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畸恋

发布时间:2017-09-14 00:51 |字数:7996 |点击量:263138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我是家里的独生子,母亲对我十分疼爱。在母亲温暖的羽翼下,我健康茁壮地成长,从小到大都很顺利,没经历过太大的挫折,一直到考上大学。

  可不知为什么,父亲与我之间却似乎总有一层隔膜,我们之间连说话都很少,更何况真正的交流。父亲平时不爱言语,总是阴沉着脸。我想这可能跟性格有关,也就没有太在意。

  父母亲虽然都已人到中年,母亲身体依然健朗,在经历了青春时光后,进入了一个成熟丰腴的阶段,浑身上下散发着秋日午后的芬芳。父亲却衰老得异常迅速,思维反应日渐迟缓,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整日笼罩在颓败的阴影里。不幸的是,父亲不久前又患上了肝炎,医生说可以通过精液传染。本来父母之间的性生活就已日渐稀少,加上这个原因,便彻底断绝了性关系。家里开了一个食品批发部,父亲便搬过去住,白天做生意,晚上照看店。只留下母亲一人独自在家,实现了彻底的分居。

  我平时在外地上学,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每次放假我都是兴冲冲地赶回家,母亲则早早地为我作好了一桌饭菜,都是我喜欢的口味,我沉浸在家庭温馨的氛围中,享受着天伦之乐。

  可是事情有一次发生了变化,正是这一次变化,导致了我一生灵魂的逆转。

  有一次放假,我故意没有通知母亲,想给她一个惊喜。当我推开门时,却发现母亲正在轻轻的抽泣,而且脸上还有伤痕。母亲见我回来,赶紧抹去泪水,强装出一副笑脸。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慌乱地掩饰着,可是她哭红的眼睛早已说明了一切。在我再三追问下,她才说又和父亲吵架,被父亲殴打。

  从我懂事起,父母便经常吵架,随着年龄的增长,近些年似乎已逐渐缓和,没想到死灰复燃。

  我问母亲;「父亲为什么打你?」

  母亲用一种意外深长的表情静静地望了我很长一段时间才说;「你长大了,我想应该把事情都告诉你了。」我不明所以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母亲这才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我。

  母亲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经人介绍与我的父亲认识并结婚,婚后生活一直正常,虽无惊喜也无波折。不久,父亲随建筑施工队出外工作,短则数月,长则大半年,在家的时间日渐减少。除了母亲,家里只有爷爷奶奶。不久,奶奶因病去世,爷爷也随之卧床不起。母亲既要下地干活,还要照顾爷爷,生活的担子全都压在她一个人肩上。本来大家都以为爷爷将不久于人世,可是在母亲细心体贴的照顾下,爷爷竟然奇迹般康复了。

  爷爷白天收拾家务,干些力所能及的活。晚上母亲回来,家里一切都已收拾妥当,爷爷早已准备好了饭菜,烧好了洗澡水,一切都不让母亲操心。两人久处一室便产生了感情,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不久,母亲怀孕了。外面开始有流言蜚语,说爷爷和母亲「扒灰」生下了孽种。父亲似乎听到了什么风声,急忙赶回来,和爷爷大吵一架,并对母亲大打出手。我出世后,父亲强行抱着我去医院检查,可惜当时的技术条件还不能做DNA鉴定,只能通过血型判断,父亲和我都是O型(其实爷爷也是O型),父亲才稍稍放了心。

  为了避免尴尬和给我创造更好的成长环境,爷爷只好暂时离开了我们母子,去了大伯父家,大伯母为人十分刻薄,爷爷不久便去世了,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母亲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父亲的责骂,独自把我抚养成人。

  原来爷爷才是我的亲生父亲,现在的这个所谓「父亲」只是名义上的父亲,确切地说,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我被惊呆了,脑海里一片空白,我活了22岁,今天才知道自己的身世。再看母亲已是泪水涟涟,泣不成声。母亲问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我望着母亲说:「我不管我的父亲是谁,我只知道你是我的母亲,儿子绝对不会嫌弃自己的母亲。」说罢,我和母亲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任凭四行泪水汇集在一起。

  那天晚上,我帮母亲检查伤痕,母亲并不避讳地脱下衣服,她的身上有很多伤痕和颜色不一的瘀青,可以看出是在不同时期留下的,这些应该都是父亲的杰作。我开始帮母亲擦药膏,每当触及她的敏感部位时我都很小心。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面观看母亲的身体,她的身体很圆润丰满,有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

  母亲又对我讲了很多她和爷爷的事,这其中没有任何强暴威胁利诱,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母亲的语气很平静,其中听不到任何淫邪猥亵之处。母亲说爷爷对她很尊重,每次都徵求她的同意,在做爱的过程中也极尽温柔。她说她一生中最愉快的经历就是和爷爷在一起的日子。从她至今依然甜蜜的笑容可以看出,她和爷爷是真心相爱的。

  母亲怀孕后,爷爷本来想让母亲打掉我,可是出于天生的母性,母亲坚持要生下我,母亲说当时也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可就是想为爷爷留下一点亲骨肉,作为对那段感情的见证和结晶。为了我的未来着想,对外只能宣称我是父亲的儿子,我知道这其中母亲和爷爷承受了多少舆论压力和精神损失。

  每次讲到关键处,我都下意识地抱紧母亲。随着时间的飞快流逝,故事已接近尾声,我对母亲说:「你为牺牲了太多,我已经长大了,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母亲欣慰地把头埋进我的胸膛,与我健壮的身材相比,母亲显得有些娇小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母亲赤身裸体被我抱了这么久,我凝望着母亲,母亲这时也意识到,想挣脱我的怀抱。不知为什么,我不想让她离开,继续用力抱着她。

  母亲还在用力挣扎,空气中是两个人沉重的喘息声。

  我开始不自觉的抚摩她,每次触及她的敏感部位时,她都有很强烈的反应,毕竟很就没有被男人爱抚了。可是她心里仍有很大的犹豫,一面是人性和慾望要喷薄而出,一面是伦理和道德在拚命挣扎,使她身心承受着双重的煎熬。

  我想我应该更主动一些,于是我把头埋下来,用舌尖舔她的阴部,轻轻抚弄她的阴蒂,亲吻她的阴唇,我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面对自己生命的源头。

  母亲逐渐放弃了挣扎,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声,阴道里变得润滑潮湿,用爱液出示着邀请函。

  我把龟头在阴道口摩挲了几下,迳直进入了她,虽然是第一次插入,可是一切都是那样熟悉,可能是母子之间的心灵感应吧。

  母亲敞开了她的温厚宽阔的阴道,迎接我的第一次故地重游,沿着紧绷的阴道壁,我用阴茎尽情探索着我生命的通道。在经过最肆意的燃烧后,我的第一股精液穿越漫长的阴道,流向母亲的子宫,回流进了生命的源头,我们重新融化成了一体。母亲的子宫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它可以容纳我的任何器官,我的一切。

  第二天早晨醒来时,母亲已不在身旁。我穿衣下床后,母亲不理我,也不和我说话,我不明白她的意思,乾脆把她抱在怀里,她想挣扎,可是动弹不了,最后瘫软在我的怀里,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

  我轻轻抚摸着她说:「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好吗?」她说:「我这辈子已经错了一次,不能一错再错。」我说:「爱是无所谓对错的,当年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你为我付出了太多,我现在想补偿一下也不行吗?」不等她回答,我便强行吻她,她也不在反抗,用回吻表示同意。

  我们的关系就这样正式确立了。由于我那名义上的父亲不在家,我们便可以整天呆在一起。我们尽情的疯狂地挥霍着激情和慾望,我总是想尽可能地补偿她,她的气色和精神状态明显好转,好像年轻了十几岁,脸上泛着幸福的红晕。

  我们想所有的恋人一样,也经常吵架斗嘴,但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她经常和我撒娇,有时还会穿特别性感的内衣给我看。

  每次她来月经的时候,都叫我帮她买卫生巾并帮她换好,那天我们便不做爱,只是静静的亲吻。

  我们尽情地享受着恋爱的甜蜜。

  母亲带我去爷爷的坟前祭拜了他,我在他的坟前正式磕了三个头,并叫了声爹,算是认祖归宗。我把母亲和爷爷的单人照片用电脑合成在一起,做成结婚照,当作生日礼物送给她,她非常感动,说她跟爷爷在一起那么长时间,连张结婚照都没拍,谢谢我帮她完成了这个心愿。 我自己也留了一张,并把它带在身边,我想随时都可以看到自己亲生父母的样子。

  每次激情过后我总是在想,虽然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可是我们的关系到底能维持多久。我的未来该怎么办,我能有正常的婚姻和家庭生活吗?尽管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但最基本的伦理道德意识和羞耻感仍不时撕扯着我,我越是想挣脱,就越是沉溺得更深。我每次做完爱后都冲上好几次澡,想把自己彻底洗刷乾净。

  我本来就是一个私生子,公公和儿媳「扒灰」生下的孽种,现在又和自己的母亲在一起,我感到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罪恶感。

  可是我们又有什么错呢?母亲只不过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个人恰好是她的公公。他们抛开了琐碎的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两颗真诚袒露的灵魂无私地献给了对方。我敢说他们的爱情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之一,我为自己是他们的儿子而骄傲。

  母亲为我忍辱负重,含辛茹苦把我养大,她用身体孕育了我,现在又把身体都献给了我,她为我付出了一切,我无以为报 ,我只是想抛开世俗的枷锁,用自己特别的方式表达对她特别的爱,给她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安慰。虽然我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但是我并不介意,我爱她的一切,包括她的心灵和肉体。

  面对这样一份为世俗所不容的感情,我不知该怎么办,我被命运抛进了感情和慾望的漩涡,无力挣脱。只能在失重的精神状态下,急速坠落。

  字节数:7421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