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足深陷

发布时间:2017-08-09 11:51 |字数:8620 |点击量:240989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我是不相信,肉体的接触能拉近心灵的距离的。但是高潮过后的两个人都很疲劳,我便揽着她躺在床上,当然,老二也没有抽出来的意思。

  隔了半小时,或许她终于平复了心情,竟然变得出奇的冷静,她转身对着我说:“你操过了,还不放了我。”虽然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我食指大动,但是,想想再充满怜爱的来一炮,而不是凌辱的话,端的没意思;所以,我便抬起压在她身上的手脚,抽出已经有抬头趋势的小弟,大字型摆在床上,任她离去。

  我是被灯光晃醒的,刚刚干完,我就沉沉睡去,现在竟然是被阮离离开灯惊醒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她竟然没有离去,让我颇为惊讶。

  她只穿上了内裤和胸罩,都是粉红色的,她显然是洗过了澡,身上更加光洁,被我用力按压过的地方仍有着红色的划痕,更增加美艳。也不知道她怎么卸了妆,我这里是没有卸妆的道具的,卸了妆的她真的更像胸卡上那个清纯的小姑娘了。休息过后的老二兴奋的昂起头来。

  “你还想再操我么?”看着她清纯的脸说出这种话,真有一种恍惚的感觉。“我饿了,我不想下去,你去给我买东西吃。我让你操。”

  我挺了下腰,让自己的阳具从被子下探出头来,笑着说:“饿了给你吃巨屌。”

  她却已经转身到阳台上去了,我想要追上去,却发现自己肚子也颇饿,想想中午因为紧张也没吃多少东西,便赶紧穿了衣服,出门找东西吃去了。

  当然,我自然用钥匙在外反锁了门,不怕她跑掉。冷风一吹,我稍微有点清醒,事有反常必为妖。

  我想着和她接触的每个细节,真是处处透着诡异。想着她在听到“操你妈”的时候的异常反应,倒有八成把握是她妈出了什么事情。

  问题家庭的叛逆孩子,多半还有点人格障碍,这是赖上我的节奏啊!该不会想死在我那吧!我心里一阵虚汗,草草在楼下沙县小吃买了饭便一路小跑回去。

  悄悄的进了门,看到她在阳台上也不知道做什么,心里总算舒了口气。想想有颇为不忿。

  尼玛,哥就是想教训一下偷东西的女贼而已,怎么弄成这个样子。我越想越气,楼下买的小笼包丢在客厅的桌子上,便到阳台上找她。

  她见我买回来东西,倒是更加得意的样子,继续望着窗外,故作伤感。

  你把我当什么人?你真觉得我那么好欺负么?我愤怒的想着,我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她身上自然又留下一副我的杰作。

  她疼的跳了脚,转过身来看瞪着我。

  “看鸡巴看,大叔给你带棒棒糖回来了。”不由分说,我便把她的头按到我腰间。她的屁股却是在弯腰后退的时候撞倒了放在一旁的望远镜。

  我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便揪着她的衣服拖到卧室。她也不挣扎,颇有任君施为的坦荡,她越是如此,我越是愤怒。我开坐在床上,她就顺从的跪在我的脚边。也不用我吩咐,自己就去脱我的裤子。

  她肯定是知道怎么吹箫的,但是未必自己就做过。当凝固着她的蜜汁和我的精液的阳具塞进她嘴里的时候,我终于从她皱起的额头上得到一点快意。

  我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只能从凌虐中得到那么一点快感。我不知道自己的暴虐之气从哪里来,为什么对着这个明净的女孩这么强烈。我就是想强间她,想凌辱她,普通的做爱是不能带来那种快感的。

  或许在间污她的时候,我以为我是在强间之前种种加在我身上的不顺,我以为我在强间欺侮过我的社会。而做爱的话,难道不就是我辛苦的劳作,去取悦她么?不就是像我以前那样子去取悦这个社会,去取悦周围的人么?我可以被强间,因为至少我还在反抗,我不要迎合,我也不想她迎合。

  我想着如何才能激怒她,所以我说:“这是你妈教你的技术么?你还真是家学渊源啊!”

  她一下就要吐出我的老二,但是,我已经按住了她的头。

  她想咬下来,但是,我已经把自己的老二深深的卡到她的喉咙里了。她喉咙痉挛着,根本无力咬下来。

  “这一招你妈有没有教过?”我看着她的眼睛,从她眼睛里,我能看到愤怒,还有鄙视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但是我不管,我继续说道:“你妈的技术比你好吧!下次就让你妈和你一起伺候我!”

  她终于挣脱了出来,口水流到了胸上,剧烈的咳嗽,眼泪也呛了出来。她站起来想跑,却被我拉住了,我从背后搂着她的脖子,却不慎被她一脚踩在脚趾头上。她的马丁靴底很硬,我的大脚趾正好有甲沟炎,一下疼得我差点没背气过去。

  我手臂勒紧她的喉咙,她还想故伎重演,但我已经注意,怎么会被她踩到。在她又提起脚来的时候,我膝盖重重的提起,正中她的下阴。

  她身子立马软了,捂着下体倒在床上。我毫不犹豫的骑了上去,这一下肯定死不了人的,这个我有数,但是有多疼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我也没兴趣去解她的奶罩,双手各执一侧的罩杯,骤然发力,中间的连接应声而断。她的奶子上还有我的指甲印。我毫不客气的一口咬了上去,用力的咬着,又用力吸允。

  她抽出一只手想推开我的头,但是没用。又被我抓住了她下身的破绽,我双手抓了她的内裤如法炮制,她的内裤也应声裂开。

  又见到她的阴户了。

  她想起来推开我,被我一巴掌扇老实了。

  她的阴阜隆起了老大的包,大阴唇也肿胀了起来,上边隐隐有渗出血来的样子。我毫不客气的用手按了上去。她的身体抽动着,想用腿蹬开我,却被我趁势分开了腿。我的老二早就翘首以盼,于是,又一次叩关而入。

  我总是在愤怒的时候战斗力大涨,现在也是。刚刚睡了1个小时多少恢复了些体力,上楼的时候也顺便吃了几个小笼包。

  此时,我双手抱着她的一双玉腿,阳具在她紧密的肉逼中肆意挞伐。

  每一次,都像攻城车的巨锤撞击城门。城门早已破败不堪,攻城锤只是在炫耀自己的武力而已。一下、两下,每一下都深入城墙,带出四散的石块砖块。

  事实也正是如此,她小穴里的淫液体被我带了出来,我用一直手接了,抹在她满屁股满大腿。大小阴唇早就因为充血而门户大开,在我进入的时候向内收,整个包住我没插进去的阴茎。在我抽出来的时候,便外展,她小穴里的嫩肉也跟着一起翻出来,有时,我并不立即插回去,而是用手去抠挖那些露出来的嫩肉。

  她阴蒂也充血突起,阴蒂的包皮全都翻了开来。我就把另一只手的大拇指按在上面,死力的揉搓,毫无技巧可言。

  我是来强间的,可不是来欢好。

  短短5分钟,她的腿便无力的架在我的大腿上了,我改成跪坐的姿势。

  她的瞳孔已经有些涣散了,这是脱力的表现。她的全身因为紧张泛起红潮,以颈部为甚。她的脖子在不自主的后仰着,过度兴奋的表现。我又全身趴在她的身上,只有屁股仍旧一起一伏的攻击。我咬着她的耳垂,她的头胡乱的摇晃着。显然是到了高潮的边缘,我倒是不相信自己有这么强大的能力,只需要不到十分钟就能把人干到高潮。

  她刚刚高潮过一次肯定是一方面的原因。之前的过度疼痛也是一个原因。而我成功的激怒了她,估计也顺便让她想起了之前的一次高潮,当然,这一次我的进攻也的确是汹涌而有力。

  我却不想这么快完事。我趴在她耳边,放缓而抽插的速度。她阴道的肉壁已经开始自发的律动了。所以,我尽量的放缓。她肯定很想快点结束,她已经要昏昏沉沉睡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我叫你妈。”她的声音已经微弱,但是竟然还不屈服,“你干了你妈,还不知道你妈名字……”

  我用力的插了一下,屁股旋转,带着肉棍在她的小屄里搅拌一下,以示惩戒。

  “你妈叫阮离离。”她终于屈服了,虽然还在嘴硬,“你妈叫阮离离,你操了你妈,你要记住你妈的名字。”她的声音几近梦呓,但是,只要是实话就好。

  “你妈叫什么?”我继续问道。

  “你干了你妈,你妈叫阮离离。”可能问的太直接了。

  “你几岁了?”我换了个话题。继续不紧不慢的抽插着。这种问答游戏让我的兴奋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上。

  “你妈一百岁了。你妈个老不死的……”她这么不听话,当然又受到我几次用力抽插的惩罚。其实我并不知道用力抽插算不算惩罚。但是她已经改口了,“你妈22岁,你妈22岁。”

  她的声音很微弱,但是我知道她没有睡着,她只是没多少力气了而已。她现在大概处在一种类似催眠的状态里。当然,肉逼里传来的丝丝快感肯定分散了她很大的注意力。真是个坚强的小丫头。

  “第一次被操是什么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知道。就这样一问一答地又插了十分钟左右,当然,不像最开始那么狂暴,她也被我套问出了许多东西。比如,第一次就是三个月前,是给了隔壁班里的一个帅哥,但是人家马子成群,她都排不上号。还好不是人尽可夫的烂逼,要是那样的话,我还要担心自己得上什么烂病。

  我又哄着她叫我爸爸,她是真的要不省人事了。起初她仍旧一口一个你妈的骂,被我狠狠操了几下,便叫道:“爸爸!爸爸!”声音竟然比刚才高了起来,我知道她又要泄了。

  只听她喊到:“快操你女儿的嫩逼,你看你女儿在被操逼,你开不开心!”

  “我当然开心,我就在操女儿的嫩逼啊!”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着,“乖女儿,你妈妈叫什么?你婊子妈妈叫什么?”

  “你婊子妈妈叫李娟!”她暮然抱紧我的背,歇斯底里的喊着,“李娟个婊子。”

  只听她奋力的呼唤着:“爸爸,操死这个贱逼。”

  “啊……快啊……快操这个贱逼……”

  我已经没有精力继续提问下去了,全身心的投入到最后的抽插当中。

  “啊!李娟个贱逼……”她痉挛着。

  “李娟,看你女儿在被操逼!啊……”她的眼泪又流了出啦,还有口水。她的头奋力的摇着。

  “爸爸,啊!”

  “操我!操我的逼……我是贱逼……我妈是贱逼。”

  伴着她的叫骂,我终于到了极乐的巅峰,尽最后一丝力气用力的刺入,便全身颤抖着一泄如注。用我最后一丝清明想着:李娟,你都做过什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