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年少不识性

发布时间:2017-08-09 18:51 |字数:9184 |点击量:248821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记得自己第一次接触性描写情景是在初中时看《苏菲的世界》一书中,作者描写苏菲在公交车上被人“ 指奸” 的场景,至今都能记起里面的内容,要说男人对于性都是无师自通的,第一次手淫后那种感觉我想很多人都忘不了,随后,我就开始疯狂的看各类书籍,从中找一些情色章节,其实,很多书中都没有,那个时候自己就像是钻进牛角尖了,这样疯狂看书的结果,就是被我妈提着揍了一顿,理由是不好好学习,尽看“ 闲书” ,租书花钱不说,还影响学习。

  后来慢慢的这种欲望淡了,进的租书店多了,老板也都认识,有时候反倒给我介绍一些书籍,拿回来一看,才发现居然是自己要找的,于是80后记忆中各种神作,就像在“ 评论推荐” 版块里提到的经典书籍,基本上都看过,具体名字就不列举了。

  可以说我的性启蒙就是这些被广大狼友们奉为神作的书籍,对于性的理解也从懵懂状态逐渐变得清晰,随着年龄的增长,高中时期的女孩子都开始学会打扮,也发育的很好了,狼眼也开始搜寻这个美好的世界。

  说了前面的这些呢,主要想说明,没有人教的性启蒙其实是不完整的,再加上其他原因,性自卑,这个词估计不是我创造的词,性格不同,行事风格不同,生活环境是形成性格的主要因素,相对封闭的性传播途径,让我们对于性的准确认识大大推后,记得自己第一次看片是在高三一次网吧通宵,那时候下载软件还是“ PP一点通” (貌似是这个名字,记不清了),第一次认识来自岛国的漂亮女忧们,那时候晚上通宵人还不是很多,找个角落机子坐下,一晚上撸管好几次,第二天走路都有点打颤。

  故事的开始呢,是在高三上半学期吧,由于离家较远,家里为了让我好好学习,在学校附近给租了个房子,独门的,方便晚自习下课后回出租屋。

  故事的女主是我的同班同学,坐在我前排的娜(化名),从高二开始她就在我的前排坐着,个子不高,但是身材发育凹凸有致,属于娇小玲珑型的,由于本狼从各类神作培训科班出身,平时玩个暧昧,调笑啊什么的都不在话下,两人的关系非常好,用兄弟的话说“ 就差表白了” ,但是后来由于一些其他原因,没有说出口。上了高三,随着学业的压力,高考的临近,也就越发的冷淡了。

  其实高三呢,大家都知道,天朝这样的高考制度,巨大压力下的学生们,有两种结果,一种就是干脆放弃,一种就是发“ 粪” 图强,我就是第二种,每天认认真真上学,放学。

  对于娜的关注也自然少了,而娜呢,是第一种类型,家里有钱,考不好了可以花钱上个学校,于是,不久以后,我就听说,她和我们班上的另外一个小子找对象了。

  故事就发生在高三上半学期即将结束的时候,一个周五晚上9点多吧,我在宿舍看书(偶尔放松一下,研习一下神作),有人敲门,出租屋的门是里面反锁着,我问了句“ 谁呀?” ,门外半响没有声音,出于警戒,我抄起放在屋里防身的棍子,边向门口走,又问了一遍,“ 是我” 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是娜的声音,打开门一看,有点愣住了,只见娜娇嫩的小脸上满是泪痕,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我。

  我当时到底怎么想的现在也记不起了,把她迎进屋内坐下,倒杯水给她,当时已经是接近1月份了,北方的天气非常冷,娜穿着一件长羽绒服,更显得她娇小可爱,可是,当时的我却没有欣赏的心情了。

  “ 怎么拉,哭的这么伤心?” 我问道,她沉默不语,倒是不哭了,也不说话。

  过了会儿,她才说“ 陪我出去走走吧,屋里闷的慌”.

  走在学校附近的马路上,夜晚的灯光拉出长长的身影,路上很安静,偶尔有风吹过,发出“ 呜呜” 的声响,她的声音也幽幽的传来“ 我们分手了”.

  如果是备胎,此情此景应该欣喜若狂才对,可我清晰的记得当时自己什么话也没说,静静的看着她,直到看的她眼泪又流了出来,娜咬着嘴唇没有哭出声来,转身走了。

  娜在前面边哭边走,我在后面跟着她一直走,谁也没有再说话,学校并不大,绕学校一圈又回到了出租屋的路口。

  娜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我,似生气又似娇嗔“ 为什么不说话”.

  “ 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看着她有些红肿的眼睛,声音有些低沉。

  “ 我心情不好,想找人说说话” 她好像也听出了我的心情,带点歉意的轻声说道:

  我们又回到了出租屋,进屋后坐下,她坐在床上,我坐椅子,烧开水、泡茶,把我从朋友那顺来的好茶给她泡上,别说我没情调,那时候屋里哪有什么咖啡啊,红酒啊什么的,她看着我递给她的茶杯,有点出神,见我盯着她,似乎有些自嘲又有些不好意的笑了笑,笑的很勉强

  “ 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哭了那么久”

  “ 没有” 不知道怎么,那天我的话很少,和平时我们聊天时的口若悬河大相径庭。

  “ 我们吵了一架,是我先提出分手的” 娜似乎陷入了回忆中,说话断断续续的,情节很简单,高三找对象,家里人知道了,父母严厉反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外加上学、放学接送,两人相处的时间短了,男方有点不满意,娜心里也比较苦闷,今天正好娜父母都有事,没有接她,见面说了几句就吵起来了,好像是男的说话重了点,娜一气之下就提出分手。

  尽管本狼当年阅书无数,但是真正安慰失恋的女孩还是头一遭,当时说什么,怎么说确实记不起了,反正是说了几句后,娜就错开话题,不再说这事了。

  接下来的事情,直到10年后的今天,我仍然清晰的记得,出租屋里穿羽绒服有些热,娜站起来脱了羽绒服,里面穿了件修身的白毛衣,牛仔裤,简单的搭配却将她娇小的身躯衬托的玲珑有致,鼓鼓囊囊的胸那时我才发现19岁的娜已经发育完全了,挺翘的臀部配上牛仔裤显得更加有型。

  见我盯着她看,娜似乎有些不好意,又像是在找话题,问道:“ 高二的时候,后来为什么对我那么冷淡了?”

  我根本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起这个事情,一下子愣住了,心里在组织语句,怎么才能给她解释清楚,其实就是自卑心理作祟,高二有一次偶然知道了她们的业余活动以及活动花销,让我深受打击,年少敏感的心,忽然觉得我们真的不合适,刻意的疏远,慢慢就冷淡了。

  娜见我半响不说话,轻笑了一声:“ 呵呵,现在问你这些好像有点不合适了”.

  “ 那个……其实……” 我喏喏的准备把原因告诉她,娜却打断了我的话:“算了,别说了还是,当我没问” 娜好像心情好了很多,说话也轻快了许多。

  然后我们就开始说起高一时的无忧无虑;高二时的胡作非为;说起我上课总是拽她的马尾;说起偷偷传纸条时的搞笑话语;说到一起侃大山时的豪言壮语;说起上学、放学的琐碎记忆;说到我每天迷迷糊糊犯下的糗事;说起我们生日互相送的礼物,以及礼物里那个景色优美的书签……茶已经泡了三遍了,看看时间已经快零点了,我忽然想起她们家里人怎么没有联系她,询问之后才得知,她父母周六参加亲戚家婚礼,今天下午就出发去外地了。

  她见我提起家里,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饱满的胸越发的显得挺拔,她拿起衣服,看了下表,说道“ 呀!这么晚了都,我该回去了。” 当时的我鬼使神差的就冒出一句“ 太晚了,要不住下吧” ,说完我就后悔了,自己怎么这么冲动,我低下头,不敢看娜,脸上烧的难受。

  等了不到一分钟吧,我却觉得一个世纪那么久,我感觉娜在一直盯着我看,抬起头来,看着她,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连忙解释:“ 是……是太晚了,你出去估计也打不上车,要不……要不我骑车送你回去吧”.说完这话,我暗自松了口气,拿起衣服、手套等开始穿戴,娜这时却做了个让我激动不已的举动,她放下羽绒服,回到床边坐下。

  接下来的记忆被我选择性遗忘了很多,我们后来说了什么话都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她洗漱完毕后,就和衣躺在床上和我说话,她头朝我这面躺着,我搬着椅子坐在床头边上,每次她说话看我时都要翻起眼睛向斜后方才能看到,而我却总觉着她是在翻白眼瞪我。

  后来的事情,就如同我的高考作文一样,有种虎头蛇尾的感觉,娜说着说着就没有了声音,我至今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睡着了,而我坐在床头边上,看着她恬静的脸,从我方向正好能看到露出部分的洁白坚挺的乳房以及笔直的双腿,我的心里像是有团火在烧……

  最终,那一晚我还是在椅子上睡着了,但是却睡的很不稳,中间醒来几次,看娜睡的很沉,连姿势都没有换一下,而我却换了N个姿势,睡的腰酸背痛腿抽筋的。

  早上6点,天还没有亮,我听见床上传来声响,“ 呼” 的一下就醒来了,由于起的太猛,腰似乎闪了一下,我连忙弯腰扶着床站稳了,抬起头看着娜,娜也下床看着我,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似乎是欣喜,又有点幽怨,还有点庆幸,甚至还有遗憾的感觉,我至今不知道我当时是如何看出这么多表情的,估计是记忆出了差错,潜意识里补充上的。

  娜穿好衣服就走了,临走时说了句:“ 谢谢你,真的!”

  我好像忽然就明白了好多事情,也没有挽留她,回头关门躺到床上,床上娜睡觉压下的痕迹依然清晰,隐隐的香味传来,今天是周六,我要好好睡一觉。

  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就像小说、电影总是习惯有个后记什么的,后来……后来,高三的生活还是那样平淡如水,不同的是我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像上半学期那样的学习热情了,每天仍然是上学、放学,然后高考,报名、录取。

  我考上了本省一所二流本科,娜家里花钱让她上了三本,两座城市相距200公里,大一的时候陪兄弟去看他对象时,约娜出来一起吃了顿饭,再坐到一起感觉已经生疏了,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直至毕业再没有见过娜。

  在那座城市工作了2年,我调回了原籍,娜毕业后也回到了这座城市,考了公务员,现在也是吃皇粮的人了。

  偶然从同学口中得知,娜高三毕业答应了一个一直追求她的学弟,找了四年,大学毕业各奔东西,现在仍然单身,最后一次见她是去年的春节前,领着老婆孩子去逛商场,她先认出了我,娜打扮很时尚,漂亮依旧,似乎有些尴尬,说了几句互相留了电话道别了。

  看着娜离去的身影,有些寂寥,曾经娇俏可爱的小脸也爬上了鱼尾纹,时间真的是把杀猪刀啊!

  晚上,老婆和我闹意见,拒绝同床,让我老实交代,原因是白天娜似乎开玩笑的一句话:“ XXX这个没良心的,自从毕业了就再没联系过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