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初夜——我与90后的一夜缠绵 - 情色笑话

发布时间:2017-09-14 01:51 |字数:13276 |点击量:264770

名称:有声小说

版本:Beta

大小:2.6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名称:情色小说

版本:Beta

大小:3.3MB

更新日期:2017年02月08日


小狼20多岁了还没有女友,每天上下班过着平淡的日子,唯一的消遣就是下班后在网游中鏖战,那日下班后我跟往常一样到家附近的网吧上网。晚上8点多正是网吧的高峰期,不过我与老板交情甚好,每天都有一个包间的位置留给我。

  是那种用板子隔开的一个个小隔断,用毛玻璃遮挡着视线,入口处是一个小帘子的那种简易的包间。

  我走进网吧,和老板打个招呼就直接向包间走去,途中见到一位电眼美女,穿着一袭白色超短连衣裙,那双美目频频传情,电的我浑身一阵酥麻。小狼也不是那种见了美女就会腿软之人,但看见那位美女(姑且暂称她为「小白」)还是失态了,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小白的姿色。

  而且那双修长的裸腿上不着寸缕,甚至可见淡青色的血管,最要命的那张俏脸上,美丽的眼神在向我施放信号。

  我刚想过去搭讪,却见一魁梧男走过去一把搂住了小白,左手在其白皙的臀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右手竟然直接探到了短裙下面!同时对着她的红唇深深的吻了下去。小白一把推开他,娇嗔的道了声「讨厌,死没正经!」便转身随他往外走去,出门前还回头颇有深意的望了我一眼。

  我感到轻松的同时还带有些许遗憾。轻松的是如我所料,这么漂亮的美女不可能独自出入娱乐场所。遗憾的是尤物如斯居然跟了一个莽夫,简直是暴殄天物。而且回味临走前那惊世一瞥,仿佛在向我暗示着什么。想到这里,我不禁心猿意马。

  我像往常一样走进包间坐了下来,却发现左边已经有一个人坐在那了,看来网吧生意很火爆,包间都坐满了。我打量了一下那个客人,是一位皮肤白皙的年轻女孩,穿着一件只到腰际的黑色薄纱外套,里面是白色的背心。下身是刚能遮住臀峰的牛仔热裤。酒红色的卷曲的长发,金色的大耳环很是乍眼。典型的90后的女孩装扮。

  说实话本人对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没有好感,但是这个女孩修长笔直的双腿却吸引了我的视线。超短的热裤本来就凸显双腿的修长,而更要命的是这双美腿上面还包裹着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袜。脚上挂着紫色的凉拖,脚踝处好像还可以隐约看见一些图案,应该是纹身之类的东西。

  就在我上下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往我这边看了一眼,打量了我一下就转过去继续看她的屏幕了。

  我由于在门口处见到那个美女的缘故,激起了内心对性的一丝渴望,于是忍不住多看了这位女生几眼。虽然不及小白漂亮,但考虑到那双黑丝美腿,还算是比较养眼的。而她可能也觉察到了我对她的注意,因为我见到她用余光向这边扫了一眼后,嘴角有些微的上扬。她在偷笑么?真是个骄傲的女人!还是她在故意勾引我呢?我有些懊恼,便不再看向那一边,专心于网游世界中。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已经很晚了,网吧里人也越来越少,却由于闷热的天气越发的燥热起来。晚上11点多的时候,我左边的女人可能感觉热了,便把她那件本来就很薄的黑色外套脱掉了,动作还有些扭捏。我心里暗想:装什么纯啊,又不是脱光了!

  心里对这女人有了一些厌恶,因为小狼平生最恨做作的女人,当了婊子还立牌坊。不管她,继续打我的网游。那个女人见我没动静,便也不再丑怩作态,也专心于自己的屏幕了。

  过了一会,我又朝她那边望了一眼,这一望却令我大脑立时充血!这个女孩穿的是那种侧面压得很低的那种很松的背心,而里面居然没戴胸罩!各位一定已经看见了这个场面!白皙的半球上粉嫩的乳头清晰可见,浑圆坚挺的乳房白的刺眼。

  我再也无法将视线移开,呆呆的望着眼前的春色美景。

  难怪刚才她脱衣服的时候有一些扭捏!这个小骚货,居然穿的这么性感!简直是引人犯罪啊,我的灵魂仿佛已经朝那美好的峰峦冲了过去。

  就在我发楞的时候,那个女孩注意到了我在盯着她看,又把外套穿了回去。可这并不能打消我心头燃起的欲火。我的眼前不断反复的播放着那一幕,好想抓住那一对美乳好好把玩。我注意到她的脸有一些红,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反映,装作不知道被我看见一样,继续盯着自己的屏幕。

  我此时全无了游戏的兴趣,时不时的向左边瞟一眼,目光流连于美腿与黑色薄外套中若隐若现的柔荑,渴望透过那层薄纱抵达美丽的桃花源。而那女子也时不时的向我这边瞟来,一四目相接便匆忙转过头去,眼神中带着一丝慌乱。难道这小妮子对我有好感?不试是不知道的。于是一条妙计在我心中产生。

  我装作上洗手间,实际上是出去把空调的温度调到了最低。回去坐下,连自己冷的都有些发抖。再看左边的姑娘,已经在瑟瑟发抖了,原来是端坐的姿势,现在已经把腿收到座位上抱成一团了。

  从我的角度看不到走光,不过热裤本就包不住的大腿几乎完全呈现在眼前了,却仍没有看见袜根,估计是连臀的那种丝袜。mm那性感诱人的姿势让我欲火焚身,而小狼本又是怜香惜玉之人,于是开始行动。

  我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说:「很冷吧,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冷了,千万别着凉了,女孩子要照顾好自己啊。」她好像很意外我会将外套借给她,楞了一下,没有拒绝(估计是太冷了),说了声谢谢。

  她问我:「难道你不冷么?」

  「我不冷,习惯了。」(开玩笑,怎么会不冷呢,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她感激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媚意,被我悉收眼底。

  借此为由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这过程中我了解到她叫连咲,是附近x大的大二学生,平时喜欢跳舞(难怪有那么一双极品美腿)。我们的交谈很愉快,而时钟也不知不觉的指向了12点。网吧里的人开始变得稀少,只剩下零星的几个人。前面包厢里有一对情侣,再有就是外面大厅里面的几个准备包夜的。

  我们聊了一会就觉得没什么可聊了,气氛由此变得暧昧起来。因为我已经完全的离开了自己的位置,靠向mm那一边。距离近得可以闻见她身上的体香。而她也很紧张,一直在向里缩,虽然已经靠在墙壁上了。小狼没有浪费到手的机会,壮着胆子把咸猪手搭到了mm的左肩上。

  mm颤抖了一下没有挣紮,估计是仍对我借她外套心存感激吧。我把这当成了鼓励,顺势沿着肩膀向下滑到了mm的左腋下,mm惊得差点跳起来。要知道背心内可是真空的!一双大眼睛无辜的望着我。

  我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和她攀谈着,目光直视mm的双眼。mm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便转过去看电脑屏幕。

  于是就形成了这样一个暧昧的姿势:我的左手从背后环绕过的mm的腰部停在腋下,与那美丽的峰峦近在咫尺!而右手把在mm握着鼠标的手上,身体贴在mm的娇躯上,一边说笑一边探索。而mm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完全不敢再说话,也不敢大声叫,因为前面包厢里的情侣还在打情骂俏。我心一横,一把抓上了眼馋已久的娇乳。

  那柔滑弹性的触感让人幸福的无以言表,我和mm由于兴奋,同时「啊」的一声呻吟。前面的一对情侣霎时没了声音,我甚至隐约看见毛玻璃上贴着人影。mm大窘,轻声说:「你不要这样。」小狼正在兴头,哪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我在mm耳边轻轻吐气,说:「对不起,你……因为你实在是太美了,情不自禁就……」「你不要乱说,我们又不是很熟,你再这样我就叫人了」「你叫的话我就告诉大家你没戴胸罩还露乳房给我看,到时候你说非礼谁会信呢?」「你……你好卑鄙!」「再说你穿的这么性感,不就是为了勾引男人的吗?比起那些色狼莽汉,我不是好的多么。」她低着头不再说话,似乎我的反驳对她产生了影响。我趁机继续着胸前的攻势,沿着丰满的乳房周围缓慢的揉着乳晕,不时的用食指拨弄一下粉嫩的乳头。渐渐的感觉胸前那颗嫣红的葡萄挺立起来,在雪白的小背心上顶起一点凸起,这不露却更有诱惑力,直接让下面的「宝贝」昂首挺立,在裤子上顶起一块凸起。mm不敢叫,就那样任我摸着。

  而外面偶尔经过的人也只能看见我搂着mm而看不见外套内的精彩,全被我的宽大外套挡得严严实实。mm只能任我的魔手在她的一对玉兔上肆虐,没有一点办法。我时而用力时而温柔,时而轻轻在乳头周围划圈故意激起mm的娇喘,时而夹住乳头轻轻捻弄拨动,如弹奏拨撩琴弦般,引起连咲mm的痉挛颤抖。第一次高潮就这样产生了。我于是停下手,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美女,居然敏感到只拨弄乳头就会产生高潮。

  「小美人,高潮了?」我奸笑着问mm。

  「讨厌,讨厌啊你!」mm香拳捶打着我的胸口,弄得我痒痒的。裤子下面的兄弟抗议了,高高的耸立着。我的左手还在mm的胸前和美背上流连游移,右手直接向mm的大腿根部的热裤探去,厚厚的牛仔裤居然都被打湿了。连咲mm果然是个淫荡的娇娃,我抚弄了一下牛仔裤上凸起的阴阜,便伸手准备打开牛仔裤的扣子将其褪下。被mm制止。

  「别,那里不可以!」

  我暗想可能这就是mm的能接受的极限了,于是转而在性感的大腿上抚摸。mm的丝袜质量很好,摸起来很有质感,隔着丝袜都能感受到腿部皮肤的滑腻,让小弟弟几欲爆炸。

  我快受不了了,说:「你帮我弄弄吧,你可舒服了,我这里还这么难受呢。」mm白了我一眼,说:「活该!」我忿忿不平,于是加大了放在乳头上的捏弄力道,调皮的问:「帮不帮,帮不帮!」mm连连娇喘,眼看又要痉挛,连忙说:「我帮我帮,快停手吧,怕了你!」于是她小心地拉开裤子拉链,将我裆中的宝贝解放出来,由于压抑了太久,一下子弹将出来,差点打在mm脸上,挺立的龟头傲然耸立,青筋林立,似乎为被压抑了这么久而愤怒。mm用柔软的小手轻轻的套弄着,由于没有过性经历,没几下我就感觉忍不住了,大呼不好,一股白浆疾速飞射而出,不偏不倚的打在mm的侧脸上。这就是颜射?我心中竟有一丝快感?

  我连忙道歉,帮mm清理了污迹。出乎意料的是,连咲mm并没有特别反感,只是苦笑着打了我一下。我俩将衣服整理好,端坐在包间里,两人近在咫尺,却无比尴尬。我扭头想看mm那丰满的娇乳,却发现她正在盯着我的裆部,闹了个大红脸。终于还是我先打破了僵局,毕竟这种事不能让女人开口。

  我厚着脸皮凑过去说:「咲儿,我想要你。」

  连咲mm点点头,说:「别在这里,去我那。」

  于是两人收拾好衣服,结账下机向外走去。

  经过十几分钟,出租车停在了一幢居民楼前,mm说这是她在外面与人合租的房子,今天合租的人不在这里住,回老家探亲去了。(好幸运!)。小狼上楼梯时一直跟在mm后面欣赏她的美腿,盘算着一会要用什么姿势,虽然阅片无数,但是毕竟亲自上阵还是头一遭,为了不再重演网吧包间里面的糗事,这次要在心理上有所准备。

  进了三楼的一间屋子,感觉屋子里面很干净,女孩子的房间还是收拾得很干净的,mm的房间在左手边,里面是一张柔软的大床,紧靠着窗台,墙壁上贴满了卡通和偶像的海报,还有各种可爱的小图案贴纸,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很温馨的感觉。我不自主的赞叹起来。mm害羞的说也不知道会来人,都没怎么收拾。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才看见床上一条可爱的粉色卡通内裤。让我刚刚软下去不久的小弟又坚挺起来。我一把把她按倒在床上,没费多大力气就脱掉了她的外套,双手顺着背心的空隙就探进了mm的衣内,大力的按揉着mm的娇躯上诱人的峰峦,隔着小背心舔起她胸前的蓓蕾来。

  「啊……唔……嗯……」

  mm开始动情了,我的手上和嘴上频频发力,使mm的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

  「啊……不要停……再用力……舔我……好哥哥」mm胸前的凸起越来越明显,我索性一把将背心掀起,那白嫩柔软的极品乳房终于重见天日了。咲儿娇喘着,娇躯扭动,在我怀里滑来滑去,眼神迷乱,面色红润。我趁这个机会悄悄的褪下她的牛仔热裤,看见了她包裹在连裤袜下面的t字蕾丝花边黑色内裤。想不到现在的女生都这么有情趣了。既然你都这么骚了,我也不要再装君子了。

  我的右手顺着mm大腿内侧滑到了两腿之间的幽秘花园,汩汩溪流正从源头涌出,丝袜已经完全被淫水打湿了。估计mm穿着也很难受,让我来帮你解脱吧。我右手用力一扯,随着一声脆响,mm的裆部丝袜已经被我撕开。mm一声惊呼,这才发现下身失守,连忙用手去遮掩,被我用另一手拉回,将双臂推举到头上用一只手抓住,另一只手则继续开辟新大陆。

  嘴也没有闲着,与mm的丰唇如胶似漆般纠缠,两条舌头不断的在对方的口腔中搅动。

  双方都已失去了理智,解放原始的欲望来满足生理上的需求。

  我的手拨开t-bag向内探索,摸到了mm幼嫩的阴唇,我用两根手指在上面刮弄拨动,mm的反应一下子强烈起来,如果说刚才是大声呻吟的话,那现在几乎是在喊了。

  「啊……啊……舒服……痒……痒啊」

  这催情的话语让我的弟弟不争气的又跳出来。我解开了裤门任其呼吸新鲜空气,手指已经摸到了mm的阴蒂上,小豆豆已经充血勃起,我低头看去,mm的下面还是很娇嫩粉红色,看来经验也不是很丰富。

  「好羞啊……不要看那里啊……」

  连咲mm把我的头扳过来,主动的送上香唇。看来这小妮子真的动情了。我把勃起的阴茎顶在mm的阴蒂上顺着阴唇上下滑动,就是不插进去,舌头也故意的在乳头四周游走而不去触碰乳头。这一招马上收效。连咲mm一下子从快到高潮的状态摔落下来,感觉一下子空荡荡的,周身被我舔舐过的肌肤还残余这肌肤相亲的温度,下面的小 妹妹被挑逗的奇痒难耐,一时间哪受得了这双重煎熬,一下子抱住我的头挤向自己的乳头。

  「哥哥……别……别逗我了,快,快要我!」

  我慢慢的舔弄着mm胸前的葡萄,轻轻的吮吸,用灵活的舌头不停的拨弄,同时缓缓的将弟弟慢慢的放入mm的下阴。两边温热潮湿的肉壁一下将它包围,并贪婪的向里面吸着,仿佛要吃掉它一般。我再也无法克制,发出一声低吼。做爱,竟然是如此美妙的感觉。两人的身体器官如此的珠联璧合,水乳交融,那种乐极升天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mm在我的身下不断的扭动着腰肢,看着自己的宝贝缓慢的进出,有一种征服的快感。

  mm面上的红潮,那欲仙欲死的表情是如此的醉人,让我不忍动作粗暴。

  「哥,用力……再用力一些」

  我听到mm的鼓励,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按照九浅一深的规律不断的撞击mm的花心,mm配合的扭动着臀部,迎合的姿势让我的宝贝能进入到更深的地方。

  我将枕头垫在mm腰下,将mm侧过身来继续活塞运动。

  「啊……好深……嗯……嗯……嗯……」

  mm的叫声越来越大,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这样的姿势持续了若干秒之后,臀门一紧,将我处子的精华一滴不漏的洒在了mm的花径里。这时才忽然发现进来时过于匆忙都没来得及戴套子。

  连咲mm看出了我的心思,点了一下我的脑门说:「我吃药的,不用怕,瞧给你吓那样,娶了我还亏了你不成?」我将她重新搂入怀中,手掌又覆上了她的娇乳。「这么一对尤物真让我爱不释手,我还真舍不得,不如我们结婚吧。」「哈?」连咲mm睁大了眼睛,「开玩笑吧?」

  「我没开玩笑,我们都不小了,我们也做过了,我可以对你负责,我有工作有房子,可以养活一家人。」「可是我还没玩够呢。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好,咱们只是一夜 情的关系,我以前也和别人在一起过,这种关系很脆弱的,不过也避免了日后相见的尴尬,其实也挺好的。长时间绑在一起很快就烦了,第一眼的感觉总是最美好的,不是么?」之后互留了联系方式之后,我就离开了她的住处。

  对于连咲mm的开放,我到底是该庆幸还是悲哀呢?那一夜之后我又在网吧看见过她几次,每次都是和不同的男人在一起,嘻嘻哈哈,打情骂俏。她也主动联系过我几次,都是直奔主题,完事就散夥。天黑约见天亮散,却也省心。想想我的第一次经历,虽然有些遗憾没有让她成为女友,却也不曾后悔过。

  【完】