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行之返回前的伤感 - 情色笑话

发布时间:2017-09-13 12:51 |字数:8742 |点击量:279309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烟头在黑暗中一亮一案,寥寥的青烟渐渐弥漫在房子的黑暗之中,我在心里搜索这这几天以来的记忆,离走前的那次偶遇,在丽江酒吧的艳遇,包括和身边这位阿娇的放纵,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到底在做什么?????我扪心自问,难道就是自己人性的一种刻意放纵,还是自己埋藏在灵魂深处的劣性终于找到突破口?

  我掀开被子,将头埋进自己的双手中,细细体会着刚才梦境中女朋友的一言一行,这就不像一个梦,而是一种提示,她在我心中崇高的地位,我突然有些后悔这次出来的旅游,但是我能够做什么?在那个留下了她无数影子的房间内苦苦的等候她的归来?等候她归来后给我颁发一个贞洁奖章?

  我打开床头灯,走到书桌旁掐灭烟,打开手中的IPHONE,打开微信、QQ,依然没有看到她的留言,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4点,眼光茫然的看到床头,阿娇修长的身子趴在被子中,秀长的腿半截伸出被子之外,昨晚两人疯狂到2点才睡,没想到才过了2个小时,还能做个如此诱人的春梦,一想到春梦,刚刚射过的弟弟又有种勃起的感觉,唉,还是睡吧,玉龙雪山是看了,丽江的古宅群看过了N多遍了,实在不行就换个地方吧,或者是回都市去,窝在家里也行,迟早是要面对的。我下定了决心,走到卫生间去擦拭小腹上的津液。

  回过头来,上床的时候,这床垫太软了,我的动作惊醒了身边的阿娇,她抬起朦胧的眼睛,看着我光着的身子,迷惑的问:「林哥,咋那?天亮了?」「没亮呢,做了个梦,醒了,洗了个脸,乖乖睡吧!」我俯下身子亲了一下阿娇的额头,顺便把身子也像被子中放进去。

  「做了个梦?什么梦啊?我想听听。」

  「恩,不方便讲,呵呵,有些色!」

  「切。咱两都这样了,难道比这个还色?」阿娇将头埋在我的手臂之间,喃喃的问,有些雍容。

  「你真要听啊?听完了后果自负哈?」

  「恩,你讲吧,我不怕!」

  我只好把梦中的故事讲了一遍,不过女主角已经变换了,不是我老婆,而是她,听到情动时,她抬起头来,眼含雾水的看着我,我有些诧异:莫不是这女孩子就这么好骗嘛?阿娇亲了亲我嘴唇,然后在我耳边说,男人都是善变的,你才几天就忘了你曾经的那个她,和我不是一分手就忘了我啊?

  「我发誓,你的手机号码永存我手机中,你的音容笑貌永存我心里!」我伸出光光的手臂,向天指着说。

  阿娇将我手掌上的四个手指都搬了下来,唯独留下了一个种植直直的竖立在空中,犹如一面旗帜,更像是一个答案,她不相信我,其实岂止是她不相信,我自己也不相信,露水情缘就是露水情缘,看着她越来越重的雾气闪现在她眼中,我突然一阵心疼,随口问她:「愿意去广州工作不?」「不。」

  「月薪不低于一万,公司其他的东西都很齐全,很有保障性。」我继续鼓励她,我这是是真心的想给她介绍个好工作。

  「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

  「他们都说了,云南人走不出那座大山。」

  我扑哧笑了,这个典故以前也听一个云南同事说过,倒不是说他们翻不过那座山,而是他们对故里的忆念情绪比较严重都不愿意离开自己的故乡。我真的在内心深处有点喜欢这个丫头了,有自己的主见,我对她说:「不想去广州也行,昆明愿意去吧,我们那边也有公司,我可以帮你安排,只不过一个月只有七千多,愿意去不?」

  「其实我做什么工作倒是无所谓,关键是家里离不开我,要不这样吧,林哥,我回家后和父母商量下,可以的话我给你电话,好不?」阿娇躺在我怀里,右手在我肩上,左手手指在我胸前画着圈,慢慢向下滑去。

  我怕她误会,好像我要安排个工作来换取她的肉体,我急忙对她说:「不行了,今晚咱两做了两次,梦里又刚射了一次,硬不起来了。」阿娇嫣然一笑:「男人不能说不行,再说了,行不行,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她的手指顺着胸滑向小腹,直指我的命根,这时,命根已经在她的撩拨下怒目圆睁,直冲云霄,她轻轻的套弄着我的弟弟,笑着对我说:「撒谎哈,我都说了,行不行我说了算!」说完,卷起身子,俯下身来,我的龟头就进了她那温润的小口,双手把着我的命根上上下下,舌头在我龟头周边轮转吮吸。

  她雪白的皮肤在那温柔的橘黄色床头灯的照耀下越发显的是那么生动,紧俏的臀部在身子的带动下轻轻的翘动,我心中一阵怜惜,这又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情缘?只不过是帮别人来顶一下岗位,好心为我安排野营,没想到居然被我给XXOO了,现在居然还这样心甘情愿的和我一起为我口交,多么单纯善良的一个女孩啊。没有任何理由的我想到了我离开的老婆,也想到了那个梦,我看她将身子放在一边,我伸手将她拉过来,摆成69的姿势,凝望着她双腿间那抹粉嫩的息肉,以及小峰上的那点晶莹。

  我用手指碰了碰那点晶莹,轻轻的她的身子一颤,我手指离开,那点晶莹就像黏稠的糖水一样离开小峰,在小峰和我手指之间形成一个细线,我把手指收回来,放在鼻子门口,嗅了嗅,一股女孩特有的芬香扑鼻而来,我感受着龟头在她嘴里的温存,两只手在她臀部、双腿侧以及阴埠上流走,不时将手指半探进幽谷之中,带出来更多的淫水……

  她回过头来,骑在我身上,用她那阴埠及大阴唇夹住我的弟弟,来回的磨着,不知道是她的口水,还是她的淫水,渐渐涂在了我的弟弟、阴毛和小腹上,我用双手支撑自己半坐起来,半弯着身子头刚好够在她的胸前,两个雪白的肉球夹住我的脸庞,我深深的嗅着她的乳香,刚刚冒出来的胡茬在她细腻的皮肤上滑动着……

  她低低的呻吟着,我们两个就这样僵持着,等待着对方谁先受不住,我张开满是烟味的嘴,用舌头在她乳房周边轻轻刮过,偶尔用舌尖抵舔一下她的乳头,她身子越来越热,皮肤开始变红,头不时后仰,将身子向前挺来,想把乳房放进我嘴里,看着她满脸潮红,知道不能在下去了,我坐了起来,抱着她滚烫的身子,用手领着弟弟从她那狭小的玉门关口顶了进去,这时弟弟不像进入了阴道,而像进入了一个紧促的水袋,滑滑暖暖的阴道紧紧的裹着我的弟弟,我们同时发出了一声舒坦的呻吟,她借助席梦思的弹性在我怀里动了起来,只听见下面扑哧扑哧的响着,犹如一个单一的乐器奏出了一天籁之曲……多说传教士的做爱姿势是最经典的姿势,确实不假,道是不是说这样能有多深,关键在于两个做爱的人面对面,大面积的身体接触,和两个人面对面的目光交流会让双方都有非常愉悦的感受,我们没有在改变姿势,就这样相拥着爱爱,她累了我动,我累了她动,她感受着我的坚挺,我感受着她的温软……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洗漱完毕,我们一起吃了午餐,犹如一对情侣般,她时而喂我,我时而为她夹菜,吃的别人都是羡慕无比,我想起昨天的承诺,摸出关机的手机,给BOSS打了回去,还没有说话,就听见对面的咆哮:「麻痹,这个单子搞砸了,我砸了你丫的饭碗!」不禁莞尔,BOSS还是不改这个口头禅,我也不说话,等他发完脾气他自然会说话,果然,对方停止吆喝,对我说:「麻痹的,终于记得给我电话了?」「BOSS,休假嘛,天天给你电话,你又不是我老婆,没嘛说的!」我打趣道。

  「啥事?是不是卡里没钱了?」

  擦,又不是我爹,感觉好像我打电话回来就是要钱一样的。「老大,有个麻烦需要你帮忙。」

  「嫖娼被抓了?」他在那边大声说道,我的脸一阵红,只能祈祷他身边没有多少人了,要不我那里还有脸会公司?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的智商啊?」手机里的声音阿娇也听到了,看着她绯红的笑意,我不禁讲出了这句话。

  「滚你麻痹,说什么事?」BOSS在这边喊道。

  「认识了一个朋友,想在昆明这边公司上班,看着安排个合适的位置罢?」「美女啊?行,你回来把这个单子搞定,这个是小意思。」BOSS在那边讨价还价。

  「是美女。但是和你想的不一样,还有,要我回来可以,但是你以后不能碰她,除非她自愿。」我的腰间突然一阵生疼,愿意是阿娇在掐我。

  「哟,别人是金屋藏娇,你丫的是藏我公司里了,还给我提条件?」「一句话,行还是不行?」

  「行,你马上收拾行李,机票我让人给你顶,自己去机场取票,马上回来。」「BOSS,我才过了5天啊,你就至于这样嘛?」「麻烦了,香港的那个单子出问题了,你知道的,20000多万的事情,你弄好了我重新给你排假。」

  「这事你交给我副手啊,她可以搞定啊?」

  「唉,上次那个叫RITA的SUPER又回来了,她点名要你接待,我和你副手都说了你休假,需要几天才能回来,昨天她威胁说如果你在不回来,这个单子她们不谈了,我能咋整啊?」

  RITA?唉,那个有点冷峻的丰满女人过来主持这个项目了?我心里一阵哀嚎,上次就差点被蹂躏了,这次还躲得过吗?唉,算了,想也没有用,我放下电话,看着旁边温顺的阿娇,问她:「听见了?」阿娇点了点头,神情有点黯然,我摸了摸她的头说:「我要走了,你知道我电话的,你问了你家人后,如果想去公司的话给我电话。」阿娇还是沉默着,我拉着她的手,去收银台买签完字,回了房间,一关门,她像一棵藤一样的缠了上来,抱着我,将头深深的埋在我的胸口,不肯离去。

  「别这样,阿娇,你如果想我,我有机会会回来看你的,如果你加入了公司,我们一起见面的机会很多。」

  「……」阿娇没有说话,松开我,打开衣橱帮我收拾衣物和行李,片刻就好,我从钱包中拿出了一叠钱,没有数,对着阿娇说:「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本来想陪你上街买点衣服的,来不及了,你自己一个人去买吧!对不起啊!!」阿娇看着我,不接手中的钱,有些委屈,过了会才说:「上次你给的钱还没有花完,还剩800多,我找给你。」说完回过头去找她的手包,我急忙抱着她,她背靠在我怀里,有点颤栗,我在她耳边轻声说:「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真的只是想给你买衣服礼品,但是我是真的没有时间了。」阿娇没有挣扎,缓缓的转过身子,投入了我怀抱,一抽一抽的哭泣起来,哭的我心也一抽一抽的……

  我还是踏上了回归的征途,等候区没有办法看到外面的情况,但是我相信她还在安检区的门外守望……

  唉,谁不是在守望呢?我不是吗?她,还有那个她,她们不是吗?

  字节:813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