怎样。

  莲儿很聪明,很快就得到了要领,弄得我渐渐舒服起来,不时把她拉上来,抓住她的两只肥奶吃一阵奶水,然後让她继续爲我口交。

  这样弄了一个时辰,我来潮了,我想推开她,我说:「莲儿,莲儿,哥不行了,快点让哥肏你的屄!」莲儿却不肯松口,一面唔唔嗯嗯地说:「不,不,我要吃,我要你射进我嘴里!」一面继续用柔软滑嫩的嘴唇吸吮着我的鸡巴。

  我终于挺不住了,下体一紧又一松,精门大开,精液咝咝有声地一股接一股射进了莲儿的口腔,她兴奋地唔唔嗯嗯地叫着,咕嘟有声地把我射进她嘴里的精液全都吞咽了下去。

  完事之後,她吧嗒吧嗒嘴,品味着精液的味道。

  我问她怎麽样?她说:「像粉汤子,滑溜溜的,有点腥。

  但它是你的精华,我爱吃!」

  我肏过女人不少了,多数都爲我口交过,但没有一个肯于吃掉我的精液。

  这种特别的感受,使我对莲儿産生了真切的爱意。

  我紧紧地搂住她,与她长时间接吻,从她嘴里我尝到了自己精液的滋味。

  两次射精使我感到了疲倦,我把脑袋偎进莲儿的怀里,叼住一只肥奶慢慢地吸吮着,体会着她的母性气息,感觉自己就像是吃奶的婴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下半夜,我被弄醒了,莲儿正伏在我的大腿间,含着我的鸡巴在吸吮。

  我奋然雄起,爬起来趴到她的肚皮上,把硬梆梆的鸡巴塞进她的肥屄,搂过两只肥奶,一面吃奶一面在她屄里抽插着鸡巴。

  干了大约一个时辰,我说不行了,要射!莲儿急忙把我推下去,起身趴到我的大腿间,一口含住我的鸡巴,一下一下地吸吮起来。

  结果我的精液再次射进她的口腔,她也一滴不丢地全部吞咽了下去。

  天亮前,我和莲儿做了最後一次爱,这次我吃光了她两只肥乳里的奶水,并把精液射进了她的体内。

  临走前我在村部向村长交待了有关工作事项。

  莲儿来了,拿来一瓶用黑色塑料袋包着的矿泉水,让我路上喝,我接过矿泉水,她看也没看我一眼,扭头走了。

  送我回城的车出了村,路过村外一片杨树林,我突然发现树林深处站着一个人,是莲儿,她用两手捂着嘴,靠在一棵树干上,痴痴地看着大路上我坐着的车。

  我断定,她是在哭。

  车行远了,不见了莲儿的身影,我打开了她送我的黑色塑料袋,心一下抽紧了:里面的确是一只矿泉水瓶,但是瓶子里装着大半下淡白色的液体——是莲儿的奶水!回到城里後,我没舍得喝莲儿挤在矿泉水瓶里的奶水,我把奶水倒进一只广口瓶子里,放进一棵人参,用酒泡了起来。

  第二天,我给莲儿汇去五千块钱。

  她收到钱後给我打了电话,埋怨我不该给她汇钱,她说她不要我的钱,就想要我的人!我说你想要我,就用汇给你的钱经常到城里来。

  从那以後,莲儿果然经常到城里来,她一来我就立刻带着她去宾馆开房。

  在城里,我有妻子和不只一个情人,还有时而去某些场所会到的妓女。

  她们美丽妖娆,但是谁也不能给我莲儿那样的感受。

  莲儿每次来,短则一夜,多则几天,我没日没夜地和她在床上折腾,她的总是那样饱胀的奶水使我精力充沛,总是觉得精射尽了,只要吃上一肚子莲儿的奶水,立刻又生龙活虎了。

  莲儿就这样往城里跑了三年,她的奶水也爲我保持了三年。

  我问她:「你不来,我就不能吃你的奶水,没人吃,奶水怎麽还没吊上去?

  」

  莲儿说:「我让孩子吃,孩子不吃我自己吃。」我说:「你自己怎麽吃?」莲儿当场用两手掐住自己的一只吊瓜肥奶,往上一送,头一低,嘴巴便叼住了奶头,吱吱有声地吸了一阵,张开嘴,让我看她含在口中的奶水。

  我伸过头看,她突然扳住我的脑袋,把嘴巴按在我的嘴巴上,我躲闪不及,她嘴里的奶水便度进了我的嘴里。

  我照单全收地吞咽下去。

  三年後,莲儿的奶水渐渐少了,终于没有了。

  後来她就不往城里来了。

  这时已经开始有了手机,我给她买了一部手机,在手机里我问她爲什麽不来了?她说她怀孕了。

  我吃一惊,问怀的是不是我的孩子?她说,等生下来你看吧。

  莲儿没有生下那孩子,因爲她已经生过二胎,再生就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

  那的确是我的孩子,她本想悄悄生下来,但是被发现了,孩子已经怀了七个月,硬性被拉到医院做了大月份引産。

  孩子打掉了,莲儿因爲乳腺发达,奶水却胀了出来。

  我去看望她,自然又吃到了她的奶水。

  莲的大女儿香芝已经11岁了。

  那天夜里,我和瘦猴喝完酒就睡在了莲儿家,半夜时分被一种声音惊醒。

  我听到睡在炕梢的莲儿的大女儿香芝正发出唔唔嗯嗯的呻吟声,伴随着瘦猴吭吭哧哧的喘息声。

  我悄悄擡起脑袋看过去,天哪!瘦猴正趴在女儿香芝的身上用力偎动着下体!我急忙推推睡得正香的莲儿,在她耳边小声告诉她正在发生的事情。

  莲儿摇摇头,眼睛都没睁,脑袋往枕头上一歪,继续酣睡。

  三、(大结局)第二天,莲儿才告诉我,香芝不是瘦猴的种儿,所以瘦猴才毫无顾忌地侵犯香芝。

  莲儿所以不闻不问,因爲她知道瘦猴什麽也做不成,他那根面条似的鸡巴硬不起来,只不过是在香芝身上偎动几下而已。

  那麽香芝是谁的种儿?莲儿自己也说不清楚。

  原来,莲儿十几岁时便被她一个堂哥给玷污了。

  堂哥起初没敢进入她的身体,只是搂着她,摸她的奶子,用腿夹紧她用力偎动,也就是传说中的猥亵,最终把精液射进自己的裤裆里。

  後来堂哥开始扒光她的衣服,堂哥自己也脱光了,赤身裸体地趴在她身上偎动,用嘴吸她的奶子,最後把精液射在她的肚皮上。

  莲儿十五岁时,堂哥戴着避孕套给她破了处。

  莲儿结婚前五天,堂哥解除了避孕套的武装,先後在厕所、玉米地、壕沟等处往她体内射了十多管儿精液,可问题是,就在这五天里,莲儿的姐夫突然向她发动攻势,也向她体内直接射了两管儿。

  就这样,莲儿结婚後怀的第一个孩子就无法搞清是谁的种儿了。

  如果是男孩儿可能会很容易看出长得像谁,但香芝是女孩儿,更多是像她母亲莲儿,找不出半点父亲的模样。

  由于对莲儿的疼爱,我同样也疼爱起她的女儿香芝。

  我不能再让瘦猴继续侵犯她。

  不久我便把香芝接到城里,爲她安排了就读的学校。

  我又让莲儿也进城来,爲她们母女租了一处房子。

  不用说,莲儿继续担当我的奶妈。

  现在,香芝已经在财经专科学校毕业并参加了工作。

  奶友们一定猜想我会不会占有香芝?不,我没想过,真的没想过。

  不仅仅是我还有良心和人味儿,而且说实话,香芝长得实在勾不起我的那种欲望。

  不知怎麽回事,香芝相貌平平,胸也平平,不像她的母亲莲儿,一对奶子天大地大,就算没有了奶水,我依然一看见它们就下体雄起。

  不过我不敢说香芝有一天结了婚生了孩子,胸部会不会发达起来?那时我会不会对她有所需求?往前走着看吧。

  本楼字节数:10622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