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刀疤强系列之虎穴偷香

发布时间:2017-09-13 20:51 |字数:24858 |点击量:269997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刀疤强——本系列男主人公,原名李强,1982年生人,15岁那年和别人打架,被刀砍在左脸上,留下了条深深的伤疤,因此得名“刀疤强”。上学时候学习不好,不学无术,留过级,文化程度高 中肄业,2000年—2003年在河北保定当兵三年,退伍后在北京一家夜总会给老板当司机,2006年2月份,经过朋友介绍,在北京着名的SMR跨国服装设计公司做保安。

  由于其表现出色,同年年底被提升为保安队长。 2008年8月8日在SMR公司酿成血案后,逃到深圳。

  小赖皮——原名赖建国,重庆人,1987年生人,初 中毕业后来深圳打工,经人介绍,加入龙头帮。

  光头亮——原名周学亮,广西柳州人,1978年生人,几年前在他家乡做“六合彩”黑庄,因为吞了一大笔钱,被人追杀,逃到深圳,认识石头后,加入龙头帮,石头的死党。

  (一)

  刀疤强住的地方是深圳蛇口的一个城中村,这是深圳一个特有的建筑群特点,楼群密集,空间狭小,大部分是当地原住民在自己的地方兴建,专门出租给一些外来的农民工人或低收入人群,一个小小的城中村住的人数达十几万之众。

  早上城中村里边人声嘈杂,一楼多半是门市房,早早地就打开拉门,叫买叫卖声混杂一片,一些早起的外来工人聚集在店子门口吃着早餐,一边聊天一边看着时间,偶尔几个穿得暴露的少女走过,他们会用贪婪的目光送着少女走向远方,在荷尔蒙的刺激下分泌大量唾液,就着油条豆浆一起咽下,城中村的早晨完全没有任何诗句中描写的惬意与美感。

  早上8:00左右

  由于天气很热,刀疤强身上只穿了条大裤衩,躺在一个破旧的凉蓆上边,鼾声如雷,完全没有被外边嘈杂声所打扰。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砸门声音,“咚咚”“咚咚”!伴着沙哑的声音“强哥,还在睡觉呀,都几点了,太阳照屁股喽”

  另外一个声音也说着,“强子,出来看看,我给你带来一个妞,让你解解馋”话音刚落,外边响起嬉笑的打闹声音。

  刀疤强一个激灵,揉揉眼睛,仔细听了下,分辨出是小赖皮和光头亮的声音,他马上像想起什么似的,从床上爬起来,顾不得穿鞋,赤着脚跑到门口,把门打开。一看,正是小赖皮和光头亮。

  “你们啊,哎呀,我昨晚喝酒喝多了,多亏你们来叫我,要不我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刀疤强满脸倦意地说。

  小赖皮看了下刀疤强笑着说:“强哥,说实话,你住的地方真的不怎么样,石头怎么给你租个这么烂的地方,搞个锤子呀”。

  光头亮瞪了一眼小赖皮,小赖皮知道话多了,吐了下舌头,不再说话,光头亮笑着过来,坐到床上,压低声音说:“别听小孩子乱说,石头这样做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这里住不需要暂住证和身份证,而且人口密集,不容易被警方发现,等风声过了,我们一起住,你别想太多。 ”

  刀疤强满不在乎地回答道:“我知道的,这里可以,有个地方住就好啦,”

  “来,你把早餐吃了,还热着呢,吃完我们去海德集团去收账。”光头亮把豆浆和油条递了过去。

  小赖皮也凑了过来坐到床边,搂着刀疤强,有说有笑的。

  吃罢了早餐,刀疤强精神来了,穿上衣裤,锁上房门,和光头亮、小赖皮走出城中村,街上异常热闹,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光头亮让他们二人在路边等着,自己去取车,不多时,光头亮开着台桑塔纳2000来到路边,三人上了车,有说有笑,刀疤强坐在副驾驶位置,来到深圳已经几个月了,从来没有好好看看这座美丽城市的风景,出来兜兜风彷佛心情特别好,他把车窗摇下,清风拂面,夹杂着海边的鱼腥味道,舒服惬意,向窗外看去,远处香港高楼林立,伴着清雾,如同仙境,河面上几只小舟轻摇,刀疤强免不了浮想联翩。

  小赖皮的一句话,打断了刀疤强的思际,“我们今天把钱收上来,是不是可以出去玩几天,我们也好久没出去HAPPY 了。 ”

  光头亮不持乐观态度“别竟想好事,海德集团老板王黑子可不是省油灯,不好搞呀,这八十万运费不是那么好要的。 ”

  刀疤强有点糊涂“王黑子什么背景,大不了我吓唬吓唬他,来点硬的。”

  光头亮摇摇头:“这个王黑子表面上是地产商人,实际和我们走的是一条道,从越南贩毒,用我们的船运到深圳,然后倒进内地,实力很强,可别乱来。 ”

  说话间来到海德集团,这是一座高档写字楼,门面气派,三人停了车,分前后走进大厅,来到前台,光头亮对接待小姐说:“石头,预约王老板十点钟。”

  接待小姐看了下电脑,对光头亮柔声说:“噢,老板正等你们呢,电梯上八楼,上边有工作人员带路。 ”

  光头亮带着小赖皮和刀疤强来到八楼,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王黑子的办公室。

  一进屋,只见宽大的办公桌后边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小平头,戴着个神色墨镜,满脸横丝肉,疙疙瘩瘩的,手里夹着根大号雪茄,正搂着秘书亲昵着。

  王黑子一看有人进来,马上让秘书出去,小妮子撒娇地在王黑子身上蹭了几下,不情愿地扭着丰满的屁股,经过三人身边白了一眼,小赖皮没有出息色迷迷地向小妮子三围猛看,不住地咽着口水,舔着嘴唇,目送美女走出办公室,关上门。

  王黑子透过墨镜看了刀疤强他们三人,满面木然的神清,满不在乎地“哼”

  了一声,向真皮座椅上一靠,用一口带着浓重潮州口音的普通话说道:“怎么是你们三个,我以为是石头呢,怎么石头死了吗,他怎么没来?打发三只狗来,真他妈的扫兴。 ”

  光头亮一皱眉,压了压火气,走到王黑子宽大的办公桌前边说道:“对不起,王老板,石头这几天很忙,所以……”

  光头亮的话还没说完,王黑子“啪”地一声,把烟灰缸重重拍到桌子上,开口骂道:“妈的,我让你走过来了吗?你是什么东西,还不是师爷的一条狗吗?我不和狗谈,我这辈子最讨厌动物了。 ”王黑子顿了顿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龙头帮在深圳势力很大,怎么看不起我吗?叫三个马仔来和我说话。 ”

  王黑子向前探了下身又说道:“我不是拿不起这八十多万,只是龙头帮太牛逼了,用马仔对付我,我不难为你们三位,滚回去,叫你们大老板师爷来,这回石头我也不给面子了。 ”

  刀疤强气得面如铁青,强压怒火,走了前去,一把拔开光头亮说:“王老板,不要这样嘛,我们是做小生意的,怎么能和您比呢,的确,我们都是马仔,但你也不用这么骂我们吧?都在道上混的,您也体谅下我们做小弟的,这点小事就麻烦师爷,我们这些马仔岂不太没用,这样下次让石头来见你,怎么样,给个面子。 ”

  王黑子看了下刀疤强,并没有对刀疤强的话产生反感,张开大嘴笑了起来,露出满口大金牙,藉着窗外的阳光,十分惹眼,忽然收敛狰狞的笑容,脸上疙疙瘩瘩的肥肉不停地抽搐,接而又面带冷笑说道:“噢,不错,我们都在道儿上混,但是我和你们不一样,你刚才也说,你们都是马仔,是奴隶,我不一样,我是主人,所以兄弟们你们还是回去吧,叫你们老大来,我王某人做事不是没分寸的。听明白没有,不用我重复了吧? ”

  王黑子猛吸了一口雪茄,接着说道:“操,师爷果然很厉害,小弟都这么有胆量,敢和我这么说话”又吸了一口雪茄,手指着刀疤强的鼻子说:“小子,要在几年前,你敢和我这么说话,你出不去我的办公室,你信不? ”

  刀疤强冷笑道:“我信你有这个实力,但我们讲得是理,我们来只是收运费来的,我们不是来找麻烦的,我想王老板也不会希望我们三人死在您这么漂亮的办公室里边,那样多晦气,会给您生意带来霉运的。 ”

  王黑子笑了下,摘下眼镜,站起身来,摇了摇大黑脑袋,冰冷地说:“小子我挺欣赏你,有胆识,不过你不配和我说话,我只和人说话,不和狗说话,你们三个给我滚,晚走会儿,老子真的叫你们三个躺着出去。 ”

  刀疤强火往上撞,刚要发作,被光头亮一把拉住,回头对王黑子说:“那好,那好,我们打扰了。 ”

  转身三个人走出办公室,关上门的时候还听见王黑子在里边大骂,刀疤强胳膊一甩,挣脱了光头亮,气乎乎地说:“我们也太窝囊啦”转身指着光头亮的鼻子“你真饭桶,拉我干什么,我们怕他吗?老子当场弄死他。”

  光头亮没说话,和小赖皮拉着刀疤强,走出大厦,上了车,路上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回到光头亮的公寓,刀疤强一头扎到床上,憋气地一言不发,光头亮看了刀疤强摇摇头,坐到他身边说:“强子,你别生气啦,我们不是怕他,你不知道这里边还有事情呢,我们不能因小失大呀,真要我们和王黑子闹翻了,真要伸手了,我们双方都损失很大的,传出去我们上门收账把王黑子杀了,我们龙头帮不占理,很难服众,事情就大了。 ”

  刀疤强坐起身来,听光头亮一席反而火气越来越大了,问光头亮道:“那钱怎么办呀,就不要了,搞什么飞机呀? ”

  光头亮不紧不慢地说:“我刚才给石头打电话了,他知道怎么办,不用我们搞了,这回我们主要也是探探黑脑袋的路子,你别想太多了。 ”

  刀疤强无奈地摇摇头,看了眼一边喝水的小赖皮,拉了下小赖皮的衣角“走,我俩去打电动去。”小赖皮把水杯放在桌上,笑着答应。

  刀疤强回头对光头亮说:“我俩出去发泄下,一会就回来。”光头亮安慰说:“别想得太多了,我们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去吧,我也休息会。”

  刀疤强和小赖皮出了门,走在街上,刀疤强还余气未消,回头对小赖皮说道:“操,你个死人,怎么一句话不说?哑巴呀”小赖皮不屑一顾地说:“说什么呀,强哥,你这是第一回被人骂出来,我都习惯了。 ”

  “你个贱骨头,被人骂爽吗?”刀疤强打了一下小赖皮的脑袋,转而低声说道:“你知道王黑子住哪里吗?”

  小赖皮自以为很牛逼地说道:“当然啦,你别看我年纪小,道儿上的事,我都知道,别说王胖子住哪里,就是他有几个老婆,哪个性慾强我都知道。 ”

  刀疤强笑了下“行呀,厉害,唉,这样我们今天晚上去他家偷点东西,看看能不能搞点钱,我手头紧了。 ”

  小赖皮有点犹豫,满脸难色,搔搔脑袋。

  刀疤强看他这副模样,接着说道:“说不定能搞到好多钱呢……哎呀,我早知道你不敢,我就叫光头亮了,你个垃圾,没胆量,完蛋。 ”

  被刀疤强一激,小赖皮来了精神,挺了下身子说:“谁说我不敢了,乾就干,谁怕谁呀? ”

  刀疤强一听大笑,竖起大拇指。

  (二)

  当天20:00左右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路灯初华,四周一片寂静,四周花草树木异常茂盛,夹杂泥土的清新,让人神清气爽,当然刀疤强和小赖皮没有品嚐这极品空气的心情。

  这是接近郊区的一别墅群,整齐的排排小楼高低错落,刀疤强把车子停到离一座红体白顶小楼后身不远的路边,二人下了车。

  刀疤强见别墅没有灯光,暗自高兴,指了指别墅,小赖皮心领神会,点点头,二人见四周没人,迅速翻过矮墙,以迅疾的速度轻松顺着楼上下水管爬到二楼,小赖皮看看周围情况,发现窗边有红外线报警器,一把拉住刀疤强,叫他先别动,从包里边拿出面镜子,小心地来到左边报警器旁,双手拿着镜子平行地,很是小心地伸进红外线的光区,然后靠在一边,从包里边拿出伸缩支架,把镜子和报警器面对面固定,冲刀疤强做个OK手势,然后在玻璃上一划,用吸盘把碗口大的玻璃粘了下来,伸手进去从里边把窗户打开。

  刀疤强看着小赖皮娴熟的技术,对小赖皮再次竖起大拇指,点点头,小赖皮满不在乎地,又做个OK的手势。二人身体一跃,穿过窗户一前一后爬进屋子。

  刀疤强拿出准备好的手电,在屋里巡视一番,屋子宽敞,装修豪华,他们二人无心看装修好坏,仔细找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带走。

  忽然小赖皮从里间屋轻声咳嗽下,刀疤强心领神会,跑进里屋,定眼一看,柜子边上放着一个一米多高的保险柜,刀疤强一阵欢喜,小赖皮警觉地看了下四周,见没有警备措施,这才放心,低下身来,耳朵贴在柜门上,慢慢地拧着旋钮。

  当马上第三个数就被找到的时候,忽然门外一声车鸣,二人不由得一惊,马上关上手电,出了房间,爬到二楼楼梯边上向下看着情况,只见门外停着一辆红色宝马跑车,从车上下来个年轻漂亮个少女,一边开门一边打着电话:

  “王老板说话不算数,我都到了,你还没有回来”。

  刀疤强看了下小赖皮,一皱眉。

  只见那个靓女走进一楼客厅,接着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一天总忙…那好你快点,我洗完澡在床上等你。 ”说完一阵媚笑。靓女把包扔到沙发上,向二楼走来,一边走一边脱衣服,把脱下的衣服一件件扔到地上。

  刀疤强向小赖皮一使眼色,二人一转身跑进里屋,躲了起来。

  美女走上二楼,已经脱得精光,赤着身体,走进浴室,开始洗澡,一边冲洗一边还哼着小曲。

  刀疤强和小赖皮同时摸了摸下边,刀疤强小声对小赖皮说:“靠,这小骚逼,挺撩人的,今天没偷到东西,不如……”刀疤强下句话没说,小赖皮淫笑着点点头。

  二人出了卧室,轻手轻脚来到浴室门口,脑袋一上一下,穿过门缝向里边看去。

  一道靓丽的风景映入眼帘,鲜白的肉体呈现在他们眼前,靓女个子很高,白白嫩嫩,一头飘逸的长发被水冲洗得顺直,粘在光滑的脊背上,显得格外妩媚迷人。动人的纤体上一对傲人的双峰挺立在胸前,丰满嫩白,随着身体上下微微颤抖,乳头粉红色的,直直地翘立在高高的双乳上面,看起来好肉感鲜美。

  平坦的小腹光滑如镜,肚脐眼上镶着几颗钻石,被水冲刷得闪闪发光,下边高高隆起的阴阜上边布满幽幽的绒毛,茂盛而浓密,水流下来,顺着阴毛淌下,把阴毛冲得抱成一团,侧面看上去,好像美女在站着尿尿似的,十分勾人心魄。

  靓女一不小心,手中浴花掉落地上,靓女翘起娇臀,低身下捡,美丽丰满的臀部翘得高高,赫然分成两个半球,浑圆娇挺,粉红的菊花煞是可人,隐隐约约看到美女的两片粉嫩的阴唇,在一扇一扇……真是让人流口水呀,门外二人鸡巴早已直立起来,刀疤强冲小赖皮一使眼色,二人开门进到浴室里边。

  里边靓女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一声惊呼,手摀住胸前和下体,惊慌地说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小赖皮上去摀住靓女的嘴,刀疤强从身后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在靓女面前晃了晃,恶狠狠地说:“再喊老子捅了你,我们为了劫色,你要配合的话我们不会伤害你,你明白吗? ”

  靓女眼含泪水,勉强地点点头。

  刀疤强把匕首放到一边,淫笑着,双手把靓女修长挺直的双腿打开,蹲在美女身下,欣赏着鲍鱼的美丽,阴部不大不小,绕着洞口周围稀疏的阴毛,大阴唇粉嫩,微微张开,上边挂着丝丝水珠,非常诱人,刀疤强伸出舌头在阴部舔了一下,靓女身体不禁微微一震,阴部的味道好像十分美妙,刀疤强疯狂地吸吮着,不停地晃动着脑袋,小赖皮也没闲着,双手摀着靓女的柔软丰满的乳房用力揉扭,胸部很丰满,在大力扭撮下,完全变了形状,小赖皮嘴里还不停地称赞。靓女被匕首一吓也不敢后抗,勉强不情愿地配合,身体扭捏,不时喊着疼。

  刀疤强舌头拨开阴唇,找到阴蒂,靓女的阴蒂坚挺硕大,含在嘴里别有一番风味,刀疤强忘情地用舌头拨弄,不时地用牙齿轻咬。每咬一下,靓女身体都在颤抖。刀疤强放弃攻击阴核,伸出舌头挺进阴道,此时阴道已经湿润起来,刀疤强舌头在阴道里来回做起进进出出的动作,靓女在这两个老手的攻击下,轻声娇喘。

  刀疤强看浴室不得施展,和小赖皮把靓女抬起来,扔到沙发上。随后刀疤强,和小赖皮脱去衣衫,美女趴在沙发上,刀疤强跪在美女面前,挺着他那坚挺硕大的鸡巴,手托着美女粉嫩的脸蛋儿,对准美女樱桃小口,插了进去,美女也十分配合,张开交口,勉强含住刀疤强的大鸡巴。

  小赖皮在靓女身后,双手把靓女屁股掰开,露出可人的菊花眼和下边粉嫩的阴部,一阵淫血冲脑,伸出手指插入靓女的菊花深处,靓女身体一震,吐出刀疤强的鸡巴,惊声叫着“疼”,苦苦哀求,刀疤强一个耳光在靓女美丽的脸蛋上留下五个指印,生气地大骂:“疼什么疼,你个骚货能让王大黑子爽,为什么不能让我们哥们儿玩呢?再喊牙给你打掉,来叼住我鸡巴,好好让我们舒服”靓女不敢喊了,眼带泪水,张开嘴再次含住刀疤强的鸡巴,头一前一后开始服务。

  刀疤强不得不佩服美女的口技,不知道是不是王老黑调教的,靓女本身条件就很好,樱桃小口,舌头细长柔软,而且动作灵活,上下翻飞,先在马眼儿出回转,舌头尖用力向马眼二里边钻,好像要把鸡巴劈为两半,而后向龟头冠滑动,速度轻慢,边滑动边在龟头四周绕圈环绕,舌苔颗粒和龟头轻轻摩擦,产生无比快感,冠沟处也不略过,头微微低下,舌尖卡在龟头冠沟里边,灵活地左右摆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周而复始地把龟头吸进吐出,忽然一个深喉动作,虽然刀疤强鸡巴很大,但靓女好像吃起来并不费力,甚至刀疤强可以明显感到龟头前端触及到靓女的喉眼儿,感觉别有味道。

  靓女真的很卖力气,虽然不是情愿的,但是靓女可能心里很明白,这两个是色狼,今天不把他俩满足了,自己可能性命难保,既然被强奸已成为现实,何不好好享受呢,美女放得很开,也可能美女已经好久没有碰到像刀疤强这么大的家伙,甚是喜欢,好像也勾起了她的情慾,强烈的刺激也使她身体分泌大量的荷尔蒙,在荷尔蒙的作用下,靓女情慾高涨,一边口活一边不时地吐出鸡巴,大声叫着:“哇,好大呀,过瘾,真的好爽”然后奋力地吸吮。

  刀疤强听见美女惊声呼喊,不禁兽慾大发,这回美女的吮吸完全难以满足他的兽慾,他双手抓住靓女的头发,两股发力,鸡巴如同雨点般操着美女的口腔,美女惊声呼叫,是刀疤强的鸡巴太大而且速度和力量让美女吃不消,大量的唾液随着鸡巴的进进出出,源源不断地从玉口中流出,落到沙发上,在沙发上打着漩涡,流到地上。

  小赖皮趴在靓女屁股后边,手指不断攻击靓女菊花洞,显然美女菊花洞很是吸引人,并且非常乾净,小赖皮低下头不时地闻闻,完全没有污秽的味道,这使得小赖皮很满意,小赖皮手扶着靓女屁股,调整高度,使屁股翘得更挺,靓女屁眼被小赖皮手指插得一张一和,不停地一紧一松,小赖皮玩了会儿觉得不过瘾,伸出两个手指,狠狠地一起插了进去,靓女身体一阵抽搐,伴随着娇声轻喘,大声尖叫。

  可能小赖皮也觉得这样靓女很是难受,拔出手指,撸撸坚挺的鸡巴,小赖皮的鸡巴也不算小,又粗又大,龟头青紫色,小赖皮撮了撮龟头,手握着鸡巴,把龟头对准靓女的菊花穴,腰上用力,屁眼有点乾涩,小赖皮收住鸡巴,双手用力分开靓女菊花,低头向里边吐了几口口水,用手指均匀地向四周涂了涂,然后心满意足地笑了下。再次挺起鸡巴,对准屁眼,眼看着龟头慢慢地钻进菊花穴。

  靓女感觉后边一阵剧痛,嘴吐出刀疤强的鸡巴,回头观看,可能靓女第一次被人开后门有点不习惯,大声喊着:“不要呀,求求你了,别搞我屁眼呀。”

  说着屁股不停地摆动,由于小赖皮龟头刚刚进去,让靓女这么一闹,龟头滑了出来。

  刀疤强你看靓女不让开后门,又给了她一个耳光,狠狠地说:“妈的,开你后门是看得起你,别叫了,给我吹喇叭。 ”说着,鸡巴再次插进靓女秀口里边。

  靓女果然老实下来,不再哭喊,但屁股不停地扭动,这样彷佛更能刺激男人的兽慾,小赖皮急不可耐,在美女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双手死死掐住屁股,调整下鸡巴的位置,一下子狠狠插入,连带着菊花周围的褶皱一起翻了进去,美女疼得一哆嗦,屁股一阵阵地抖动,面部表情痛苦无比。

  肛门真的比阴道要紧好多倍,但最重要的是插屁眼更有种征服感,更能释放男人体内原始的兽性,肛门内的括约肌像个拳头似的紧紧箍住整个鸡巴,小赖皮觉得奇爽无比,这个靓女屁眼好像真的是第一次被插,小赖皮一边抽动着鸡巴一边想着:“没想到,我还把她屁眼开苞了,王黑子真不会享受,这么爽的地方还没有搞过,既然成全了我,我就不能浪费了。 ”

  小赖皮越想越满足,开始发力加快速度猛插美女的菊花,一边猛插菊花一边用手拍打靓女的娇臀,不多时屁股上布满手掌印,红得发紫。似乎这样小赖皮更能渲泄兽慾。靓女像狗似的前后被二人蹂躏着,美女功夫的确了得,身体前后摆动,前拉后倒,不过随着二人速度加快,美女有些力不从心了,忽然觉得口腔内一股暖流喷了进来,伴着一股腥咸的味道,叫人作呕,接着越来越多,多半流入咽喉,由于精子量太大。随着鸡巴抽插少部分顺着嘴角流了出去,滴在真皮沙发上。

  前边刀疤强刚开完炮,小赖皮也发射了,由于肛门内部狭小,精子顺着鸡巴和肛门间的缝隙源源流出,小赖皮拔出鸡巴,看着菊花眼被粗大的鸡巴撑得好似鸡蛋般大小,张着大嘴,好像火山喷发,精子依然不断地从屁眼深处汩汩冒出,小赖皮好像舍不得自己的精华流出菊花,伸出手指不断把洞口的精子赶回洞里,而又害怕再流出,手指向里边深插,来回运动,果然这招效果明显,精子听话似的,慢慢地流向靓女的菊花深处。

  (三)

  这时候天更黑了,别墅周围死一般地宁静,虽然里边枪林弹雨,鬼哭神嚎,但完全没有破坏这个宁静的夜晚,两只淫浪刚刚渲泄完体内的情慾,累得满头,靠在沙发背上,左右把靓女夹住,防止她逃跑。靓女趴在沙发上边也是大口喘着粗气,不时地清理嘴上刀疤强的精液。

  靓女先开口说道:“两位大哥,我陪你们做完了,你们放了我吧,求求你们了。 ”声音轻娇,带着哀求的口吻。

  刀疤强看了一眼小赖皮,转而对着靓女一呲牙,用手在靓女脸上掐了一下,语音略带无奈地说:“妹妹,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呢,我们哥们儿第一次遇见像你这么正点的美女,一次怎么能行呀,我们得玩够呀,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啦。 ”

  小赖皮也来了精神,站了起来,在美女腿上摸了一下,色迷迷地说:“是呀,要不你也得让王黑子操,让谁操不是一样,我们俩的性能力比王黑子强多了,看刚才把你爽得要飞了。 ”

  还没等靓女开口,小赖皮一把抱起美女,把她放在自己的身上,双手掰开美女双腿,让阴部完全暴露出来,好像大人帮小孩子撒尿的造型。美女满脸泪水,嘴里边苦苦哀求,但在这两只色狼面前毫无作用。小赖皮对刀疤强说:

  “强哥来,小孩撒尿,这造型不错吧,便宜你,让你先搞。”

  刀疤强一脸奸笑,吃着口水,在美女两腿间蹲下来,伸出右手扒开大阴唇,仔细观看,不得不赞叹靓女的逼长得真是可人,阴唇很薄,鲍鱼又粉又嫩。刀疤强用手把阴部上边的精液擦擦,然后大手一下子覆盖在阴部上边,在上边慢慢摸着,当碰到阴蒂,刀疤强用两只手指挑弄,不时地夹住,拉拉扯扯,捏捏掐掐。刀疤强的手掌又厚又大,掌内十分粗糙,不多时美女呼吸就变得急促,慢慢地轻声呻吟起来,闭着眼睛享受着粗糙手掌给她带来的快感。

  这时刀疤强忽然感觉手上的液体越来越多,拿开手掌,细看靓女阴部中间的肉缝,只见肉缝的洞口,爱液潺潺,淫水从洞中汩汩流出,源源不绝,刀疤强很是兴奋。伸出手指,逆着淫水流淌方向插进泉眼,洞里边湿漉漉,洞壁上的嫩肉软软滑滑,感觉甚是美妙。

  忽然刀疤强看到沙发前边的茶几上摆着几支铅笔,刀疤强心里一阵暗笑,拿起一支,对准靓女的尿道,狠狠地插了进去。

  “啊,疼啊,你……啊…”靓女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好像把别墅震得晃了三晃。靓女身体用力地挣扎,但却被小赖皮狠狠抓住,不多时,豆大的汗珠滴了下来。

  刀疤强还是淫笑着,低下身子,在靓女脸上舔了一口,有点变态地说:

  “好吧,那你现在撒尿看看,我最爱看女人撒尿了。”

  美女还在哀求,被刀疤强又打了一个耳光,这下打得很重,美女嘴角流着血,不敢再说话了,只是不停地抽泣。

  刀疤强好像很有成就感,身后抱着靓女的小赖皮也很受刺激,看来他俩真是臭味相同,小赖皮附和着道:“快点撒尿,我还没看过女人撒尿地方被插铅笔怎么尿呢,哈哈。 ”说完一阵大笑。

  刀疤强看靓女迟迟不尿,随手又拿了一根铅笔,在美女眼前晃晃,狠狠地说:“你要不尿,我就再插一支,直到把你插尿为止。”

  美女一看刀疤强还要向自己尿道里插铅笔,一时害怕,真的尿了出来,清澈的尿液从尿道口喷出,爬上那根细长的铅笔,沿着铅笔,划过条奇妙的抛物线,越过茶几浇到对面的地上。

  刀疤强被眼前一幕惊呆了,兴奋得大呼。不知不觉的鸡巴又恢复了精神,慢慢地抬起硕大的龟头,面目再次变得狰狞。

  刀疤强转过身,把铅笔从靓女的尿道拔了出来,隐隐有血丝流出,靓女依然表情痛苦,流着泪水。小赖皮一看刀疤强鸡巴硬了,马上笑道:“强哥,你先爽,完了给我。 ”说完,放开靓女双腿,把靓女放到沙发上边,自己站了起来。

  刀疤强也没客气,上前一把分开靓女双腿,挺着鸡巴,对准位置,屁股一用力,硕大的龟头一下一子爬进靓女的小穴,又嫩又滑,刀疤强奋力挺进,每次都直插花心。不一会儿,靓女好像忘记铅笔插入尿道的疼痛,粗大的鸡巴带来的快感完全占据上风,大声淫叫,刀疤强一边抽插,双手抓住傲人的双峰,用力揉捏,在大手的蹂躏下,双峰完全变了形状,彷佛再大点力气就会被掐爆一样。

  小赖皮站在旁边,被这一幕所感染,鸡巴也恢复了精神,他低下身体,用鸡巴堵住靓女的嘴,在嘴里反复进进出出。靓女嘴被堵上,但还是不断地呻吟,渲泄自己体内的情慾。

  刀疤强低下头看着自己青筋暴涨的鸡巴每次拔出都沾满白色的粘稠液体,并且鸡巴好像害怕寂寞,总是携带着阴唇进进出出,这让他感到很是兴奋,不时地大声呼喊,呼喊声带着兽性,好像呼喊可以爆发他体内的潜能,他的抽插变得疯狂,速度极快,靓女的身体被鸡巴牵扯得不停地摆动,摆动幅度越来越大,靓女被大鸡巴插得好像无暇顾及小赖皮的鸡巴,吐出鸡巴,大声浪叫。

  刀疤强看到此景,好像觉得一个人插不爽,拔出鸡巴,让美女爬到沙发靠背上,双手掰开靓女丰翘的屁股,调整下位置,插了进去。小赖皮看到姿势换了,走到沙发后边,双手抓住靓女的长发,再次将自己鸡巴插入靓女的嘴里边。

  刀疤强从美女身后,双手扶住美女的屁股,不停地猛干,看着自己黑大的鸡巴在美女身体里搅动觉得很有成就感,干到兴头上,手不时地在靓女屁股上狂抓,在屁股上留下条条血迹。美女在两条鸡巴前后攻击下已经如痴如醉,几度疯狂,屁股不停地扭动,来配合刀疤强鸡巴的插入,好像已经忘了是被强奸。

  尽情享受着美妙的快感。

  刀疤强伸出胳膊,把美女一条腿抬起,架在胳膊上,自己站到沙发上面,这样有利于插得更深。靓女动人的腰身随着鸡巴抽插而前后摆动,两片丰满白皙的屁股被分得很开,在有节奏地不停抖动,中间的屁眼也被鸡巴拉扯得一张一合,好像也在喘着粗气。

  刀疤强明显感到自己鸡巴和阴囊上边都是淫水,滑滑黏黏的,不由得暗自高兴,双股发力,加大了抽动频率,自己的肚皮和靓女的屁股,在每次插入时都撞击得“啪啪”“啪啪”直响。忽然感觉靓女阴道深处喷出一缕清泉,凉凉的,猛地喷到自己的龟头上,刀疤强一时兴奋,只觉得鸡巴一阵颤动,一股浓精射进靓女的子宫,靓女好像把刀疤强的潜能开发了出来,这次刀疤强射得特别多,他鸡巴在阴道了挺了几下,慢慢地拔了出来,阴道内的精子犹如开闸的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刀疤强大汗淋漓,喘着粗气躺在一边的沙发上。

  小赖皮一看好不容易轮到自己,马上迫不及待地跑到沙发前边,把靓女放躺在沙发上,趴在玉体上,握着鸡巴插进美女布满精液的小洞里,双手扶着靓女的肩头,疯狂猛干,发泄着自己的野性。

  刀疤强坐在沙发上看着小赖皮,心里一阵好笑,忽然他透过房门,看到门外来了几辆轿车,他身体一惊,马上站了起来,对正在办事的小赖皮大喊:

  “不好,黑脑袋回来了,快跑。”

  小赖皮一听,也马上抬头向外看去,的确,几辆轿车已经开进院子,但他好像舍不得靓女的身体,依然抽插着。

  刀疤强急了,上前踹了他一脚,急切地说:“没出息的东西,快跑。”

  小赖皮这才恋恋不舍地从靓女身体上爬了下来。

  刀疤强来到靓女面前,恶狠狠地说:“忘了我们的模样,对你有好处,要不然,老子弄死你。 ”说完在美女后脑猛击一下,靓女眼睛一翻,倒在沙发上,失去了知觉。

  刀疤强拉着小赖皮冲上二楼,来到浴室,仅把裤子穿上,抱着衣服从进来的窗户跳了出去。他们刚跳到窗外,就听见后边打手们大喊着:“在二楼呢,别让他们跑了,弄死他们……”

  他俩来不及多想,跳过矮墙,仓惶地跑到车上,这时可以清晰看见,打手们也从窗户跳了出来,并且发现了他们的车,向这边追来。

  小赖皮惊声喊道:“强哥,快,来了,开车,开车呀。”

  刀疤强一阵紧张,慌忙地发动汽车,一掉头,加大油门,发动机发出一声嚎叫,车子向着前方黑暗处驶去。

  字节数:2293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