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多传奇

发布时间:2017-09-13 06:51 |字数:13530 |点击量:264508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黑暗的世界里只有凄凉和悲伤,一切都似乎离生命很远很远。忽然之间光线变得明亮了,如果你以为这就是结果,那么你错了。入目的是一个极其淫靡的场面,一个男子与一位美丽的妇人耳鬓腮磨,两人轻轻的喘着气。

  男子看着妇人那两座山峰不停的起伏着,嘴角露出一丝淫笑道:「嫂子你不用再装了,你明明需要男人嘛!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早就想和你享鱼水之欢了!」说完双手分别抓住那妇人的玉乳,用力的搓揉着,脸上带着阴森的笑容,看了让人心寒。

  那妇人娇喘连连勉强答道:「不行玉弟……哦!……拙夫刚亡,我……我怎么能对不起他呢!你别这样!齐儿还在睡觉呢!」那男子不语,此时此刻,一切的话都是多余,除了增加揉搓的力度外,他不会再说废话了。那妇人眼中充满了慾望与激情,这眼神让男子更加疯狂了。

  男子看着美妇,淫笑道:「大嫂,我知道你一直洁身自好,自认贞洁无比,现在我就想看看你在我身下能否也一样圣洁,还是淫荡,哈哈哈!你这么美,我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掉了。我会让你尝到在我大哥那里永远无法得到的快感。」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

  男子的双手在妇人身上不停的抚摸着,顺着双峰一路向下。而眼睛却含着得意的笑,看着美妇。在他心中,充满了得意,他要好好羞辱她,让她永远承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男子双手揉弄着那通红鼓涨的玉乳,嘴轻轻吻上了妇人的小嘴,轻轻的品嚐着那娇嫩双唇的美味。妇人全身一震,唯有紧闭着牙齿,保留自己最后的一丝娇羞与尊严。男子品嚐了一会,就欲攻入城堡,见妇人紧闭着双眼,紧咬着牙齿,眼中露出一丝顽皮的微笑。他双手尽情的玩弄着那对天下无数人都不敢亵渎的玉乳,用力的搓揉着它们,同时右手捻住那红嫩的乳珠,微微一用力,妇人就忍不住全身一颤,紧咬的双唇也微微分开。而那男子却趁机攻城掠地,灵舌卷住那害羞的丁香小舌,肆意的品嚐。

  同时他的双手也渐渐靠近妇人的隐密之处,男子发现妇人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然而却转瞬即逝,心中得意非常。正当他要继续深入时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他猛然向后一掌。顿时世界又再次归于黑暗。

  啊!钱多猛地惊醒过来,又是那个可怕的梦,一个纠缠了他9年的梦。那个男子和妇人到底是谁?他们和自己又是什么关系呢?外边的随侍小厮狗剩听到了少爷的喊声,冲了进来。

  「少爷您没事吧!我听到了您的喊叫声,要不我去叫醒老爷和夫人吧?」狗剩边喘着气边说道。

  「我没事,只是又做了那个梦而已。你去睡吧!对了千万别吵到爹和娘!」钱多答道。

  「嗯!少爷您别想这么多了,明天我带您去看戏。听说最近城里来了个新戏班,那小娘子的身段妙不可言啊!」狗剩一边流着口水一边说。

  「行了快去吧!」钱多重新睡了下去,这次他睡得很熟。脸上露出了安逸的淫笑!!!

  钱多,临安城钱员外的养子,今年十九岁。自六岁来到钱家之后就表现出过人的机智,诗词歌赋一点就通。可惜的是他生性放荡不羁,除了喜欢玩之外就是看看美女了。

  「不知细叶谁裁出,春风二月似剪刀。」在那些缠绵润泽、浮动着花朵暗香的春日里,钱多少爷从不会花心思去注意窗户。那时他的眼眸终日定在俏丽的妇人身上,窗户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名词,太空洞太没意境了。一直到很久以后,钱多少爷也没弄清自己究竟是天赐鸿福还是活该受罪。为什么会在那一天突然对街对面的那扇窗户感兴趣。

  在那个傍晚,当春天强忍疼痛挤着自己乾瘪的乳房,向人间播撒雾般的细雨时,狗剩忽然发现钱少爷的目光已经越过低垂的雨帘,令人震惊地栖息在一扇精致的窗户上。窗户的式样非常古朴,略为吸引人的是它大而高,做得精巧,漆着深红色,向外人显示着端庄,娇小的梅花格轻盈得彷佛不堪一束日光的撞击。窗户的闩子大概没有闩好,微风一缕就开了半扇,吱吱呀呀的声音即便在风声雨声闹声中,仍能让人一听惊心。钱少爷理所当然地停住了脚。他站在屋内向前望去,似乎想变成一道光进去一看究竟。狗剩看见几个卖茶花的女子撑着各色纸伞从下面盈盈走过,其中有一位的衣服自腰以下全被雨淋透了,露出圆翘的屁股和修长的大腿。狗剩捅了捅发呆的钱少爷,示意他用目光去探询那湿漉漉的妙处,谁知钱少爷根本不以为然,轻轻笑了笑又开始打量对面的窗户。钱少爷的举动让狗剩万分惊讶,如果是换成以前,钱少爷一定会兴致勃勃地冲到窗户前去一看究竟。

  甚至可能会用手拨开雨帘,以期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也许几滴水珠将被钱少爷迫切的心情所击碎,痛苦地选择分离。但是现在这一切却让狗剩摸不着头脑。

  从此以后钱多少爷就像着了魔一样呆在窗前看着对面的窗户,他究竟在期待什么呢?

  不知道过了几天那扇窗户像受痛的河蚌倏然而开。钱多少爷清楚地知道他又能看见那个记号了。似乎老天也在帮忙,阳光照在窗户上,一切都是那么清澈。

  一双手缓缓从里面伸了出来,那是双女人的手,白皙、娇嫩,却又出奇的修长与纤细,当她将手漫不经心地搁在窗台上时,手背上却出现了一个火印记号。那手轻轻地移动着,那么随意而自然。忽然它似乎察觉到了钱少爷热烈而欣喜的眼神,悄然而逝。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钱多依然非常兴奋。这缘于他对自己身世的渴求。不错,钱多不是钱员外的亲身儿子。钱员外行善半生却膝下无子,钱多是员外在外经商时在一处悬崖下救回的孩子。那年钱多六岁,衣服已经被树枝刮碎,想来正是那树枝救了他的小命。但是由于脑部受到强烈撞击钱多失去了以前的记忆。钱员外相信缘分将他带回家抚养成人,员外夫人更是将他视若己出。

  但是钱多知道自己并不是他们亲生的,他一直在追寻自己的生身父母。而他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从小佩带的火印玉佩。如今终于找到了关于自己身世的线索他又岂肯放弃呢。

  在扭转他命运的那个夜晚,对于冷冷挂在天上的月儿,钱多却有着几分怜悯和同情。他孤单地站在自家那株高大的树下,透过茂盛的枝叶去看月亮,觉得月亮好像自己一样孤单。清冷得他都想把家中新买的玉盘子扔到天上去给它做伴。

  这样一个月夜在所有人的记忆中都已渐渐遥远而模糊,唯独清晰地长存于钱多的脑海中。那个夜晚的月儿亮得让人可以看见月宫上的玉树,横卧的一片白云使月儿的形状看上去彷佛一个美丽的乳房。钱少爷背着家人和狗剩偷偷地溜出了家门,他踽踽地走着,月亮在天上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他,他感觉到月光从发梢上往下滴,他的心被这如水似雾又闪烁不定的月辉逗弄地瘙痒难耐,那扇窗户发出的神秘召唤,让他产生出强烈的冲动:爬进去!一定要进去!

  钱多强烈的信念宛若一朵浓密的乌云,遮住了越发皎洁的月光,只见他伸手在怀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一只武林人物才用的铁抓。铁抓倒是上了年纪,漆黑得没有一丝反光。钱少爷捏住绳子,将铁抓舞了几圈,那荡起的呼呼声在静夜中显得霸气十足。舞着舞着,铁抓像只蝙蝠似的飞落到窗台,奇怪的是竟然悄无声息。

  钱少爷回首四顾,发现除了夜风和月光在街上逛游以外,阒无人迹。钱少爷欣然一笑,塞满渴望的心蓦地翻腾起来,他沿绳而上时觉得自己就快抓住自己长久以来的梦想了。

  想归想,他的手上却不松劲,没多久,他的手掌就触到了窗沿。一股难以名状的冲动攫住了他。他终于触摸到了那扇窗。那一刻,他几乎狂喜得晕厥过去。

  那扇窗户无声无息地开了,里边黑糊糊的,静寂得可怕。但钱多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他此时希望自己是真正的武林高手能够一跃而上,去问里面的主人几句他一直想问的话。这时他看见了那双熟悉的手!

  毋庸置疑,那双手很美,精致得让人感觉是件艺术品,不像是食人间烟火的人能够拥有的。在暗淡的月光下,钱多清晰地看见那双手渐渐伸向自己紧握着的绳子,那尖尖的指甲沁出浓郁的玫瑰花香味。

  那双手只是轻易的一挥,钱多就连绳带人一起被拉进了房间。这里就是那扇窗户后面的世界吗?里面显得很整齐,没有多余的装饰,十分素雅淡然。钱多看着摆设就知道主人是一个爱静的人。

  「你是谁?为什么三更半夜到这里来。如果你的回答不能让我满意,我就杀了你。」钱多这才发现了黑暗中的那位主人。只见她一身白衣如雪,显露出淡淡的飘逸。那绝美的脸庞,美得让人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比喻。冷酷的脸上,带着几分圣洁的气质,让人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那明亮的双眼,闪着动人的神采,引人欲醉。深深吸引着钱多以至于他都没有回答之前的问话。

  主人的脸越发冷了下来,迅即一只玉手已经放在钱多的心口,不用问片刻之后风流的钱少爷就是一个死人。忽然间美丽的手停了下来,她似乎看见了什么。

  女主人猛地拉下了钱多的玉佩道:「快说!这玉佩你是从哪里偷来的?」钱多这才急了,忙说:「这玉佩是我从小带在身上的,快还给我。」说完走上去便欲拿回玉佩。却发觉抓了个空。

  白衣女子不知何时已闪到了他的身后。藉着月光仔细端详起钱多的容貌。

  时间似乎静止了,不知过了多久,白衣女子将玉佩交还给了钱多说:「你很像你爹!」钱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认识我爹?他现在在哪里?他为什么不要我?」「他已经死了!」白衣姑娘残酷的留下了一句话,而后向屋内走去。

  钱多抢上一步问道:「是谁?是谁杀了我爹?为什么要杀他。」说完已经泣不成声。

  「你知道了又能干什么,等你当上文武状元以后。我才会考虑把你的身世告诉你。你从明天开始晚上到镇外的七星亭等我。我教你文武之道,还不快叫我师傅。」白衣女子叹了口气说道。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这或许是钱多一辈子决定最快的事情。不等白衣女子说完,钱多已经在地上三跪九叩起来。

  「好,我的名字叫杨若,江湖人都叫我魔女。你怕不怕?」语气仍然冷漠。

  「没有啊!我觉得师傅是钱多见过的最漂亮的姐姐哦!」钱多十分认真的说。

  「瞧你嘴甜的,好了快回去吧。明天记得到七星亭来。」白衣女子的语气第一次热情了起来,嘴角也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

  四季在回忆里柳絮一般轻缓地飘过,钱多跟随杨若学习已经有五年,在这期间杨若教他琴棋书画,打坐吐纳,却不曾教过他任何招式。虽然钱多颇为不解,但是仍然十分尊重杨若。

  这一年钱多二十岁了,不管是奉父命还是奉师命都将上京赶考。这一晚杨若的脸依旧苍白,不住的咳嗽。

  钱多扶着杨若坐下后说:「师傅您的伤这么长时间还没好,我这一走,您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杨若轻柔说道:「多儿,你不用替我担心。反而你自己要时时留心!江湖险恶,不可大意!你此去一定要勇夺魁首!我等你回来!」说完帮钱多整理了下衣冠,嫣然一笑。

  看着师傅那绝美的容颜,亮丽的长发披在肩上,白皙的肌肤赛雪凝霜,修长的身材在薄薄的白衫下曲线玲珑,钱多的呼吸变得粗重,身体的一部分已经悄然有了变化。

  钱多马上转身掩盖并挥手向杨若道:「师傅,弟子告辞了!」说完急跑回家,留下杨若一个人在月下阑珊处静静伫立。

  回到家中钱多始终不能入睡,眼前总是师傅灿烂的笑容。不知不觉他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

  迷梦中杨若赤身露体的来到了钱多的身边。嘤咛一声便倒在钱多的怀里,多年的慾念让钱多忘记了师徒之情,他贪婪地把头埋在杨若的脖颈里,吻着她的香肌。杨若的玉手也伸到钱多的胯间,轻柔抚弄着钱多半硬的肉棒。

  等到钱多的肉棒紧贴着小腹挺立时,杨若轻吟道:「多儿……要我吧……我想要你……」钱多如闻天籁翻身把杨若压在身下,慢慢的分开杨若的腿,用手托着肉棒直根捅了进去,不想竟然偏了,还刮得肉棒隐隐生痛。杨若不禁娇笑连连,钱多尴尬之余只得请求杨若帮忙。杨若轻轻敲了下他的头后便轻握着肉棒引导到自己的小穴,并示意钱多插进去。

  到了这个地步傻瓜也知道怎么做了。钱多屁股一沉,将肉棒插了进去,里面又湿又热又滑又紧,简直是男人至高的享受。钱多压着杨若的阴部,用手撑着床,猛烈的发泄着心中的慾望。肉棒快速的进出湿润的粉红嫩穴,杨若的双腿轻轻地搭在钱多的大腿上,微微弯曲,光滑的肌肤燃烧着钱多的慾火,两只晶莹的脚尖绷得笔直,随着钱多的冲击而晃动着。

  「哦……哦……哦……多儿,你慢一点,别累着……啊……」杨若就像海绵一样吸收着钱多的慾火,美目紧闭,双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下身向前挺动令钱多每一次都能插到花心。

  「舒服吗……师傅……我从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你…」钱多趴下,健壮的胸膛压在杨若丰挺的乳房上,把杨若胸前的两团美肉压扁,这样全身压着杨若,屁股快速晃动。

  「好,多儿,师傅好舒服……我也喜欢……喜欢多儿的大棒……我……对……继续……」杨若如今也是一反常态,真正变成了一个魔女,淫词浪语不断涌出。

  「您说什么?」钱多勉强停下动作,杨若的阴道太紧了,肉棒的酥痒感觉让钱多的屁股不由自主地蠕动。

  「呼……呼……我说……让你使劲儿,我喜欢你这样。」杨若气喘吁吁,皮肤呈现出艳丽的粉红色,像刚从水里出来一样瘫在钱多身下,浑身湿漉漉的,脸上春情荡漾,眼眸里闪烁着一种陌生的火焰。

  「师傅你喜欢这样吗?」钱多认真的问道。

  「嗯,我一直就喜欢你,我……」杨若脸红红得如含羞的娇娘子。

  「我想叫你若儿」钱多试探着说道。

  「嗯!若儿永远都是你的人……」杨若的回答十分坚决。让钱多心花怒放。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把杨若的双腿抄起扛在肩上,疯狂舔着杨若的玉腿,双手用力揉捏着杨若的丰乳,攥着杨若的乳头连吸带舔,下身则用最大的力气往杨若体内猛插,恨不能把睾丸也一起塞进去。

  而他身下的杨若则快活的呻吟着,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亢,最后简直是到达了癫狂的地步。

  钱多明显感到杨若的美穴收缩的程度远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剧烈,简直像是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把肉棒往里面吸。快感的电流顺着脊背在全身回旋,往睾丸里汇集。

  渐渐地,杨若的声音含糊了起来,听不清了,变成了一种鸣鸣咽咽地吟唱,但不成曲调,是一阵深长的哼唱,随着肉体拍击声越来越急,杨若的哼鸣声愈加兴奋,彷佛纤夫苦力使出全身气力与湍急的河水斗争,全身的肌肉都在对抗着外力的重压下颤栗!

  钱多则使出全力反覆抽插着杨若的下体,湿淋淋的大肉棒快速进出两片粉红色的肥肉唇,带的里面的粉红嫩肉不断外翻,白花花的粘沫体液随着钱多的抽插,顺着两人结合部的缝隙中渗出,在钱多阴囊的反覆拍击下涂满了整个腹股沟。

  「啊……啊……不行了……来了……啊啊啊啊……」杨若的声音瞬间高扬,像要把全身的力气随着这一声全都呼喊出来。然后杨若的身子瞬间僵硬,使劲向后弓着,眼睛紧闭,大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指甲抠进了钱多胳膊的肉里,双腿几乎要把钱多的腰夹断,开始一下一下得抽搐。

  她的小穴有节奏的收缩蠕动,每哆嗦一下就有一股爱液浇出来浇到钱多的龟头上。

  同时,钱多像一头蛮牛发狂一样猛烈地抽插着,膨胀的龟头上的酥痒感越来越强烈,钱多的肛门肌肉已经收缩成一团,睾丸酸涨,不行了!就要来了!随着那憋胀到极点的感觉,钱多抱紧了杨若,最后一下死命顶进了杨若肉体的最深处。

  最后的激情终于砰发了,钱多的肉棒在杨若的美穴内剧烈的跳动着,随着阴囊的收缩,一股股滚烫的精液被挤压出来,疯狂喷射出去,狠狠打在杨若的子宫颈口。杨若疯狂的痉挛着,指甲扣进了钱多的肉里。钱多则死命抱着杨若的腰,随着射精的节奏不由自主得哆嗦着,耸动着。

  这时一声熟悉的叫声响了起来:「少爷该起床了!我们要赶早的!少爷!」原来是个梦,竟然这么真实。我怎么能这样,那是我师傅啊!

  摸着裤子上还微热的精液,钱多陷入了沉思。

  匆忙用过早缮后钱多带着狗剩踏上了赶往京城之路,带着无数的希望和疑问,我们的主人公正式走向了江湖。

  字节数:1259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