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淫落番外-朴宣映的初回忆

发布时间:2017-09-13 07:51 |字数:15950 |点击量:294929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朴宣映的POV :我的本名叫朴宣映,1989年5 月30日出生于韩国釜山,从小在釜山长大的我,喜欢和朋友到处游玩,等大了一些的时候,我更喜欢拿着照相机,大街小巷的走着到处拍摄,发到网上和人分享,这样的时光里我渐渐成为一名有名气的脸赞。

  从小妈妈就对我严格管理,我在小区里交了不好的朋友,妈妈就立刻换住所和换学校。

  慢慢的我从学生变成了一名娱乐公司的练习生,又从练习生变成一个预备组合的候补生,之后出道——出道失败后冷藏——组合重组——再出道——反响平平。

  本来就性格内向的我,被这样来回折腾的像个弱受一样。

  总算,组合在这次《TTL 》打歌后人气有明显的提升,我放下心捡回了一些信心。

  第一次看见那个老男人,是和素妍Eonni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之后的日子里,他经常来看素妍Eonni ,我一直以为是一位退居二线的大前辈来看望以前的看好的学生后辈。

  那时的他,在我的心中是一位值得尊敬,经常给予我鼓励,在生活上关心晚辈的慈祥长者,直到那件事情发生,我改变了我的想法。

  那天行程有时有变,我提前回到宿舍,准备去找没有的行程,在家休息素妍Eonni 和恩静Eonni 一起去逛街。

  Eonni 们的房间传来了一些不明的人声,我悄悄的靠近门口,从虚掩着的门缝往里瞧去。

  恩静Eonni 正赤身裸体的趴在自己的小床上,双膝跪着向后上方高高的抬着她的臀部,而老男人正在她后面,一边拍打她的翘臀,一边用他那粗长的阴茎在恩静Eonni 的身后挺动着。

  听着恩静Eonni 被老男人肏的花枝乱颤,呻呤声也是一声接着一声。

  我都吃惊于现在的场面,不是没有看见恩静Eonni 的裸体,毕竟洗澡时大家也互相看过。但是现在,她却被一个年纪和自己父亲差不多的男人在床上肏着,我吃惊于自己的发现。

  心想素妍Eonni ,到底知不知道,这位经常来看她的老者,和自己同组合的成员搂做一团的搞在一起。

  眼前淫秽的场景,充斥着我的眼球,让我浑身燥热,坐卧不安。

  站在门口的我,看着房内那对年龄差距巨大的男女疯狂的做爱。

  耳中不时听到,恩静的那张小床也不断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两人「啪啪啪」的肉体想撞声和粗重的喘息声。

  恩静Eonni 的呻呤声时高时低,让我在门口被刺激的还不知所措时,随着恩静Eonni 一声高亢的呤叫。

  男人从恩静Eonni 的身上起来,房内被门挡住的地方,传来了素妍Eonni 的声音,「老公,我要……我要……给我!」虽然我没有听清楚素妍Eonni 一开始的话语,但是后面的韩语我还是听清楚了。

  素妍Eonni 在房里,怎么可能,这到底是什么回事,还有素妍Eonni 在要什么。

  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案。

  同样赤身裸体的素妍Eonni 跪在男人站立的双腿之间,双手从男人手中接过还不时撸动的阴茎,短暂的快速套弄后,被素妍Eonni 单手握在手里男人坚挺的阴茎,在半空中一抖一抖的将大量白浊的精液射在素妍Eonni 的脸上。

  白浊的精液在素妍Eonni 的眼角到嘴角上划过一道痕迹,嘴唇上也沾上了一些,还有一些滴落到素妍Eonni 的胸上。

  怪不得,前面没看见素妍Eonni ,看她身上留下的欢爱后的痕迹,很明显刚才在她看见恩静和男人之前,素妍Eonni 和男人已经进行过了一场性爱。

  不敢在停留的我,轻声轻脚的离开宿舍,仿佛今天从来没有回来过。

  事发几天后,我找了两位Eonni 单独聊聊,素妍Eonni 和恩静Eonni 很干脆的承认,两人都是那个老男人的情人之一。

  之后聊了什么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和两位Eonni 的争吵的厉害。

  心中印象崩塌的我,有些失望失去了可以依靠和信赖的臂膀。

  娱乐圈的生活,让人很难信任别人,大家脸上都挂着不知真假的面具,只有家人组合成员可以信赖,对家人很多话都不能说。

  如果连组合成员都不能信任,我不知道还能信任谁,和谁分享自己喜与悲。

  打歌活动依旧在继续,公司很快就安排我进入了一个新综艺《青春不败》。

  我在综艺节目里,认识了那个老男人的亲戚少女时代组合的Sunny.节目里,我的综艺表现一直不佳,被PD训斥了一番,PD还和经纪人说很有可能被通篇剪辑,本来才稍有回复的信心再次消失。

  坏消息下,我请教了被PD夸奖的Sunny ,问她怎么才能有好的综艺表现,Sunny说是老男人指导她的。

  得知答案的我,心情更是郁闷,回到宿舍和恩静Eonni 聊起关于他的话题。

  夜晚,我和恩静Eonni 睡在一张床上,恩静Eonni 不时对我说出,老男人这几个月对我们组合的帮助,素妍Eonni 在另一张床上时不时也插上几句。

  不知道如何再和男人见面的我,给他发一条短信,询问改善综艺表现的做法,他回了一条短信,内容是「Sun 屏」。

  再次的青春不败录制,Sunny 主动的照顾我下,我终于明白了「Sun 屏」的意思,果然之后的表现另PD很满意。

  综艺录制结束后,我想感谢Sunny 的照顾,她却叫我感谢那个老男人。

  重新找回信心的我,百感交集不知道如何报答他,娱乐圈里谁都知道无缘无故的恩情最难还。

  ……我是分割线……我的POV :对于朴宣映我还是很怜惜的,美丽的外貌下是一个脆弱敏感的内心,私底下熟悉的人都是这女孩是天生的弱受,但是青春不败的磨练让她进行了转变,性格也变的开朗了。

  在仁静和恩静的情报下,我知道了孝敏发现了我们在宿舍的偷情。

  青春不败录制,也会为我最终拿下孝敏创造了机会。

  在Sunny 的帮助下,我让孝敏欠下了恩情,加上之前潜移默化的影响,我等待着少女自投罗网的一天。

  ……我是分割线……2009年十月底的某一天,朴宣映给Sunny 打电话商量出来见面。

  在咖啡馆的二楼,朴宣映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窗外,发现Sunny 正在下车后,之后和下车的男人拥吻在一起。

  吃惊于Sunny 交了男友,更吃惊于,当Sunny 走上楼,那个男人转身上车时,杏眼微突的才发现原来那个男人就是他,他们不是……过于惊讶的发现让朴宣映,直到Sunny 走进包房,打招呼时才回过神。

  「Sunny ……那个男人不是……你们不是……这。」「你在楼上看见了,是你想的那样。」「但这是不对!」「对不对,轮不到你来说,这是我和他的事,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我?」「我什么,不说我走了!」「我说,我想想问问他有什么地方能还上那么情?」「这样,不如肉偿。」「那怎么行?」「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和他那样,就以我和他的血缘,在圈子还不是要被人欺负就被人欺负。」「啊」「这个圈子,男人和女人只有一起在床上滚过后,关系才牢靠。」「我……」「别我……你自己想清楚,我一会还要行程先走了。」朴宣映一个人在包房里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服务员前来提醒,才最终咬了咬牙,狠下心点了点头,下定了某种决心。

  离开咖啡屋的朴宣映,边走边打着电话,十几分钟后她上了一辆路过停下的汽车。

  「孝敏,你找有什么事?」「我……」「?」朴宣映攥紧了拳头,大声说道「我想和素妍Eonni ,还有恩静Eonni 一样?」「一样?你们不都一样是我的晚辈?」「怎么一样?你看有哪个长辈把女性晚辈,按在床上干那种事的?」男人摸了一下鼻子,叹道,「你确定?真的要和她们一样?」「嗯」朴宣映点了点头。

  「那好,我带你去个地方。」汽车行驶了十几公里后,拐进了一栋大型复式别墅内。

  下了车后的朴宣映指着别墅问道:「这里是?」「这里是我和素妍,还有恩静的家,既然你要加入,以后这里也会是你的家。」「哦」「上去吧,二楼有不少空房间,你可以选一间自己喜欢的,就算不喜欢,选好之后也可以重新装修。」朴宣映选好了房间后,「Ajeossi ,你去洗洗?」「好吧。」「不是这间,Ajeossi 你去别间洗。」「好好好,我到别的房间洗。」「乖……Ajeossi ,以后我们在一起洗。」朴宣映咬咬牙,像哄小孩一样的把男人推出房间。

  当男人洗完后再次回到房间,就看见朴宣映玉体横陈的躺在窗口的毛垫上,充满着青春气息的苗条身材,看上非常漂亮的圆润乳房,光滑的小腹纤细的腰部,一片湿露露的黑森林下,还有那两片紧贴在一起的粉嫩阴唇。

  朴宣映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暴露着自己姣好的身体,还是用那么大胆的方式。

  虽然脸上还不出什么,但是心里却扑通扑通的跳着。

  朴宣映目视着男人脱下他的浴袍,赤身的慢慢压在自己身上,一双手掌在自己的胸上揉搓着,手掌上仿佛带有魔力让朴宣映飘飘欲仙。

  明亮的光线下,男人在少女的身上种下一个又一个吻痕,双手也游走在少女娇嫩的身体各处。

  初次经历的朴宣映很快就在男人熟练的技巧下,带到了人生中第一次高潮。

  男人将泄身后的朴宣映抱起,轻放在旁边的大床上,随后躺在少女的身边。

  「Ajeossi ,我刚才好快乐。」「那,Ajeossi 现在让你更快乐。」男人翻身压在朴宣映的身上,用双腿硬分开少女并拢的双腿。看着娇艳欲滴的少女,忍不住亲吻着她的红唇。

  「孝敏,我来了?」男人将自己坚挺的抵在少女的蜜穴口。

  「嗯,叫我宣映,朴宣映。」「好,宣映。」男人腰身一挺,少女「啊」的一声痛叫,身体弓着。

  「疼……疼疼……」「忍忍……女人第一次都这样……一会就好。」男人在朴宣映稍微减轻疼痛后,慢慢插入的阴茎,朴宣映的阴唇被慢慢撑开,粉嫩的阴唇鲜红异常。

  当朴宣映感受到下身被男人的阴茎全根插入后,强烈的撕裂感和疼痛感,让她大叫出声。

  「疼啊……Ajeossi ……拿出来……宣映……宣映疼……啊……Ajeossi 」男人看朴宣映实在是疼的厉害,便拔出了阴茎,看着红肿的阴唇和阴道口流出的处女血,还有少女的娇弱的样子。

  从一旁的床头柜里拿出伤药给少女上药,疼痛中的少女就这样让男人亲密的上药。

  朴宣映心中含羞的同时欢喜着男人的体贴,又可惜初次的槽糕,没有让男人尽心的愧疚。

  「Ajeossi ,我是不是很没用?」「没有,我家宣映只不过特别敏感而已,别多想了,今晚就抱着一起睡吧。」还有些疼痛中的朴宣映很快就在男人臂膀里睡着了,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

  从睡眠中醒来的朴宣映,发觉自己原本火辣辣疼痛的下身,已经好了不再疼痛。

  看着睡在一旁的还在熟睡中的男人,朴宣映觉得自己一定要好好补偿这个男人。

  朴宣映穿进被窝里,慢慢的埋在男人的双腿之间,第一次握住一个男人阴茎的双手有些颤抖。

  昏暗的光线下,朴宣映伸出舌头在男人的龟头上舔了一下,龟头上的雄性荷尔蒙味道,还有一种少女无法描述清楚的,性欲的味道。

  朴宣映的眼神一亮,她发现自己非常喜欢这种味道,强烈的欲望驱使,让她又舔了一下。

  「我喜欢这味道,我喜欢这根东西。」朴宣映默默的在心里对自己说。

  接着,朴宣映就像是舔着平常最喜欢的冰淇淋一样,细心的舔着男人阴茎的每个角落,时不时还把龟头整个含进嘴里,用小舌头在上面打着转。

  舔吸着的朴宣映一舔就是十几分钟,直到头上蒙着的被窝被揭开,抬头看见男人舒爽的表情。

  「宣映啊,你不乖哦,大清早就偷吃。」「Ajeossi ,你不喜欢吗?」「喜欢,怎么会不喜欢,不过你身体好了吗?不疼了?这样勾引我,我不保证忍不住在你身上……哦」「不疼了,Ajeossi ,我现在不是在补偿你吗!」「呃啊……宣……宣映……哦……天啊……再……含深点……哦……对……就这样……快……动作再快点……噢噢哦」朴宣映的初次口交,技巧有些拙劣,但是在男人的教导下很快就掌握了重点,让男人的阴茎在她的小嘴里不断怒涨着快速进出。

  「啊」男人抓住朴宣映的头发,阴茎猛顶在她的喉间,滚滚炙热的精液射入宣映的喉咙深处。

  朴宣映被顶住喉咙,喉间恶心的反应,让她发出「呃呃呃呃」的声音。

  射完精后的男人松开朴宣映的头,朴宣映捂住嘴巴「咳咳咳」的咳嗽,欲吐出嘴里大量的精液。

  「别吐,咽下去。这对女人来说是最好的保养品。」「呃」被男人话语惊到的朴宣映,萌呆的定在那里,喉间不自觉的活动着,在男人双眼发亮的目光注视下吞下肚中。

  「啊啊……呀……我吞下去了……都怪你。」「没事……没事,这是补品。」朴宣映羞恼着对男人,娇吼着:「补品?你去骗智妍那样的未成年吧?」「味道不错吧?」呆萌中的朴宣映,下意识的用舌头在嘴边舔了一圈,将嘴角边遗留的精液舔入嘴中后,嘴巴还抿了抿细尝了一下。

  男人被这无意识下的动作诱惑的,射精后疲软的阴茎再一次坚挺的耸立着。

  「味道不错,有点咸,不过还好。」「宣映,你知道不知道?你刚才的动作对男人来说是致命的?」反应过来的朴宣映,意识到刚才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俏脸涨的通红,「反正没人看见,再说这种事,我也只会给Ajeossi 做。」朴宣映低着头,「Ajeossi ,人家现在给你?」「不急,我们现吃饭,吃饱了再说?」「嗯」一顿食物丰盛,且进餐时缠绵悱恻的午饭,吃了近一个小时才吃完。

  朴宣映穿上一双黑丝,又一次躺在床上,等待男人真正的「临幸」。

  男人轻轻的将龟头插入朴宣映的阴唇,没有在进一步的动作,怜惜的问道,「疼吗?疼就说一声。我不是非今天不可。」虽然初时朴宣映对男人有着报恩和找靠山的心理存在,但是一夜过去,男人没有用强要她,反而处处关心她。

  朴宣映此时被心中满满的感动填满,她双手抱着自己大腿,主动分开自己的双腿,舌头轻吐的卖着萌,用能把男人全身酥软的娇滴滴的声音,说着:「Oppa,来吗?宣映,想要!」「让我就来了。」男人腰身一埋,坚挺的阴茎一下就直没入宣映的幽径深处,少女没有发出男人料想中的疼苦叫声,反而是发出了一声声娇呤声。

  知道少女已经没事的男人,慢慢的开始加快了速度,朴宣映的呻呤声也随着男人抽插的速度时高时低。

  「啊嗯……啊啊啊……Ajeossi ……噢噢嗯……A ……好粗……啊啊……宣映……要」朴宣映的娇呤刺激着男人的动作,在欲海中不住翻腾的二人,忘情在大床上交媾着。

  1男人在朴宣映稍显娇弱的身体上,肆意蹂躏着,幅度和速度不断的变换着。

  朴宣映也被男人不断送上欲望的高峰,泄了一次又一次身。

  「太……太长……了」朴宣映被男人在自己体内不停顶撞着的阴茎,弄的有些疼,「Ajeossi ……太深了……顶到……人家……子宫」男人听到朴宣映的疼呼声,减小了肏入的幅度,少女微皱的双眉渐渐松开。

  终于,在少女第六次高潮下,二人一起达到了高潮,朴宣映蜜穴里泄出的蜜液和男人射出的精液在阴道里交织在一起。

  「Ajeossi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恩静Eonni ,喜欢你呢?」「为什么?」「因为躺在Ajeossi 怀里很温暖。」「宣映,你知道平时你看上去很清纯,刚才可是有些?」「有些什么」「宣映,你附耳过来,我说给你听。」男人在朴宣映附过来的耳朵上,轻声低语着,听清楚后的朴宣映娇怒的在男人的胸膛上拍打着。

  「你坏,Ajeossi 你真坏。」拍打了一会后,朴宣映又躺在男人的怀里,含羞说着:「就算真是Ajeossi 说的那样,我也只做你一个人骚敏。」……我是分割线……朴宣映的POV :我很自然成为组合里第三个,被他变成女人的少女。

  比起,金光洙对我们组合的功利性照顾,发展好就还有一些好脸色,发展坏就狠不得解散我们的样子。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在暗地里照顾我们,我知道他也许有自己的目的,但是我并不介意,在这冰冷的娱乐圈里,这样的温暖实在让人不舍。

  有时,和组合姐妹聊天时,看着已经有半个组合的姐妹沦于他手,想想宝蓝看男人那,看爱人多过像长辈的眼神,还有一天到晚有空就黏着男人的智妍,还有最后猜不透的居丽。

  也许,六人成为真正姐妹的那一天不远了。

  之后的几年,男人一直在我们组合身上投入了大量的资源,私下也把我们照顾无微不至。

  我喜欢演戏,他给我联系演出机会,让我参演了电视剧《我女友是九尾狐》,和惊栗电影《寄生灵》。

  我喜欢设计,他也联系商家,让我在2012年6 月4 日,在G-Market推出独家服装系列,包括超过150 种产品。

  2012年,他还给我们组合精心编剧《我们的青春Roly Poly 》音乐剧版,让我们都很开心。

  下半年那件事发生后,我们组合的人气大降,在韩国的事业也陷入停滞。

  这样的情况下,金社长立马就减少了对我们的资源,还是老男人示意车代表,才保持了我们的资源。

  对于想多方面尝试的我,他给我还给我在日本找了一部电影《Jinx》,做了一回女主角。

  2014年,他还帮助我和智妍SOLO,多年来我不曾后悔我的决定,在娱乐圈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依靠,早晚会被人吞掉的。

  至少,我还能自己选择,而他也没辜负我在感情和身体上付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