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淫乱版

发布时间:2017-09-13 23:51 |字数:9984 |点击量:263952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秋江妇人桃花艳,春来江水洗香莲,能不忆江南?

  无锡是江南名城,性感妇人众多。

  大资本家周朴园,是湖南某矿董事长,今年五十一 岁,他每天去矿上上班。

  家里,有他的夫人繁漪(繁,作为姓应该念PO,二声,不过不少人习惯念FAN,约定俗成,念FAN也没错),41岁,1米67,颇有姿色的一个妇人。

  还有他的长子周伟,28岁的颓废青年,次子周冲,19岁,是繁漪给他生的儿子,住在学校。家里还有管家鲁贵,鲁贵的小姨子四凤也在他家当女佣。另外还有几个男女佣人。

  繁漪是周朴园娶的湖南妻子,周朴园却不是湖南人,他是无锡人,出身无锡绅士世家,繁漪是周朴园的姨外婆的女儿,全家族都支持这门婚事,因为繁漪家族财大势大。周朴园千里来投,岳父母死后,他就成了这家矿山的董事长,财源滚滚。

  周朴园上班去了,周伟偷偷摸进了后妈的房间。

  繁漪昨夜被周朴园蹂躏了半夜,正躺在被窝里睡觉。周伟把手伸进被子,一把捉住后妈的小脚,繁漪的小脚长得秀美白嫩娇小,周伟捉住后妈的小脚贪婪地亲吻起来。

  繁漪被吻得很舒服,她慵懒地呻吟着,一时间还是半梦半醒,周伟一头扎入后妈怀里,热烈吮吸后妈的奶头,繁漪醒了,被周伟吮吸得不住呻吟。

  她知道是周伟,睁开睡眼,看着周伟道:「又来烦我,我可是你的后妈呀。」周伟无耻地笑道:「子承后母,古今中外比比皆是,实为风流雅事,我这样的风流公子,母亲您还不满意吗?」繁漪道:「你?你哪里是什么风流公子,你可有一点点胆量敢于承担责任?

  你这个无赖,昨夜我被你父亲蹂躏,我在受苦,你在哪里,现在倒跑来了?你这个负心郎……」周伟理屈词穷,便抱了后妈亲嘴,将她嘴堵住。

  繁漪被周伟热吻,渐渐发情,也将周伟紧紧抱住。

  周伟鸡巴硬极了,便压在后妈身上,将鸡巴挺入后妈的屄眼,由于用力太猛,繁漪疼得叫了一声,嗔怪道:「伟儿,你轻点,看弄疼了我!」周伟慢慢顶入。后母的阴道温暖湿润,他舒服极了,繁漪呻吟声声,更刺激了周伟的兽性,他突然大吼一声,奋力挺进,直捣子宫,繁漪被操得连声叫唤……管家鲁贵躲在门外,偷听着里面女人的叫声,鸡巴硬了。正在这时,四凤走来,问道:「姐夫,你在干什么?」这四凤身高 1米64,24岁,长得如花似玉,跟姐姐长在鲁家,鲁贵在她十三 岁时就破了她的身子,这时一见她,就猛扑上去,将小姨子推进旁边一间屋子,将她奸得不住叫唤。

  中午下班后,四凤回家,她姐姐比她大很多,今年54岁,叫梅淑苹,大家都叫她鲁妈,身高 1米64,颇有姿色,也是无锡人,改嫁鲁贵。后来她母亲在故乡被奸死,小妹四凤从故乡赶来投奔了她,也改姓鲁。

  四凤一回家,就听见里面一阵女人的喊叫声,开门进去一看,只见鲁妈下身一丝不挂,正被25岁的二儿子鲁大海按住操得嗷嗷直叫。

  鲁大海见小姨回来了,便舍了母亲直扑小姨,将她按在床上操得不住叫唤,鲁妈则蹲在四凤脸上,把奶头子送进儿子嘴里,供他吃奶,三年前,她为儿子生了女儿鲁玲,至今仍奶水充足。

  鲁大海吃着妈妈奶,吼叫着将精液射入小姨阴道深处。

  四凤向姐姐述说了二少爷周冲不断纠缠她,想她嫁给他,但同时大少爷也与她交配了,她很矛盾。鲁妈决定到周府去看看,再决定如何。

  下午,鲁妈来到周家。丈夫和小妹为周家服务这么些年,鲁妈从未来过,这是她第一次来周府。她走进周家大厅,顿时有点发呆,原来,这里竟是与她在无锡时旧主的府里如此相似,她正在纳闷,周朴园走了进来,问她是谁,她说是四凤的姐姐。

  周朴园问道:「听你的口音,好象不是本地人啊。」鲁妈说:「我是无锡人。」「啊,很多年以前,无锡有一件很出名的事,不知你知道吗?有一家大户人家的小姐,因为婚姻不顺心,投河自尽了。」鲁妈道:「这事不象老爷说的那样,她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而是一个女佣,也不是因为婚姻不顺,而是有些不检点,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没脸活下去了。」周朴园一惊,仔细看了看鲁妈,觉得似曾相识,忙问:「你是谁?」「老爷,我是四凤的姐姐。」「噢。」正在这时,繁漪进来,周朴园问她:「我的那套绿睡衣放在哪里了?」虽然繁漪给他准备好了衣服,明知在哪,但昨夜被他粗暴狂肏了半夜,心里有气,冷冷地说:「老爷那么能干,自己找吧。」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鲁妈在旁说:「老爷还是习惯穿绿色睡衣吗?」周朴园又是一惊,盯着鲁妈问:「你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鲁妈再也忍不住了,看着周朴园道:「我是梅淑苹。」原来,梅淑苹是周朴园在无锡老家当少爷时服侍他的女佣,被他奸了,生下周伟,被周朴园的母亲知道,周母也是位性感妇人,也与儿子周朴园交配,见儿子爱上女佣,非常生气,在大雪夜将梅淑苹逐出,长孙留下。梅淑苹走投无路,投河自尽,被当时在无锡打工的鲁贵所救,鲁贵趁机将其奸占,带回家乡,生下一子鲁大海。鲁大海身强体壮,性欲强烈,他家居住条件不好,母子父女住在两间不大的屋里,住在外屋的少 年鲁大海多次听到母亲在里屋被父亲鲁贵插得不住叫唤,深受刺激,终于在十几岁时奸 污了亲生母亲,三年前鲁妈为他生下一个女孩鲁玲,后来这鲁玲长到十多岁时,就已经早熟,发育成一个性感女孩。

  周朴园一进门,鲁妈先是觉得眼熟,仔细看时,认出来他就是当年自己献身的公子周朴园,现在成了老头子了。

  周朴园可不是什么善良老头子,他的阳具老而弥坚,见是淑苹,而且风韵犹存,不由旧情复发,当即将她按到谢谢上,将她奸得嗷嗷直叫。

  周伟正好走到门外,听见里面有妇人呼喊之声,就往里面看去,看见一个性感老妇正在被父亲操,不知为什么,一见这个性感妇人,周伟鸡巴立即硬了。

  他在外偷看那性感老妇,直到等两人收拾好了,才走了进去。

  周朴园又恢复了道貌岸然状,低沉着声音道:「伟儿,过来见过你的生母。」周伟才知道这是自己的生母,忙跪下见过,但对她的欲望不知怎么却更强烈了。

  鲁妈穿着淡色小袄,下身穿一条七分裤,露出半截美丽的小腿,肉色短丝袜,黑布鞋,清爽利索,她刚遭蹂躏,鬓发散乱,整个人看起来别有一种性感。

  鲁妈知道了这就是纠缠自己小妹的大少爷。

  周朴园说:「你们母子多年未见,就在这里好好叙叙旧吧」说完就上下午班去了。

  周伟把母亲请到自己房里,鲁妈向他说明四凤是他小姨,希望他不要近亲相奸。谁知周伟却直直地盯着母亲,鲁妈刚问了句:「伟儿,你要干什么?」周伟说:「母亲,我小时侯只吃你了很少的奶,你就离开了我,今天我要吃你的奶,补偿我二十八年的思母之情!母亲!我要吃奶!」说着扑到母亲怀里,扒开鲁妈衣服,一头扎入鲁妈怀里,大口吮吸鲁妈大如葡萄的褐色大奶头子,大口吃奶。

  生了鲁玲后鲁妈一直在给鲁玲喂奶,奶水充盈,现在正在奶胀,刚才周朴园又没吸完,所以被儿子吸得很舒服,再加上沉浸在多年来第一次见到儿子的喜悦,儿子的话听上去也很有道理,她一时间竟无法抗拒儿子,也就任凭他吃奶了。

  鲁妈供儿子吃奶,渐渐地胯下竟流出些淫水来,她不由自住地抱住儿子的头,呻吟道:「吃吧,吃吧,母亲的乳汁就是给儿子吃的……」周伟吃了奶,浑身是劲,母亲的迷乱模样更刺激了他的兽欲和胆量,他突然将母亲按倒在床上,扒下她的裤子,不由分说,奋勇将鸡巴插入妈妈阴道,他呼喊道:「二十八年了!故乡!我又回来了!」鲁妈一时竟来不及挣扎,就被儿子顶入,儿子的有力撞击使得她很快就沉醉在被儿子蹂躏的淫欲之中。她忘情地呼喊着,承受着多年未见的儿子的兽性蹂躏。

  繁漪来找周伟,听见里面有女人嚎叫,推门进去,见周伟正在狠操一个性感老妇,不由生气极了,上去质问。

  这繁漪身穿紫色无袖大开叉旗袍,一抬玉臂即露出柔密腋毛,长筒肉色丝袜高跟鞋,性感异常。周伟见了,就从妈妈阴道拔出鸡巴,将繁漪按倒,撩起旗袍,扒下丝袜,将她奸得嗷嗷直叫,他一边操后母一边对生母说:「母亲,她是我的后妈。」鲁妈一阵尴尬过后,平静下来,道:「原来是夫人啊」她定下心来一想,已经被她看到自己给儿子蹂躏,不如和她一起供儿子玩弄,到时候谁也不用笑话谁,想到此,便蹲在繁漪脸上,继续给儿子喂奶,她的胯下很美,繁漪见了也忍不住舔起鲁妈的屄来。鲁妈被儿子吸奶,又被另一个性感不次于她的妇人舔屄,被弄得不住呻吟,最后竟被舔得忍不住流出尿来,都给繁漪喝了。

  正在这时,矿工代表鲁大海闯进周府,为罢工事找周朴园算帐,佣人拦他不住,被他闯入里屋,却见母亲正在给人喂奶。鲁大海占有欲极强,极度恋母,岂容妈妈被别人享用?顿时怒不可遏,扑上去要打周伟,鲁妈忙拦住他,说:「这是你哥哥,你可以吃妈妈奶,他也可以。」鲁大海兽性大发,当即将深爱的母亲从繁漪脸上拖下来按在床上,先是粗暴揉摸她的乳房,然后大口吮吸撕咬妈妈的奶头子,同时将铁硬的鸡巴插进妈的屄,鲁妈被粗暴的鲁大海弄得不住嚎叫。在一旁,繁漪也被周伟操得直叫。

  两兄弟在操母亲的过程中渐渐相互理解了对方,不用更多的语言,他们已经在奸母这方面取得了默契。

  随后,两兄弟又交换了两个母亲继续狠操。

  鲁妈和繁漪都被迫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床上,都把屁眼朝外,周伟舔鲁妈的屁眼,鲁大海舔繁漪的屁眼,舔得二妇不住叫唤,淫水直流。

  鲁大海先站起身,手持鸡巴,使劲顶入繁漪的娇小屁眼,繁漪疼得不住惨叫,汗泪满面。这个养尊处优的夫人,哪里经得起粗野矿工的蹂躏。鲁大海将矿工们对周朴园的仇恨全都发泄在繁漪的肉体上,不顾她的痛苦喊叫,狠操她屁眼。

  旁边,周伟也站起身,从后面将鸡巴挺进母亲鲁妈的屄眼。操得鲁妈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二妇人并排趴着挨操,她们挨得很近,鲁妈见繁漪被鲁大海操屁眼,非常痛苦,忍不住将脸贴紧她,与她亲嘴,鲁妈的温柔使得繁漪非常感动,也转过脸和鲁妈缠绵亲嘴。

  周伟兄弟见状更感刺激,发力猛操,操得二妇叫做一团。

  两兄弟又将鲁妈夹在中间,周伟舒服地躺着,鲁妈将他鸡巴坐进自己的屄眼,弯腰与他亲嘴,鲁大海压在母亲的后背上,从后面捅她的屁眼。繁漪先是站在周伟上方,把一只小脚伸进周伟嘴里供他吮吸,然后,她蹲在周伟脸上,供他舔屄,并供鲁妈吮吸她的大奶头子。鲁妈一边被两个儿子前后夹击,一边大口吮吸繁漪的奶头,有时她被儿子们操疼了,就忍不住咬繁漪的奶头。二妇人的淫叫声此起彼伏,相互交织,周伟兄弟俩兽性大发,奸母越发凶狠!

  繁漪被周伟舔屄被鲁妈吮奶,被弄得实在受不了,竟忍不住流出尿来,周伟喝了繁漪的尿,鲁妈也喝了些。

  男女佣们见主人如此淫乱,男佣将女佣按倒也操了起来。

  在母亲的嚎叫声中,周伟和鲁大海几乎同时将精液狂射入母亲的屄眼和屁眼深处……母子四人都累了,在床上瘫作一团。

  正在此时,周朴园回来了。

  周朴园回来,见妻妾都被儿子操了,气得抡起文明棍就打,要把逆子置于死地。

  鲁妈繁漪都深爱着周伟,忙将周朴园拉进繁漪房内,为了给他消气,也为了让他没有时间去杀周伟,于是极尽媚态,供他日夜蹂躏,半个月后,周朴园就死于妻妾的胯下。

  大少爷周伟正式出任董事长,秘密与繁漪结婚,因为繁漪比周朴园还大一辈,并且家族显赫,所以做了正妻,母亲鲁妈则成了周伟的小老婆,供他与鲁贵分享,四凤嫁给周冲,鲁贵还可与二少爷分享四凤。鲁大海则被提拔为工段长,他可以任意享用鲁妈四凤繁漪。

  矿山业务越做越大,周伟在无锡故乡太湖边买下一处豪宅,每年有两个月带着妻妾住在那里,尽情淫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